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集》第一百六卷(外制制敕六十七首)

  《除吕公著特授守司空同平章军国事加食邑实封余如故制(元祐三年四月四日)》苏轼

  门下。
  仁莫大于求旧,智莫良于用众。
  既得天下之大老,彼将安归;以至国人皆曰贤,夫然后用。
  今朕一举,仁智在焉。
  宜告治朝,以孚大号。
  金紫光禄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上柱国东平郡开国公食邑七千一百户食实封二千三百户吕公著,訏谟经远,精识造微。
  非尧、舜不谈,昔闻其语;以社稷为悦,今见其心。
  三年有成,百揆时叙。
  维乃烈考,相于昭陵。
  盖清净以宁民,亦劳谦而得士。
  凡我仪刑之老,多其宾客之余。
  在武丁时,虽莫望于前烈;作召公考,固无易于象贤。
  而乃屡贡封章,力求退避。
  朕重失此三益之友,而闵劳以万几之烦。

  是用迁平土之司,释文昌之任。
  毋废议论,时游庙堂。
  於戏。
  大事虽咨于房乔,非如晦莫能果断;重德无逾于郭令,而裴度亦寄安危。
  罔俾斯人,专美唐世。
  可特授司空同平章军国事加食邑七百户食实封三百户,余如故。
  仍一月三赴经筵,二日一入朝,因至都堂议军国事。

  《除吕大防特授太中大夫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加上柱国食邑实封余如故制》苏轼

  (元祐三年四月四日)门下。
  朕闻天子有道,其德不可得而名;辅相有德,其才不可得而见。
  故汉之《文、景纪》无可书之事,唐之《房、杜传》无可载之勋。
  当时安荣,后世称颂。
  予欲清心而省事,不求智名与勇功。
  天维显思,将启承平之运;民亦劳止,愿闻休息之期。
  眷予元臣,咸有一德;咨尔百辟,明听朕言。
  中大夫守中书侍郎上柱国汲郡开国公食邑二千二百户食实封三百户赐紫金鱼袋吕大防,造道纯深,受才宏毅。
  果艺以达,有孔门三子之风;直大而方,得坤爻六二之动。
  久践右闼,蔚为名臣。
  宜升左辅之崇,兼综东台之务。
  加赋进秩,宠数益隆。
  得位与时,忧责弥重。
  於戏。
  若古有训,无竞维人。
  崔公建中之风,以除吏八百而致;裴垍元和之政,以荐士三十而能。
  惟公乃心,何远之有。
  可特授太中大夫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加上柱国食邑七百户食实封三百户,余如故。

  《除范纯仁特授太中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进封高平郡开国侯加食邑实封余如故制(元祐三年四月四日)》苏轼

  门下。
  朕惟朝廷之盛衰,常以辅相为轻重。
  若根本强固,则精神折冲。
  故蒍吕臣奉己而不在民,则晋文无复忧色;汲长孺直谏而守死节,则淮南为之寝谋。

  朕思得其人,付之以政。
  使天下闻风而心服,则人主无为而日尊。
  咨尔在廷,咸听朕命。
  中大夫同知枢密院事上柱国高平郡开国伯食邑九百户食实封二百户赐紫金鱼袋范纯仁,器远任重,才周识明。
  进如孟子之敬王,退若萧生之忧国。
  朕览观仁祖之遗迹,永怀庆历之元臣。
  强谏不忘,喜臧孙之有后;戎公是似,命召虎以来宣。
  虽兵政之与闻,疑远猷之未究。
  坐论西省,进贰文昌;增秩益封,兼隆异数。
  於戏。
  时难得而易失,民难安而易危。
  予欲守在四夷,以汝为偃兵之姚、宋;予欲藏于百姓,以汝为惜民之萧、曹。
  勉思古人,以称朕意。
  可特授太中大夫守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进封高平郡开国公加食邑七百户实封三百户,余如故。

  《除苗授特授武泰军节度使殿前副都指挥使勋封食实封如故制》苏轼

  (元祐三年七月十二日)门下。
  出总元戎,作先声于士气;入为环尹,寓军政于国容。
  将伸阃外之威,以迪师中之吉。
  咨于尔众,朕得其人。
  侍卫亲军步军副都指挥使威武军节度观察留后持节福州诸军事福州刺史上柱国济南郡开国公食邑二千八百户食实封三百户苗授,早以异材,见称武略。
  被服忠义,有烈丈夫之风;砥砺廉隅,得士君子之概。
  荐扬边圉,益著劳能。
  拔自众人,既蒙先帝之遇;遂拜大将,无复一军之惊。

  祗扈殿岩,肃将斋钺。
  予欲少长有礼,而兵可用;汝其夙夜在公,而令必行。
  於戏。
  爱克厥威罔功,兹为深戒;师众以顺为武,古有成言。
  惟懋乃衷,毋忘朕训。

  《除皇伯祖宗晟特起复制(元祐三年十一月一日)》苏轼

  门下。
  曾、闵之哀,丧不贰事;汉、唐之旧,礼有夺情。
  矧予藩屏之亲,实兼臣子之重。
  虽闺门以恩掩义,而公侯以国为家。
  伯臣司宗,职不可旷;要绖服事,古有成言。
  非予尔私,其听朕命。
  皇伯祖彰化军节度泾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检校司空开府仪同三司持节泾州诸军事泾州刺史判大宗正事上柱国高密郡王食邑七千八百户食实封二千四百户宗晟,天资纯茂,德履方严。
  袭余庆于祖宗,蹈格言于师保。
  典司属籍,克有令名。
  郢客卒业于浮丘,辟强受知于先帝。
  允厘厥位,无愧昔人。
  属此闵凶,累然毁瘠。
  嗟日月之逾迈,重职业之久虚。
  宜复宠名,式从权制。
  於戏,出居官次,非王事不谈;退适倚庐,读丧祭之礼。
  则忠孝两得,人无间言;功名益隆,亲有显誉。
  勉服朕训,光昭前闻。

  《给事中兼侍讲傅尧俞可吏部侍郎》苏轼

  敕。
  士以德望进,则风俗厚而朝廷尊;以经术用,则议论正而名器重。
  此君子所以难合,而朕亦难其人焉。
  具官傅尧俞,博学笃行,久闻于世。
  历事四世,挺然一节;怀道不试,十年于兹。
  朕欲闻仁人之言,置之讲席;非尧舜之道,盖未尝言。
  给事黄门,未究其用;往贰太宰,益修厥官。
  董正治典,以称先帝复古之意。
  可。

  《太常少卿赵瞻可户部侍郎》苏轼

  敕。
  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
  先王之论理财也,必继之以正辞。
  名正而言顺,则财可得而理,民可得而正。
  自顷功利之臣,言政而不及化,言利而不及义。

  中外纷然,朕益厌之。
  具官赵瞻,明于吏事,辅以儒术。
  忠义之节,白首不衰。

  爱自秩宗,擢贰邦计。
  将使四方之人,知予以耆老旧德居此官者,盖有盍彻之意焉。
  可。

  《王克臣可工部侍郎依前龙图阁直学士》苏轼

  敕。
  朕承先帝之丕业,居其宫室,而服其器用。
  常惧不称,而何敢有加焉。

  惟是军国之备,凡仰于百工者,乃以诿于冬官。
  有事于斯,当识朕意。
  具官王克臣,奋自儒术,蔚为闻人。
  历帅诸藩,尝佐事典。
  才有余裕,所在见称。
  比由宛丘,入奉朝谒。
  而司空长贰,艰于其人。
  爰命尔以旧官,仍兼内阁之重。
  勉率厥职,外以成尔缮治之劳,内以全予恭俭之志。
  可。

  《祥符知县李之纪可广西提刑》苏轼

  具官李之纪。
  近自畿甸,远至海隅。
  朕视其地如户庭,视其民如一家。
  尔赋政赤县,而廉平之称,达于朕听,是用命尔。
  按刑岭表,其一乃心,毋或鄙夷其民,如在朕侧。
  往惟钦哉。

  《知楚州田待问可淮南转运判官》苏轼

  敕具官田待问。
  朝廷取材,必始于治民。
  异时吏或不更郡县而任刺举,刚柔失中,民以告病。
  以尔端静敏恪,悃愊无华,试于剧郡,吏民宜之。
  其即本道以究尔才,往悉乃心,毋使厥声减于治郡。
  可。

  《两浙转运副使孙昌龄可秘阁校理知福州》苏轼

  敕具官孙昌龄。
  尔奉使吴越,而廉平之称,达于朕听。
  七闽之会,其民智巧,易以理服,难以力胜。
  今命尔为守,惟宽而明,民乃宜之。
  朕方复文馆之职,以广育才之路。
  遂以命尔,往惟钦哉。
  可。

  《知徐州马默可司农少卿》苏轼

  敕具官马默。
  尔以博学强记,宏毅有守,刚而不犯,明而不苛,历试中外,蔼然有闻。
  朕方选择循吏,入为卿佐。
  凡尔所能已试于外者,其以告我而力行之,往佐大农,毋忽朕命。

  《两浙转运副使许懋可令再任》苏轼

  敕具官许懋。
  吴越之人,凋敝久矣。
  朕方蠲理烦碎,以安养其众,非得循吏察视郡县,均通有无,则民何赖焉。
  以尔儒术精通,吏事详敏,历年于兹,民便其政。
  既信之俗,必易为功,庶无新故更代之劳,而有上下相安之美。
  勉修前业,无怠日新。
  可。

  《新淮南转运判官蔡朦可两浙运判》苏轼

  敕具官蔡朦。
  吴越之人,凋敝久矣。
  朕方蠲理烦碎,以安养其众,非得循吏察视郡县,均通有无,则民何赖焉。
  以尔名臣之子,进以儒术,历佐漕府,治办有成。
  东南富庶,比于西蜀,而机巧过之。
  惟宽且静,则民不偷。
  可。

  《司农少卿范子渊可知兖州》苏轼

  敕具官范子渊。
  朕于士大夫,未尝求备也,将历试以事,而收其所长。
  有司言汝治河无状,耗国劳民,积岁而功不成。
  朕惟水土之政,与郡县异,其观汝于牧民。
  尚勉求效,以盖往愆。
  可。

  《故枢密副使包拯男太常寺太祝繶之妻寿安县君崔氏可特封永嘉郡君仍封表门闾》苏轼

  敕崔氏。
  汝甲族之遗孤,大臣之冢妇。
  夫亡子夭,茕然无归,而能誓死不嫁,抚养孤弱,使我嘉祐名臣之后,有立于世,惟汝之功。
  昔卫世子早死,共姜自誓,诗人歌之。
  韩愈幼孤,养于嫂郑,愈丧之期。
  若崔氏者,可谓兼之矣。
  其改赐汤沐,表异其所居,以风晓郡国,使薄于孝悌者有所愧焉。
  可。

  《皇叔某赠婺州观察使追封东阳侯皇兄某赠蔡州观察使追封汝南侯》苏轼

  敕。
  生分竹符,所以广恩于宗室;没享茅社,所以宠绥其子孙。
  眷予盘石之宗,夙被麟趾之化。
  国有常典,我其敢忘。
  某等生于高明,克自抑畏。
  恭俭寡过,绰有士人之风;忠孝著闻,盖服祖宗之训。
  属既尊于中外,礼当极于哀荣。
  命以廉车,即封其地。
  爰疏五等之贵,以慰九原之思。
  庶其有知,服我休命。

  《士AA87可西头供奉官》苏轼

  敕具官士AA87。
  汝宗室子,生于安逸,而能诵习文法,以求自试,盖亦有志于士者。
  朕何爱一官,不以成其志乎?可。

  《童湜可特叙内殿崇班》苏轼

  敕具官童湜。
  汝奉法不谨,坐废历年。
  而能祗畏以盖前失,既更大眚,稍复汝旧。
  往服厥官,益敬无怠。
  可。

  《谢卿材可直秘阁福建转运使》苏轼

  敕具官谢卿材。
  先王设官制禄,非特以劝功兴事也。
  将以观士之所守而进退之,惟爱身者为能爱民,惟知义者为能知利。
  以尔临事有守,信道不回,治郡有方,奉使不扰,力行古人之事,庶几循吏之风。
  释此大邦,付之一路。
  仍进直于书府,俾增重于使权。
  无轻远人,谨视贪吏,政成民悦,朕不汝忘。
  可。

  《赵偁可淮南转运副使》苏轼

  敕具官赵偁。
  汝昔为文登守,而海隅之民,至今称之。
  推文登之政,达之齐鲁,刑平赋简,所部以安。
  今淮南之人,困于征役,而重以饥馑。
  汝往按视,如京东之政,以宽吾忧。
  可。

  《吕温卿知饶州李元辅知绛州》苏轼

  敕吕温卿等。
  监司郡县,其职不同,其为养民一也。
  夫安静之吏,悃愊无华,日计不足,岁计有余。
  今自部使者,移治一郡,其深念之。
  服于朕训,以永终誉。
  可。

  《王诲知河中府》苏轼

  敕具官王诲。
  汝以名臣子,老于治郡,所至安静,吏民宜之。
  河东吾股肱郡,方唐之盛,世有贤守,风流未远,图像具存,勉思古人,以绍前烈。
  可。

  《邵刚通判泗州》苏轼

  敕具官邵刚。
  《诗》云:“淑问如皋陶,在泮献囚。”
  狱讼之事,固儒者之所学也。
  汝官于上庠,既习其说矣,其往试之。
  可。

  《荆王扬王所乞推恩八人》苏轼

  具官某等。
  或以方伎世其学,或以岁月积其劳。
  给事王宫,既勤且久,增秩改授,以旌其能。
  往服休恩,益敬无怠。
  可。

  《西头供奉官张禧得三级转三官》苏轼

  敕具官张禧。
  疆场之政,以首虏计功,所从来尚矣。
  尔既应格,则尝随之。

  可。

  《鲜于侁可太常少卿》苏轼

  敕具官鲜于侁。
  奉常之职,非特以治郊庙之度、服器之数而已,国有大政事、大议论,必稽焉。
  昔鲁秉周礼,齐不敢谋。
  而晏子太师折冲于樽俎之间。
  国之典常,君臣之名分,上下守之,有死不易,则国安而民服。
  朕选建卿士,付之礼乐,意在于此。
  非我老成之人,学足以通古,才足以御今,智足以应变,强足以守官,深于经术,达于人情,其孰宜之?《诗》不云乎,“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往修厥官,无斁朕命。
  可。

  《范祖禹可著作郎》苏轼

  敕具官范祖禹。
  左右起居,东观著作,皆史事也。
  今左右史独书已行之政,有司之常事。
  至于廊庙大议,君臣相与之际,所以兴坏治忽之由,一归于东观。

  则著作之任,顾不重欤?非得直亮多闻,古之所谓益友者,奋笔于其间,则善恶贸乱,后世无所考信。
  汝既任其事矣,益进而专之。
  朕苟有过,犹当直书,而况其余乎?往祗厥官,无旷乃职。
  可。

  《孙觉可给事中》苏轼

  敕。
  朕闻明主在上,凡侍从皆得言。
  若其不明,虽台谏亦失职。
  朕以冲眇,丕承祖宗。
  未堪多难之忧,常恐不闻其过。
  下至执艺,犹当尽规。
  岂必谏臣,而后论事。
  矧兹封驳之重,任参黄散之间。
  知无不言,职固当尔。
  具官孙觉,行不违道,言不违仁;处以孝闻,出以忠显。
  先帝所以遗朕,天下谓之正人。
  屡告嘉猷,固非小补;间自西省,迁之东台。
  而觉方进阳城之直词,固怀萧生之雅意。

  重违其请,阅月于兹。
  卒采群言,以遂前命。
  以尔抗章伏阁之志,施于还诏批敕之间。
  其一乃心,以称朕意。

  《皇伯祖克愉可赠忠正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苏轼

  敕。
  国家蒙累圣之余泽,眷宗室之多贤。
  虽设官以董其私,置傅以导其学,而重以吏事,责之懿亲。
  青衿而服簪缨,白首以奉朝请。
  虽有间、平之盛德,歆、向之异材,皆湮没而无传,故叹息之何及。
  尚赖本支之茂,蔚为邦国之华。
  不幸云亡,恻然永悼。
  具官克愉,忠厚以为质,礼敬以自文。
  持满矜高,盖得诸侯之孝;履信思顺,合于大有之贤。
  小心自将,没齿无过。
  方朕不言之际,遽兹永逝之悲。
  日月有时,窀穸告具。
  贲以旌旄之宠,仍兼将相之荣。
  岂独慰九泉之思,亦将劝庶邦之义。
  可。

  《蕃官兀泥常等十二人覃恩转官》苏轼

  敕具官某等。
  错居吾圉,世济其忠。
  矧兹临御之初,岂有中外之异。
  各从迁秩,以广异恩。
  祗服宠灵,益坚守御。
  可。

  《高密郡王宗晟建安郡王宗绰所生母孙氏封康国太夫人》苏轼

  敕。
  母以子贵,《春秋》之义也。
  朕方因亲以教爱,广爱以及民。
  封节妇之闾,以劝能贤;赐高年之爵,以助养老。
  而况属籍至近,贤王笃生,欲大慰于慈心,宜特推于异数。
  孙氏四德纯备,五福荐臻。
  岂惟擢秀于闺门,固已流芳于宫阃。
  举觞坐上,有伯仁仲智之贤;持节洛滨,皆汝南琅琊之贵。
  爰改封于乐土,俾正位于小君。
  服我休恩,介尔眉寿。
  可。

  《客省副使刘琯知恩州》苏轼

  敕。
  军国异容,兵民异道。
  治戎振旅,以鸷勇为上;承流宣化,以忠孝为先。

  尔久练武经,本由才选,屡更烦使,克有成劳。
  试于一州,祗服朕训。
  可。

  《皇叔叔曹赠洺州防御使封广平侯》苏轼

  敕。
  官至持节,爵为通侯。
  非我勋劳之臣,则必亲贤之属。
  岂云虚受,维以饰终。
  具官叔曹,生于高明,力自修饬,克有常德,以没元身。
  乃眷衡漳,夙为重地。
  爰假一麾之宠,就分五等之封。
  庶其有知,服我休命。
  可。

  《左侍禁李司可供奉官》苏轼

  敕。
  蠢尔裔夷,凭崄窃发,不时讨击,何以惩艾。
  尔能奋命,破走犬羊,何爱一官,以劝吏士。
  可。

  《张汝贤可直龙图阁发运副使》苏轼

  敕具官张汝贤。
  朝廷于南方复置都漕者,所以均节诸路之有无,使岁课时入而已,非以求赢也。
  至俗吏为之,则多收羡财以幸恩宠,而民受其病。
  以尔昔为御史,号称敢言,奉使江表,罪人斯得,庶几知义利之分者。
  是以命尔。
  宠之新职,往惟钦哉。

  《狄谘刘定各降一官》苏轼

  敕具官某等。
  奉使一路,以恤民奉法为先。
  今乃不然,烦酷之声,溢于朕听,公肆其下,曲法受赇,收聚毫末,与农圃争利,使民无所致其忿,至欲贼杀官吏。

  朕以更赦,置之闲局,而公议未厌。
  其削一官。
  往思厥愆,服我宽政。
  可。

  《范子渊知峡州》苏轼

  敕具官范子渊。
  汝以有限之财,兴必不可成之役,驱无辜之民,置之必死之地。
  横费之财,犹可以力补;而既死之民,不可以复生。
  此议者所以不汝置,而朕亦不得以赦原也。
  夷陵虽小,尚有民社。
  朕有愧于民,而于汝则厚矣。
  可。

  《宣德郎刘锡永父元年一百四岁可承事郎》苏轼

  敕刘元年。
  尚齿教民,三代之义。
  咨尔百年之故老,乃吾六世之遗民。
  自非吉人,莫享上寿。
  张苍仕秦柱下,而至汉孝景;思邈生隋开皇,而及唐永淳。
  古有其人,乃今亲见。
  何爱一命,慰其子孙。
  可。

  《叔颇男旼之可三班借职》苏轼

  敕旼之。
  汝父无禄早世,缘母之请,以获一官。
  其思所以克家事母者,惟敬毋怠。
  可。

  《鲍耆年京东运判张峋京西运判》苏轼

  敕具官某等。
  朕惟百姓之命,寄于郡县,而守令之贤,不能人知其实,独赖部使者为朕耳目而已。
  尔长一郡,以才良闻。
  进之漕属,以究其用。
  其使上无惰吏,下无冤民,以称朕意。
  可。

  《李周可太仆少卿》苏轼

  敕具官李周。
  “仆臣正,厥后克正。”
  见于《周书》。
  “思无邪,思马斯臧。”
  形于《鲁颂》。
  朕命此职,亦难其人。
  以尔秉心不回,临事有守,通练世故,灼知民情,所以望尔者,岂特车工马政而已哉。
  可。

  《范纯礼可吏部郎中》苏轼

  敕具官范纯礼。
  呜呼,维乃显考,克明德秉哲,以左右我仁宗,俾配德于尧舜,天亦维相之,使世有人以任我枢机将帅之事。
  今汝独在外计,朕惟瑚琏不可以亵用,骥騄不可以小试。
  命以天官之属。
  其小进之,益观其能,往钦哉。
  可。

  《余希旦可知濰州》苏轼

  敕具官余希旦。
  尔本以才选,坐累失职,亦云久矣。
  肆余大眚,罔不更新。

  北海名邦,民朴而富,往务忠厚,以安其生。
  可。

  《王晢可知卫州》苏轼

  敕具官王晢。
  凡我四朝之旧,经德秉哲,笃老不衰者,今几人哉。
  以尔好学守节,名在循吏,而久不治民,朕甚惜之。
  太行之麓,民朴讼简,守以安静,莫如汝宜。
  可。

  《郭祥正覃恩转承议郎》苏轼

  敕具官郭祥正。
  朕丕承六朝,陈锡四国,覃及方外,浃于有生。
  矧余通籍之臣,可无增秩之宠。
  祗服休命,永肩一心。
  可。

  《王崇拯可遥郡刺史》苏轼

  敕具官王崇拯。
  刺史汉官,秩六百石,魏晋以来,皆牧守之任。
  今虽以为勇爵,然非亲贤勋旧,不在此选。
  尔入直禁省,出分虎符,兵民所宜,选寄滋重。

  有司言尔,累劳当迁。
  益修厥官,以应名实。
  可。

  《潮州澄海第六指挥使谢皋可三班借职》苏轼

  敕谢皋。
  汝自什伍,长积劳累,迁至一旅,极矣。
  今乃以去恶之功,获补武吏。
  惟廉与慎,乃克有终。
  可。

  《皇伯仲郃赠使相》苏轼

  敕。
  亲亲以藩王室,贤贤以尊朝廷,古之道也。
  况于死生之际,恩礼之重,国有常典,我其敢忘。
  皇伯具官仲郃,生于高明,克自祗畏。
  出就外傅,闻好礼之称;退省其私,有为善之乐。
  云何不淑,罹此闵凶。
  慰我永怀,岂无异数。
  衮衣赤舄,宠均三事之臣;玉节牙璋,坐享专征之器。
  岂云虚授,维以饰终。
  庶几有知,服我休命。
  可。

  《士暇右班殿直》苏轼

  汝宗室子,始名而禄。
  得之非艰,守之惟艰。
  祗服朕训,乃克终誉。
  可。

  《克巩遥郡防御使》苏轼

  朕于宗室,无所爱也。
  然犹不欲虚授,以速人言。
  得之惟艰,乃罔后悔。
  凡有进秩,必付有司,考其岁月,察其行义,则朕与汝皆无愧,岂不休哉。

  《刘奭閤门祗候》苏轼

  惟我神考,笃于将师,生则厚其宠,死则恤其孤。
  将使识朝廷之仪,习军旅之事,无忝厥祖,以世其家,成汝之志,可谓至矣。
  将何以报之。
  可。

  《王安石赠太傅》苏轼

  敕。
  朕式观古初,灼见天意。
  将有非常之大事,必生希世之异人。
  使其名高一时,学贯千载。
  智足以达其道,辩足以行其言。
  瑰玮之文,足以藻饰万物;卓绝之行,足以风动四方。
  用能于期岁之闲,靡然变天下之俗。
  具官王安石,少学孔、孟,晚师瞿、聃。
  罔罗六艺之遗文,断以己意;糠粃百家之陈迹,作新斯人。
  属熙宁之有为,冠群贤而首用。
  信任之笃,古今所无。
  方需功业之成,遽起山林之兴。
  浮云何有,脱屣如遗。
  屡争席于渔樵,不乱群于麋鹿。
  进退之美,雍容可观。
  朕方临御之初,哀疚罔极。
  乃眷三朝之老,邈在大江之南。
  究观规模,想见风采。
  岂谓告终之问,在予谅暗之中。
  胡不百年,为之一涕。
  於戏。
  死生用舍之际,孰能违天;赠赙哀荣之文,岂不在我。
  宠以师臣之位,蔚为儒者之光。

  庶几有知,服我休命。
  可。

  《杨绘知徐州》苏轼

  敕杨绘。
  士有拙于谋身而巧于治民,疏于防患而密于虑国,其自为计则过矣,而朕何疾焉。
  先帝龙兴,首擢用尔。
  置之台谏,以直谅闻。
  言虽无功,效于今日。

  简易轻信,失之匪人。
  坐废十年,陶然自得。
  《诗》人所谓“岂弟君子”者,绘庶几焉。
  彭城大邦,吾股肱郡。
  政成民悦,朕不汝忘。
  可。

  《陈荐赠光禄大夫》苏轼

  敕。
  昔我英祖博求天下之士,以辅翼我神考于东宫。
  二十余年之间,山陵既成,人物改谢。
  顾瞻在廷一二臣外,罔有存者。
  朕恻然伤之,永怀其人。
  具官陈荐,刚毅木讷,器远任重。
  密勿左右,以责难为爱君;周旋藩辅,以恤民为报国。

  沦丧未几,风烈如在。
  虽死者不可复作,而追荣之典,犹足以宠绥其子孙。
  且使朴忠守道之士,知朕意之所予者。
  可。

  《吕穆仲京东提刑唐义问河北西路提刑》苏轼

  敕。
  先帝立法更制,所以约束监司守令,使不得营私而害民者,可谓至矣。

  朕始罢赋泉之令,复征徭之法,凡先帝之约束,当益申而严之。
  使出力从政之民,无所复病。
  以尔穆仲等,或端静有守,敏于为政,或直亮多闻,志于仕道。
  而京东、河朔,皆天下重地也。
  往修厥官,称朕意焉。
  可。

  《沈叔通知海州》苏轼

  敕。
  朕嗣位以来,通商惠农,施舍已责,有不顺成,荒政毕举。
  而海滨之民,群聚剽掠,此吏不称职,备灾无素之过也。
  今选命汝。
  惟往安之,非胜之也,民苟有以生矣,其肯自弃于恶。
  可。

  《孙向保州通判》苏轼

  敕孙向。
  一郡之寄,在汝守贰。
  察奸举能,既复其旧矣,则达政之吏,可以有为。
  尔通练民事,既试有劳,其从所请,以观来效。
  可。

  《邓辟朝散郎(监邕州慎门金坑)》苏轼

  瘴雾之乡,上币所出。
  累年于此,勤亦至矣。
  法当迁秩,以答久劳。
  可。

  《荆王新妇王氏潭国夫人》苏轼

  敕。
  《易》称中馈,为家人之正吉;《诗》美羔羊,盖鹊巢之功致。
  妇德有常,含章不曜,能使君子,乐且有仪。
  则内助之贤,从可知矣。
  王氏早服师傅,习闻诗礼。
  富贵而能恭俭,俯仰极于孝慈。
  令问蔼然,刑于宗族。
  其改封大国,象服是宜。
  以称我叔父之德,为内命妇之法,岂不休哉。
  可。

  《刘庠赠大中大夫》苏轼

  敕。
  国以求贤为事,士以得时为急。
  士既难进而易退,时亦难得而易失。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古人之叹,复见于今。
  具官刘庠,才备德博,器远任重。
  逮事三朝,出入二纪。
  英祖神考,实知其人。
  而刚毅朴忠,学不少贬。
  肆朕嗣位,畴咨故老。
  如庠等辈,不过数人。
  方当召用,命不少假。
  使九原而可作,虽百身其何赎。
  式章异数,贲于其柩。
  虽知无益,以塞余哀。
  可。

  《李琮知吉州》苏轼

  敕李琮。
  汝以久远无根之赋,使畏威怀赏之吏,均之于无辜之民。
  民以病告,闻之惕然。
  使吏覆视,皆如所闻。
  既正其事矣,而汝犹自言,若无罪然。
  朕惟更赦,不汝深咎。
  迁于一州,往深念之。
  庐陵之富,甲于江外。
  使民安汝,朕则汝安。
  可。

  《高士良可文思副使》苏轼

  敕高士良。
  汝阅习民兵,技艺超等,课以岁月,于法当迁。
  往服宠灵,益思来效。

  《皇叔叔遂可赠怀州防御使追封河内侯》苏轼

  敕。
  生于富贵而无骄逸之患,终于禄位而有归全之美,始终之义,有足贤者。

  具官叔遂,性于忠孝,文以礼乐。
  盖蒙祖宗之泽,而服师保之训。
  克有令闻,以没元身。
  是用爵之通侯,官以持节。
  上以惇劝于宗室,下以宠绥其子孙。
  可。

  《扬王子孝骞等二人荆王子孝治等七人并远州团练使》苏轼

  敕某等。
  先皇帝笃兄弟之好,以恩胜义,不许二叔出居于外,盖武王待周召之意。
  太皇太后严朝廷之礼,以义制恩,始从其请,出就外宅,得孔子远其子之意。
  二圣不同,同归于道,可以为万世法。
  朕奉侍两宫,按行新第,顾瞻怀思,潸然出涕。
  昔汉明帝问东平王:“在家何等为乐?”王言:“为善最乐。”
  帝大其言,因送列侯印十九枚,诸子年五岁以上悉带之,著之简策,天下不以为私。

  今王诸子,性于忠孝,渐于礼义,自胜衣以上,颀然皆有成人之风,朕甚嘉之。

  其各进一官,以助其为善之乐。
  尚勉之哉,毋忝乃父祖,以为邦家光。
  可。

  《吕公著妻鲁氏赠国夫人》苏轼

  敕。
  妇人之德,如玉在渊,虽不可见,必形诸外。
  视其夫有羔羊之直,相其子有麟趾之仁,则内德之茂,从可知矣。
  具官吕公著,故妻鲁氏,名臣之子,元老之妇。
  所资者深,故志存乎仁;所见者大,故动协于礼。
  环佩穆然,闺门化之。

  而降年不永,禄不配德。
  其改封大国,正位小君。
  庶几为女史之光,非独慰其夫子而已。
  可。

  《仲暹可遥郡防御使》苏轼

  敕仲暹。
  居贫贱而有闻易,处富贵而无过难。
  凡我宗室,皆有位著。
  虽不任以事,无所施其才,而刑于厥家,有以考其行。
  日月其迈,爵秩当迁。
  朕不尔私,服之无愧。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