《苏轼集》第一百三卷(志林四十二条)

  ·异事○朱炎学禅芝上人言:近有节度判官朱炎学禅,久之,忽于《楞严经》若有所得者。
  问讲僧义江曰:“此身死后,此心何住?”江云:“此身未死,此心何住?”炎良久以偈答曰:“四大不须先后觉,六根还向用时空。
  难将语默呈师也,只在寻常语默中。”
  师可之。
  炎后竟坐化,真庙时人也。

  ○故南华长老重辨师逸事契嵩禅师常瞋,人未尝见其笑;海月慧辨师常喜,人未尝见其怒。
  予在钱塘,亲见二人皆趺坐而化。
  嵩既茶毗,火不能坏,益薪炽火,有终不坏者五。
  海月比葬,面如生,且微笑。
  乃知二人以瞋喜作佛事也。
  世人视身如金玉,不旋踵为粪土,至人反是。
  予以是知一切法以爱故坏,以舍故常在,岂不然哉!予迁岭南,始识南华重辨长老,语终日,知其有道也。
  予自岭南还,则辨已寂久矣。
  过南华吊其众,问塔墓所在,曰:“我师昔作寿塔南华之东数里,有不悦师者葬之别墓,既七百余日矣,今长老朗公独奋不顾,发而归之寿塔。
  改棺易衣,举体如生,衣皆鲜芳,众乃大服。”
  东坡居士曰:辨视身为何物,弃之尸陁林,以饲乌鸢何有,安以寿塔为?朗公知辨者,特欲以化服同异而已。
  乃以茗果奠其塔而书其事,以遗其上足南华塔主可兴师,时元符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冢中弃儿吸蟾气富彦国在青社,河北大饥,民争归之。
  有夫妇襁负一子,未几,迫于饥困,不能皆全,弃之道左空冢中而去。
  岁定归乡,过此冢,欲收其骨,则儿尚活,肥健愈于未弃时,见父母,匍匐来就。
  视冢中空无有,惟有一窍滑易,如蛇鼠出入,有大蟾蜍如车轮,气咻咻然,出穴中。
  意儿在冢中常呼吸此气,故能不食而健。

  自尔遂不食,年六七岁,肌肤如玉。
  其父抱儿来京师,以示小儿医张荆筐。
  张曰:“物之有气者能蛰,燕蛇虾蟆之类是也。
  能蛰则能不食,不食则寿,此千岁虾蟆也。
  决不当与药,若听其不食不娶,长必得道。”
  父喜,携去,今不知所在。
  张与余言,盖嘉祐六年也。

  ○石普见奴为祟石普好杀人,以杀为娱,未尝知暂悔也。
  醉中缚一奴,使其指使投之汴河,指使哀而纵之。
  既醒而悔,指使畏其暴,不敢以实告。
  居久之,普病,见奴为祟,自以必死。
  指使呼奴示之,祟不复出,普亦愈。

  ○陈昱被冥吏误追今年三月,有书吏陈昱者暴死三日而苏,云:初见壁有孔,有人自孔掷一物,至地化为人,乃其亡姊也。
  携其手自孔中出,曰:“冥吏追汝,使我先。”
  见吏在旁,昏黑如夜,极望有明处,空有桥,榜曰“会明”。
  人皆用泥钱,桥极高,有行桥上者。
  姊曰:“此生天也。”
  昱行桥下,然犹有在下者,或为鸟鹊所啄。

  姊曰:“此网捕者也。”
  又见一桥,曰“阳明”,人皆用纸钱。
  有吏坐曹十余人,以状及纸久至者,吏辄刻除之,如抽贯然。
  已而见冥官,则陈襄述古也。
  问昱何故杀乳母,昱曰:“无之。”
  呼乳母至,血被面,抱婴儿,熟视昱曰:“非此人也,乃门下吏陈周。”
  官遂放昱还,曰:“路远,当给竹马。”
  又使诸曹检己籍,曹示之,年六十九,官左班殿直。
  曰:“以平生不烧香,故不甚寿。”
  又曰:“吾辈更此一报,即不同矣。”
  意谓当超也。
  昱还,道见追陈周往。
  既苏,周果死。

  ○记异有道士讲经茅山,听者数百人。
  中讲,有自外入者,长大肥黑,大骂曰:“道士奴!天正热,聚众造妖何为?”道士起谢曰:“居山养徒,资用乏,不得不尔。”
  骂者怒少解,曰:“须钱不难,何至作此!”乃取釜灶杵臼之类,得百余斤,以少药锻之,皆为银,乃去。
  后数年,道士复见此人从一老道士,须发如雪,骑白驴,此人腰插一驴鞭从其后。
  道士遥望叩头,欲从之。
  此人指老道士,且摇手作惊畏状,去如飞,少顷即不见。

  ○猪母佛眉州青神县道侧有一小佛屋,俗谓之“猪母佛”,云百年前有牝猪伏于此,化为泉,有二鲤鱼在泉中,云:“盖猪龙也。”
  蜀人谓牝猪为母,而立佛堂其上,故以名之。
  泉出石上,深不及二尺,大旱不竭,而二鲤莫有见者。
  余一日偶见之,以告妻兄王愿,愿深疑,意余之诞也。
  余亦不平其见疑,因与愿祷于泉上曰:“余若不诞者,鱼当复见。”
  已而二鲤复出,愿大惊,再拜谢罪而去。
  此地应为灵异。
  青神文及者,以父病求医,夜过其侧,有髽而负琴者邀至室,及辞以父病,不可留,而其人苦留之,欲晓乃遣去。
  行未数里,见道傍有劫贼所杀人,赫然未冷也,否则及亦未免耳。
  泉在石佛镇南五里许,青神二十五里。

  ○王翊梦鹿剖桃核而得雄黄黄州岐亭有王翊者,家富而好善。
  梦于水边见一人为人所殴伤,几死,见翊而号,翊救之得免。
  明日偶至水边,见一鹿为猎人所得,已中几枪。
  翊发悟,以数千赎之。
  鹿随翊,起居未尝一步舍翊。
  又翊所居后有茂林果木,一日,有村妇林中见一桃,过熟而绝大,独在木杪,乃取而食之。
  翊适见,大惊。
  妇人食已弃其核,翊取而剖之,得雄黄一块如桃仁,及嚼而吞之,甚甘美。
  自是断荤肉,斋居一食,不复杀生,亦可谓异事也。
  (翊,一作诩。)
  ○徐则不传晋王广道东海徐则隐居天台,绝粒养性。
  太极真人徐君降之曰:“汝年出八十,当为王者师,然后得道。”
  晋王广闻其名,往召之。
  则谓门人曰:“吾年八十来召我,徐君之言信矣。”
  遂诣扬州。
  王请受道法,辞以时日不利。
  后数日而死,支体如生,道路皆见其徒步归,云:“得放还山。”
  至旧居,取经书分遗弟子,乃去。

  既而丧至。
  以为徐生高世之人,义不为炀帝所污,故辞不肯传其道而死。
  徐君之言,盖聊以避祸,岂所谓危行言逊者耶?不然,炀帝之行,鬼所唾也,而太极真人肯置之齿牙哉!○先夫人不许发藏昔吾先君夫人不僦宅于眉,为纱谷行。
  一日,二婢子悬帛,足陷于地。
  视之,深数尺,有大瓮覆以乌木板,先夫人急命以土塞之。
  瓮有物如人咳声,凡一年乃已,人以为此有宿藏物欲出也。
  夫人之侄之问者,闻之欲发焉。
  会吾迁居,之问遂僦此宅,掘丈余,不见瓮所在。
  其后某官于岐下,所居大柳下,雪方尺不积;雪晴,地坟起数寸。
  轼疑是古人藏丹药处,欲发之。
  亡妻崇德君曰“使吾先姑在,必不发也。”
  轼愧而止。

  ○太白山旧封公爵吾昔为扶风从事,岁大旱,问父老境内可祷者,云:“太白山至灵,自昔有祷无不应。
  近岁向传师少师为守,奏封山神为济民侯,自此祷不验,亦莫测其故。”
  吾方思之,偶取《唐会要》看,云:“天宝十四年,方士上言太白山金星洞有宝符灵药,遣使取之而获,诏封山神为灵应公。”
  吾然后知神之所以不悦者,即告太守遣使祷之,若应,当奏乞复公爵,且以瓶取水归郡。
  水未至,风雾相缠,旗幡飞舞,仿佛若有所见。
  遂大雨三日,岁大熟。
  吾作奏检具言其状,诏封明应公。

  吾复为文记之,且修其庙。
  祀之日,有白鼠长尺余,历酒馔上,嗅而不食。
  父老云:“龙也。”
  是岁嘉祐七年。

  ○记范蜀公遗事李方叔言:范蜀公将薨数日,须发皆变苍,郁然如画也。
  公平生虚心养气,数尽神往而血气不衰,故发于外耶?然范氏多四乳,固与人异,公又立德如此,其化也必不与万物同尽,盖有不可知者也。
  元符四年四月五日。

  ○记张憨子黄州故县张憨子,行止如狂人,见人辄骂云:“放火贼!”稍知书,见纸辄书郑谷雪诗。
  人使力作,终日不辞。
  时从人乞,予之钱,不受。
  冬夏一布褐,三十年不易,然近之不觉有垢秽气。
  其实如此,至于土人所言,则甚异者,固不可知也。

  ○记女仙予顷在都下,有传太白诗者,其略曰:“朝披梦泽云”,又云:“笠泽清茫茫。”
  此非世人语也,盖有见太白在肆中而得此诗者。
  神仙之道,真不可以意度。

  绍圣元年九月,过广州,访崇道大师何德顺。
  有神仙降于其室,自言女仙也。
  赋诗立成,有超逸绝尘语。
  或以其托于箕帚,如世所谓“紫姑神”者疑之。
  然味其言,非紫姑所能至。
  人有入狱鬼、群鸟兽者托于箕帚,岂足怪哉;崇道好事喜客,多与贤士大夫为游,其必有以致之也哉?○池鱼踊起眉州人任达为余言:少时见人家畜数百鱼深池中,沿池砖甃,四周皆屋舍,环绕方丈间凡三十余年,日加长。
  一日天晴无雷,池中忽发大声如风雨,鱼皆踊起,羊角而上,不知所往。
  达云:“旧说不以神守,则为蛟龙所取,此殆是尔。”
  余以为蛟龙必因风雨,疑此鱼圈局三十余年,日有腾拔之念,精神不衰,久而自达,理自然尔。

  ○孙抃见异人眉之彭山进士有宋筹者,与故参知政事孙抃梦得同赴举,至华阴,大雪,天未明,过华山下。
  有牌堠云“毛女峰”者,见一老姥坐堠下,鬓如雪而无寒色。

  时道上未有行者,不知其所从来,雪中亦无足迹。
  孙与宋相去数百步,宋相过之,亦怪其异,而莫之顾。
  孙独留连与语,有数百钱挂鞍,尽与之。
  既追及宋,道其事。
  宋悔,复还求之,已无所见。
  是岁,孙第三人及第,而宋老死无成。
  此事蜀人多知之者。

  ○修身历子由言:有一人死而复生,问冥官如何修身,可以免罪?答曰:“子宜置一卷历,昼日之所为,莫夜必记之,但不记者,是不可言不可作也。
  无事静坐,便觉一日似两日,若能处置此生常似今日,得至七十,便是百四十岁。
  人世间何药可能有此效!既无反恶,又省药钱。
  此方人人收得,但苦无好汤水,多咽不下。”
  晁无咎言:司马温公有言:“吾无过人者,但平生所为,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耳。”
  予亦记前辈有诗曰:“怕人知事莫萌心”。
  皆至言,可终身守之。

  ◎志林四十二条·技术○医生近世医官仇鼎,疗痈肿为当时第一,鼎死,未有继者。
  今张君宜所能,殆不减鼎。
  然鼎性行不甚纯淑,世或畏之。
  今张君用心平和,专以救人为事,治过于鼎远矣。
  元丰七年四月七日。

  ○论医和语男子之生也覆,女之生也仰,其死于水也亦然。
  男子内阳而外阴,女子反是。

  故《易》曰“《坤》至柔而动也刚”,《书》曰“沈潜刚克”世之达者,盖如此也。
  秦医和曰:“天有六气,淫为六疾:阳淫热疾,阴淫寒疾,风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
  夫女阳物而晦时,故淫则为内热蛊惑之疾。”
  女为蛊惑,世之知者众,其为阳物而内热,虽良医未之言也。
  五劳七伤,皆热中而蒸,晦淫者不为盅则中风,皆热之所生也。
  医和之语,吾当表而出之。
  读左氏,书此。

  ○记与欧公语欧阳文忠公尝言:有患疾者,医问其得疾之由,曰:“乘船遇风,惊而得之。”
  医取多年杝牙为杝工手汗所渍处,刮末杂丹砂伏神之流,饮之而愈。
  今《本草注别药性论》云:“止汗,用麻黄根节及故竹扇为末服之。”
  文忠因言:“医以意用药多此比,初以儿戏,然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
  予因谓公:“以笔墨烧灰饮学者,当治昏惰耶?推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盟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馂余,可以已佞;舐樊哙之盾,可以治怯;嗅西子之珥,可以疗恶疾矣。”
  公遂大笑。
  元祐三年闰八月十七日,舟行入颍州界,坐念二十年前见文忠公于此,偶记一时谈笑之语,聊复识之。

  ○参寥求医庞安常为医,不志于利,得善书古画,喜辄不自胜。
  九江湖道士颇得其术,与予用药,无以酬之,为作行草数纸而已,且告之曰:“此安常故事,不可废也。”
  参寥子病,求医于胡,自度无钱,且不善书画,求予甚急。
  予戏之曰:“子粲、可、皎、彻之徒,何不下转语作两首诗乎?”庞、胡二君与吾辈游,不日“索我于枯鱼之肆”矣。

  ○王元龙治大风方王游元龙言:“钱子飞有治大风方,极验,常以施人。
  一日梦人自云:‘天使已以此病人,君违天怒,若施不已,君当得此病,药不能愈。
  ’子飞惧,遂不施。”
  仆以为天之所病,不可疗耶,则药不应服有效;药有效者,则是天不能病。

  当是病之祟,畏是药而假天以禁人耳。
  晋侯之病,为二竖子,李子豫赤丸,亦先见于梦,盖有或使之者。
  子飞不察,为鬼所胁。
  若余则不然,苟病者得愈,愿代受其苦。
  家有一方,能下腹中秽恶,在黄州试之,病良已。
  今后当常以施人。

  ○延年术自省事以来,闻世所谓道人有延年之术者,如赵抱一、徐登、张元梦,皆近百岁,然竟死,与常人无异。
  及来黄州,闻浮光有朱元经尤异,公卿尊师之者甚众,然卒亦病,死时中风搐搦。
  但实能黄白,有余药、金皆入官。
  不知世果无异人耶?抑有,而人不见,此等举非耶?不知古所记异人虚实,无乃与此等不大相远,而好事者缘饰之耶?○单骧孙兆蜀人单骧者,举进士不第,顾以医闻。
  其术虽本于《难经》、《素问》,而别出新意,往往巧发奇中,然未能十全也。
  仁宗皇帝不豫,诏孙兆与骧入侍,有间,赏赍不赀。
  已而大渐,二子皆坐诛,赖皇太后仁圣,察其非罪,坐废数年。

  今骧为朝官,而兆已死矣。
  予来黄州,邻邑人庞安常者,亦以医闻,其术大类骧,而加之以针术绝妙。
  然患聋,自不能愈,而愈人之病如神。
  此古人所以过人也。

  元丰五年三月,予偶患左手肿,安常一针而愈,聊为记之。

  ○僧相欧阳公欧阳文忠公尝语:“少时有僧相我:‘耳白于面,名满天下;唇不著齿,无事得谤。
  ’其言颇验。”
  耳白于面,则众所共见,唇不著齿,余亦不敢问公,不知其何如也。

  ○记真君签冲妙先生季君思聪所制观妙法象,居士以忧患之余,稽首洗心,归命真寂,自惟尘缘深重,恐此志未遂,敢以签卜,得吴真君第三签,云:“平生常无患,见善其何乐。
  执心既坚固,见善勤修学。”
  敬再拜受教,书《庄子养生》一篇,致自厉之意,不敢废坠,真圣验之。
  绍圣元年八月二十一日,东坡居士南迁过虔,与王岩翁同谒祥符宫,拜九天使者堂下,观之妙象,实同此言。

  ○信道智法说东坡居士迁于海南,忧患之余,戊寅九月晦,游天庆观,谒北极真圣,探灵签,以决余生之祸福吉凶。
  其辞曰:“道以信为合,法以智为先。
  二者不离析,寿命不得延。”
  览之竦然,若有所得,书而藏之,以无忘信道法智二者不相离之意。
  轼恭书:古之真人未有不以信入者,子思则曰:“自诚明谓之性”,此之谓也。
  孟子曰:“执中无权,由执一也。”
  法而不智,则天下之死法也。
  道不患不知,患不凝;法不患不立,患不活。
  以信合道,则道凝;以智先法,则法活。
  道凝而法活,虽度世可也,况延寿乎?○记筮卦戊寅十月五日,以久不得子由书,忧不去心,以《周易》筮之。
  遇《涣》之三爻,《初六》变《中孚》,其繇曰:“用拯马壮吉。”
  《中孚》之《九二》变为《益》,其繇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
  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益》之《初六》变为《家人》,其繇曰:“益之,用凶事,无咎。
  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家人》之繇曰:“《家人》利女贞。”
  象曰:“风自火出,《家人》。

  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也。”
  吾考此卦极精详,口以授过,又书而藏之。

  ○费孝先卦影至和二年,成都人有费孝先者始来眉山,云:近游青城山,访老人村,坏其一竹床。
  孝先谢不敏,且欲偿其直。
  老人笑曰:“子视其下字云:此床以某年月日某造,至某年月日为费孝先所坏。
  成坏自有数,子何以偿为!”孝先知其异,乃留师事之,老人受以《易》轨革卦影之术,前此未知有此学者。
  后五六年,孝先以致富。
  今死矣,然四方治其学者,所在而有,皆自托于孝先,真伪不可知也。

  聊复记之,使后人知卦影之所自也。

  ○记天心正法咒王君善书符,行天心正法,为里人疗疾驱邪。
  仆尝传此咒法,当以传王君。

  其辞曰:“汝是已死我,我是未死汝。
  汝若不吾祟,吾亦不汝苦。”
  ○辨五星聚东井天上失星,崔浩乃云:“当出东井”,已而果然,所谓“亿则屡中”者耶?汉十月,五星聚东井,金、水尝附日不远;而十月,日在箕、尾,此浩所以疑其妄。
  以余度之,十月为正,盖十月乃今之八月尔。
  八月而得七月节,则日犹在翼、轸间,则金、水聚于井亦不甚远。
  方是时,沛公未得天下,甘、石何意谄之?浩之说,未足信也。

  ◎志林四十二条·四民○论贫士俗传书生入官库,见钱不识。
  或怪而问之,生曰:“固知其为钱,但怪其不在纸裹中耳。”
  予偶读渊明《归去来词》云:“幼稚盈室,瓶无储粟。”
  乃知俗传信而有征。
  使瓶有储粟,亦甚微矣,此翁平生只于瓶中见粟也耶?《马后纪》:夫人见大练以为异物;晋惠帝问饥民何不食肉糜,细思之皆一理也,聊为好事者一笑。
  永叔常言:“孟郊诗:‘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衣’,纵使堪织,能得多少?”○梁贾说梁民有贾于南者,七年而后返。
  茹杏实海藻,呼吸山川之秀,饮泉之香,食土之洁,冷冷风气,如在其左右,朔易强化,磨去风瘤,望之蝤蛴然,盖项领也。

  倦游以归,顾视形影,日有德色,徜徉旧都,踌躇顾乎四邻,意都之人与邻之人,十九莫己若也。
  入其闺,登其堂,视其妻,反惊以走:“是何怪耶?”妻劳之,则曰:“何关于汝!”馈之浆,则愤不饮;举案而饲之,则愤不食;与之语,则向墙而欷歔;披巾栉而视之,则唾而不顾。
  谓其妻曰:“若何足以当我?亟去之!”妻俯而怍,仰而叹曰:“闻之:居富贵者不易糟糠,有姬姜者不弃憔悴。
  子以无癭归,我以有癭逐。
  呜呼,癭邪!非妾妇之罪也!”妻竟出。
  于是贾归家三年,乡之人憎其行,不与婚。
  而土地风气,蒸变其毛脉,啜菽饮水,动摇其肌肤,前之丑稍稍复故。
  于是还其室,敬相待如初。
  君子谓是行也,知贾之薄于礼义多矣。

  居士曰:贫易主,贵易交,不常其所守,兹名教之罪人,而不知学术者,蹈而不知耻也。
  交战乎利害之场,而相胜于是非之境,往往以忠臣为敌国,孝子为格虏,前后纷纭,何独梁贾哉!○梁工说梁工治丹灶有日矣。
  或有自三峰来,持淮南王书,欲授枕中奇秘坎离生养之法,阴阳九六之数,子女南北之位,或黄或白,生生而不穷,以是强兵,以是绪余以博施济众。
  而其始也,密室为场,空地为炉,外烬山木之上煮天一,坏父鼎母,养以既济,风火絪缊,而瓦砾化生。
  方士未毕其说,工悦之,然以为尽之矣。

  退试其术,逾月破灶,而黄金已芽矣。
  于是谢方士,方士曰:“子得予之方,未得究其良,知其一不知其二。
  余弗邀利于子,后日不成,不以相仇,则子之惠也。”
  工重谢之曰:“若之术殚于是矣,予固知之矣,岂若愚我者哉!”遂歌《骊驹》以遣送之。
  束书在于腰,长揖而去。
  工日治其诀,更增益剂量,其贪婪无厌。
  童东山之木,汲西江之水,夜火属月魄,昼火属日光,操之弥勤,而其术愈疏,为之不已。
  而其费滋甚,牛马销于铅汞,室庐尽于钳锤,券土田,质妻子,萧条褴缕,而其效不进。
  至老以死,终不悟。
  君子曰:术之不慎,学之不至者然也,非师之罪也。
  居士曰:朽墙画墁,天下之贱工,而莫不有师。
  问之不下,思之不熟,与无师同。
  其师之不至,朽墙画墁之不若也。
  不至,则欺其中,亦以欺其外。
  欺其中者己穷,欺外者人穷。
  如梁工盖自穷,亦安能穷人哉!◎志林四十二条·女妾○贾氏五不可晋武帝欲为太子娶妇,卫瓘曰:“贾氏有五不可:青、黑、短、妒而无子。”
  竟为群臣所誉,娶之,竟以亡晋。
  妇人黑白美恶,人人知之,而爱其子,欲为娶妇,且使多子者,人人同也。
  然至其惑于众口,则颠倒错缪如此。
  俚语曰:“证龟成鳖”,此未足怪也。
  以此观之,当云“证龟成蛇”。
  小人之移人也,使龟蛇易位,而况邪正之在其心,利害之在岁月后者耶!○贾婆婆荐昌朝温成皇后乳母贾氏,宫中谓之贾婆婆。
  贾昌朝连结之,谓之姑姑。
  台谏论其奸,吴春卿欲得其实而不可。
  近侍有进对者曰:“近日台谏言事,虚实相半,如贾姑姑事,岂有是哉!”上默然久之,曰:“贾氏实曾荐昌朝。”
  非吾仁宗盛德,岂肯以实语臣下耶!○石崇家婢王敦至石崇家如厕,脱故著新,意色不怍。
  厕中婢曰:“此客必能作贼也。”
  此婢能知人,而崇乃令执事厕中,殆是无所知也。

  ◎志林四十二条·贼盗○盗不劫幸秀才酒幸思顺,金陵老儒也。
  皇祐中,沽酒江州,人无贤愚,皆喜之。
  时劫江贼方炽,有一官人舣舟酒垆下,偶与思顺往来相善,思顺以酒十壶饷之。
  已而被劫于蕲、黄间,群盗饮此酒,惊曰:“此幸秀才酒邪?”官人识其意,即绐曰:“仆与幸秀才亲旧。”
  贼相顾叹曰:“吾俦何为劫幸老所亲哉!”敛所劫还之,且戒曰:“见幸慎勿言。”
  思顺年七十二,日行二百里,盛夏曝日中不渴,盖尝啖物而不饮水云。
  (幸一作辜。)
  ○梁上君子近日颇多贼,两夜皆来入吾室。
  吾近护魏王葬,得数千缗,略已散去,此梁上君子当是不知耳。

  夷狄(○原作“外域”。)
  ○曹玮语王鬷元昊为中国患天圣中,曹玮以节镇定州。
  王鬷为三司副使,疏决河北囚徒,至定州。
  玮谓鬷曰:“君相甚贵,当为枢密使。
  然吾昔为秦州,闻德明岁使人以羊马货易于边,课所获多少为赏罚,时将以此杀人。
  其子元昊年十三,谏曰:‘吾本以羊马为国,今反以资中原,所得皆茶彩轻浮之物,适足以骄惰吾民,今又欲以此戮人。
  茶彩日增,羊马日减,吾国其削乎!’乃止不戮。
  吾闻而异之,使人图其形,信奇伟。

  若德明死,此子必为中国患,其当君之为枢密时乎?盍自今学兵讲边事?”鬷虽受教,盖亦未必信也。
  其后鬷与张观、陈执中在枢府,元昊反,杨义上书论土兵事,上问三人,皆不知,遂皆罢之。
  鬷之孙为子由婿,故知之。

  ○高丽昨日见泗倅陈敦固道言:“胡孙作人状,折旋俯仰中度,细观之,其相侮慢也甚矣。
  人言‘弄胡孙’,不知为胡孙所弄!”其言颇有理,故为记之。
  又见淮东提举黄实言:“见奉使高丽人言:所致赠作有假金银锭,夷人皆坼坏,使露胎素,使者甚不乐。
  夷云:非敢慢也,恐契丹有觇者以为真尔。”
  由此观之,高丽所得吾赐物,契丹皆分之矣。
  而或者不察,谓契丹不知高丽朝我,或以为异时可使牵制契丹,岂不误哉!今日又见三佛齐朝贡者过泗州,官吏妓乐,纷然郊外,而椎髻兽面,睢盱船中。
  遂记胡孙弄人语良有理,故并记之。

  ○高丽公案元祐五年二月十七日,见王伯虎炳之言:“昔为枢密院礼房检详文字,见高丽公案。
  殆因张诚一使契丹,于虏帐中见高丽人,私语本国主向慕中国之意,归而奏之,先帝始有招徕之意。
  枢密使李公弼因而迎合,亲书札子乞招致,遂命发运使崔极遣商人招之。”
  天下知非极,而不知罪公弼。
  如诚一,盖不足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