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集》第四十八卷(苏辙·杂谢恩命表状二十一首)

  《栾城集》第四十八卷(苏辙·杂谢恩命表状二十一首)

  《谢除中书舍人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诰命,除臣试中书舍人,仍改赐章服者。
  执笔柱下,已愧空疏,起草禁中,尤为清切。
  上惭主眷,下愧人言。
  臣辙诚感诚惧,顿首顿首)
  伏以西台政教之原,紫微论思之地。
  缉熙庶政,事得稽参,进退其寮,言成训诰。
  昔赵孟治晋,叔向为之谋主,则楚无以当。
  国侨为郑,子羽掌其词令,则国鲜败事。
  今臣所领,颇近于斯。
  宜得博达详练之人,疏通敏捷之士,考核邦典,润饰皇猷。
  如臣朴讷少文,迂拙自用。
  在仁祖时,始以直言见收下第;在神考时,复以封事获对清光。
  不能自结于一时,旋复窜投于万里,虽谋身之不暇,顾受任以何堪。
  泰坛之樽,何取沟中之断,清庙之瑟,误收灶下之焦。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出震乘龙,代天理物,默然思道,专意于用人;穆若守成,选众而求旧。
  怜臣一介之贱,偶为三世之陈。
  遗簪以故而见收,老马以病而复养。
  不求其用,聊广吾仁。
  臣虽力不迨人,而诚心未泯,学忘其旧,而一二犹存。
  敢不靖恭于朝,侧听高宗之言政;勉强以俟,几见成王之措刑。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言:伏奉诰命,除臣试中书舍人,改赐章服者。
  越従左史,擢领西垣。
  口出命书,身参法従。
  深念山林之迹,本无富贵之心。
  闻命若惊,固辞不获。
  臣辙诚感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生本西蜀,家世寒儒,学以父兄为师,贫无公卿之助,私有求于禄养,辄自力于文词。
  慨然东游,无以上达,际会仁祖,访求直言。
  策语猖狂,恃圣神之不讳;考官怪怒,恶悻直之非宜。
  孰知牾俗之言,特被爱君之诏,感激恩遇,遂忘死生。
  莫酬国士之知,适有私门之祸,未填沟壑,重迫饥寒。
  时于道途,望见神考。
  一封朝奏,夕闻召对之音;众口交攻,终致南迁之患。
  生虽不遇,尝辱顾于二宗;时不见容,势殆滨于九死。
  厄穷自致,黾勉何言。
  敢云衰病之余,尚被宠光之幸。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母慈均覆,坤德无私,欲以任姒之明,躬行尧舜之道,肆求多士,以遗成王。
  耆老毕会于朝廷,耕筑不遗于草莽,遂令拔擢,猥及空疏。
  冯唐已衰,犹愿云中之往;贡禹虽老,未忘封事之勤。
  譬如木之在山,生则荷恩,而死无所怨;水之于地,行则润下,而止不敢辞。
  臣之事君,义亦如此。
  欲报之意,非言所殚。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除户部侍郎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今月初四日,伏奉诰除臣依前朝奉郎、试尚书户部侍郎者。
  掖垣清閟,奉铅椠以偷安,民部剧烦,以金谷而为职。
  事非素学,命不获辞。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起于南裔,曾未再期,擢在近班,讫无少补。
  开口论事,适宸心延纳之初;引笔代言,非书命纵横之际。
  窃禄而已,功何足云,计日以言,时亦未几。
  方自忧于汰去,岂复意于超升。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仁圣无为,静深照物,坐阅工师之众,灼知情伪之端。
  察臣朴愚,怜臣孤远,才虽未能以应务,性则不喜于为邪,试之剧曹,冀其来效。
  然臣观当今右部之政,正值昔日新法之余,召募忧于钱荒,差繇患于户少,事既难辨,法当通方,尚赖圣算之明,稍宽民力之惫。
  臣之疏拙,徒自勉强,苟少缓于疮痍,亦图报之万一。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言:今月初四日,伏奉诰命,除臣依前朝奉郎、试尚书户部侍郎者。
  田野之姿,入朝未几,侍従之贵,冒宠已多。
  方怀汰去之忧,敢有超迁之望。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以右曹之政,本专赋役之烦,近岁以来,复益金仓之旧,下关民力,上计邦储。
  朝廷议论,积年于兹,吏民封章,继日以上。
  置局未遑于成法,付部要责其奏功。
  将以适四方之宜,为一代之典。
  自非精练吏事,通知民情,何以上副忧勤,下宽疲瘵。
  如臣浅陋,殆难克堪。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圣贵乘时,孝先述志,明于因革之故,达于利病之原,上览祖宗之成规,下采今昔之公议,昭然独断,惠此小民。
  谓臣出自贱寒,或知劭农之意;性本愚拙,庶无希合之情。
  度越众贤,付以要务。
  臣敢不上体圣虑,勉尽鄙心。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对衣金带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蒙圣恩赐臣对衣金带者。
  盛服在躬,衰容有耀,兼金收衽,绵力难胜。
  顾视何功,叨尘重锡。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家本寒族,误点清班。
  岂曰无衣,敢自求于安燠;可使束带,顾未工于语言。
  曾是遭逢,坐蒙恩宠。
  此盖优遇皇帝陛下德泽无外,足以衣被四方;礼义有余,意将藩饰群下。
  发在笥之珍,以明重慎;易佩鱼之饰,以示等威。
  结以会朝,垂厉识都人之旧;服而拜舞,顾影有彼己之惭。
  岂徒褒博以为容,顾尽糜捐而报德。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言:伏蒙圣恩,赐臣对衣金带者。
  中廷拜命,御府推恩。
  授安吉之礼衣,兼荧煌之宝带。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西南贱士,儒素传家。
  羊裘宽博以御寒,牛胁连延而束体。
  久従游宦,幸此甄收。
  曾何施为,坐沾赐予。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天覆庶物,子养群臣。
  机杼告功,远取同裘之义;范镕成质,式示断金之诚。
  箧笥增辉,既熏暖于私室;鞸绅同结,亦夸耀于周行。
  顾惭彼己之义,当誓捐躯之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翰林学士宣召状二首》苏辙

  右臣今月二十五日,西头供奉官充待诏盛倚至臣所居,奉宣圣旨,召臣入院充学士者。
  成命莫回,惊使华之促召;一家竦听,望云阙以驰情。
  实儒者之至荣,岂平生之敢望。
  窃以翰墨之任,始自有唐,供奉至尊,讲闻前辈。
  北廊奏事,有如李绛之忠;中禁论兵,复数毕諴之智。
  迨我祖宗之盛,最优文学之臣,时举旧章,多蒙召对。
  顷自恭默之后,稍虚顾问之常。
  方今圣德日跻,群臣属目。
  盖将虚前席以博问,继夜烛而畴咨。
  宜得俊良,密侍燕语。
  如臣草野微陋,章句拙疏。
  十载江湖之间,自群鱼鸟;五迁台省之要,永愧冠裳。
  敢谓乏人,遽令至此。
  兹盖伏遇皇帝陛下,天心广大,海德并包。
  物无一介之遗,意求万目之举。
  临朝访道,有元老之在前;燕处清心,援众正而自助。
  従容盛德,循致承平。
  尘露之微,海岳奚补。
  修列圣之故事,今将其时;因闻见以纳忠,臣亦有志。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右臣今月二十五日,西头供奉官充待诏盛倚至臣所居,奉宣圣旨,召臣入院充学士者。
  力辞不免,亟承诏旨之温;就职有时,复纡使节之重。
  惭负之极,俯伏何言。
  窃以法従之华,禁林称首)
  田渔自奋,信遭遇之已艰;兄弟迭居,况前后之无几。
  二刘二吴,号有唐之盛事;二宋二韩,称本朝之得人。
  或同处于一时,或相望于累岁。
  今臣与兄轼,皆尘西掖,继入北扉,曾未三年,遍经两制。
  才不逮于前辈,宠遂极于当年。
  圣主何私,偏许一门之幸;愚臣自料,敢齐伯氏之贤。
  莫为先容,独尔幸会。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天地之德,含气必生;日月之明,容光咸照。
  力判忠邪之党,首清侍従之联。
  察臣兄孤直之无他,适具员偶阙而当补,弃遗簪而未忍,意同气之可收。
  致此空疏,亦蒙奖擢。
  臣敢不始终一节,庶无陨于家声;勉强百为,或有补于国事。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谢赐对衣金带鞍马状二首》苏辙

  右臣伏蒙圣慈,以臣入院,特赐衣一对、金腰带一条并鱼袋金镀银鞍辔马一匹者。
  衣配重金,光照従官之右;厩分上驷,出忘徒步之勤。
  龌龊何功,便蕃若此。
  伏念臣生于寒远,仕则尘劳。
  逢掖之衣,如牛胁而自约;下泽之乘,望田舍以怀归。
  曾是恩私,不遗固陋。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辑绥多士,收揽成功。
  五色彰施,既尽藩饰之美;六辔调适,复均缓急之宜。
  不间衰残,特加好赐。
  无衣自请,喜七节之吉兮;为子永怀,悲三赐之及此。
  糜捐之报,造次不忘。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右臣伏蒙圣慈,以臣入院,特赐衣一对、金腰带一条并鱼袋金镀银鞍辔马一匹者。
  服章在笥,骐骥出闲。
  袭以会朝,乘而拜赐。
  周行悚观,陋室增华。
  伏念臣家本寒儒,误尘法従,既脱布韦之陋,稍従舆马之安。
  同裘之私,本非所望,康侯之锡,顾亦何堪。
  宠数便蕃,循省愧叹。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博求俊乂,图广治功,历览缙绅之间,深照奔走之病。
  曾是迂拙,偏被恩私。
  宾客在前,或将使之束带;大夫之后,知遂免于徒行。
  誓以糜捐,少图报称。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谢敕设状二首》苏辙

  右臣伏蒙圣慈以臣今月二十六日入院,特赐敕设者。
  初践玉堂,亟颁燕俎。
  仰示慈之丰厚,增莅职之光华。
  饱食何为,汗颜罔措。
  伏惟皇帝陛下使臣以礼,先禄后威。
  四簋既盈,岂复无余之叹;初筵有秩,共成既醉之和。
  荷赐则多,论报何所。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右臣伏蒙圣慈以臣今月二十六日入院,特赐敕设者。
  恩异禁林,礼加燕豆。
  频年不讲,故事仅存。
  偶追贤俊之游,亟蒙饫赐之旧。
  伏惟太皇太后陛下,惠慈无外,典礼毕修。
  鸣鹿呦呦,喜忠言之来告;嘉鱼汕汕,岂衎乐之徒然。
  祗服异恩,敢忘仰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录奏谢以闻。
  谨奏。

  《笏记二首》苏辙

  臣蒙恩授翰林学士知制诰者。
  眷命自天,恳辞无地。
  伏念臣归朝未几,受任过优。
  荣兼伯仲之间,宠先供奉之列。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德施普博,恩及单平。
  察狂狷之无他,怜孤直之寡助。
  生成之赐,草木何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臣蒙恩授翰林学士知制诰者。
  职叨非分,恩出异常。
  伏念臣比自南迁,擢居法従。
  功未闻于一二,宠遂及于便蕃。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急于用人,不遗寸善,置之翰墨之地,忘其兄弟之嫌。
  欲报洪私,未知死所。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谢除龙图阁学士御史中丞表》苏辙

  臣辙言:伏奉诰命,除臣御史中丞、充龙图阁学士者。
  视草禁中,既极儒臣之选;专席朝右,复膺忠告之求。
  兼延阁之宠名,增南司之荣观。
  退循浅拙,徒积兢危。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以仁圣在宥,五年于今,恭俭无为,四方称治。
  然而矫枉之过,苛吏去法而宽弛相寻;革故之难,敝事虽除而条纲尚紊。
  民贫未可经远,吏窳难于责功。
  是谓守成之难,宜有厉精之实。
  幸台纲之一举,措国是于无疑。
  如臣才力之微,勉强何及。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德惟主善,政贵日新,闵风俗之惰媮,审词说之忠佞。
  知逆耳之利行,察逊志之多非。
  是以度越俊贤,收掇微贱。
  然臣迂愚之质,砥砺莫加,颠沛之余,衰罢日甚。
  言之无补,昔已效于谏垣;文不适时,比复陈于翰苑。
  恩深莫塞,才短奚为。
  惟有事君之小心,每欲终身于直道。
  折而不屈,盖蓬蒿之自然;晦而犹鸣,亦鸡鹄之常性。
  志效捐躯之报,未知授命之晨。
  拜伏在廷,俯仰增愧。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赐对衣金带鞍马状》苏辙

  右臣伏蒙圣恩,赐臣对衣、金带、鞍辔马一匹者。
  衣以旌礼,锡之带,则有约束之严;马以代劳,加之鞍,则无陨越之惧。
  荷国恩之深重,知圣训之密微。
  服以周旋,益增愧汗。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照临多士,推广德心,捐厩库之有余,怜臣庶之微陋。
  拜命兹始,曾无毫发之劳;受赐以归,先有满盈之惧。
  伏念臣起家寒远,遭世熙明。
  才下位高,畏维鹈濡翼之诮;任重道远,怀老骥伏枥之心。
  量力自知,览物增愧。
  将何以光被显服,并驱众贤,惟当知无不言,实亦匪以为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谢除尚书右丞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制命,除臣中大夫,守尚书右丞,累具辞免,蒙降诏不允,仍断来章者。
  待罪南台,阅时空久,承恩右辖,量分实逾。
  虽循墙而固辞,愧回天之无力。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衰迟晚节,遭遇圣时,还朝首擢于谏垣,求言终置于台长。
  盖古人事君之难事,惟忠言拂意之易危,迫切至于引裾,颠危有或折槛。
  大则死亡之不恤,小则投窜而莫留。
  虽伏节之心,没而后已,而保身之义,明者非之。
  臣今不然,事出至幸。
  盖上方有道,常导之使言;故下获安心,知言之无罪。
  非徒无益而不谴,抑又与进而超迁。
  才不逮于中流,幸则过于前辈。
  出入数岁,参陪大猷。
  昔所罕闻,众或惊叹。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奉身有礼,体天无心,均覆中外,无疏戚之殊;惠养黔黎,有恭俭之实。
  德则可纪,过宁复闻。
  遂使谏诤之臣,不知激讦之惧。
  因缘宠遇,复享尊荣,不赀之恩,没齿何报。
  方今兵革既息,年谷稍登。
  惟当上体仁心,治而弗扰,旁求哲士,守之愈坚。
  庶群后比义以致功,则孤臣因人而成事。
  遇此以往,未知所裁。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言:伏奉制命,除臣中大夫、守尚书右丞,累具辞免,蒙降诏不允,仍断来章者。
  涣汗之恩,已行而不反,伛偻之志,虽勤而莫伸。
  上愧鸿私,下惭公议。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恭惟皇帝陛下接尧、舜之统,蹈成、康之仁,体貌先正耆老之臣,拣拔后来翘秀之士。
  俯仰六载,前后几人。
  坦然公明,故不私贤否之实;穆然渊默,故坐照情伪之真。
  临御久则鉴愈明,得失分则下无隐。
  如臣者西南贱士,章句小儒。
  早岁猖狂,偶窃方闻之选;中年流落,既安县尹之卑。
  遭时乏人,致位近侍。
  跌宕文墨之囿,嗫嚅议论之场。
  举皆空言,安有实效。
  顾惟省辖之重,实参国论之余。
  岂无遗贤,遽及微品。
  地寒资浅,何以望三事之余光,才短力罢,安能裁六联之滞论。
  虽复黾勉就职,愧叹何言。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天地之仁,曲成草木之陋;父母之爱,不录子弟之非。
  将建大厦,以覆群生,故收众材,而无弃物。
  然臣负过其力,受非所容。
  惟有洁己无私,或不孤于托付,引类自助,幸得免于颠隮。
  不渝始终,少答恩造。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生日谢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忝贰中台,席犹未暖,恩颁细札,庖已分甘。
  爰因诞辰,宠贲私室。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才无他技,生实多艰。
  近従江海之羁,遽闻廊庙之政。
  龌龊従众,曾何补于微尘;出入弥旬,已自惊于素食。
  惟是累朝之故事,本优当世于名卿。
  不遗臣子之私,特助室家之喜。
  岂兹菲薄,亦被宠荣。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仁贵慎微,礼思従厚。
  既竭大烹之养,兼存推食之恩。
  庶无饥渴之忧,以尽腹心之报。
  虽草木不知于亭育,而犬马尚识于仁私。
  被服恩光,永思报称。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臣辙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时当生育,情方切于怀亲;职贰文昌,恩忽惊于捧诏。
  廪庖致馈,门户生光。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夙禀厄穷,年侵衰暮,偶缘乏使,叨据近班。
  未尝稼而取禾则多,不能谋而食肉无耻。
  醉乏令德之美,饱无用心之勤。
  常恐食浮,以为身累。
  敢烦好赐之厚,曲记初生之期。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推天禄以养才,因旧章而惠下。
  旨酒肥羜,见和平蕃衍之祥;香稻来牟,皆调节登丰之报。
  顾惟孱陋,坐食甘腴。
  况臣少也早孤,禄不及养,老而多感,忧以终身。
  赐予在前,莫施乌鸟之微志;顾瞻来事,惟有忠义之可为。
  蕞尔寸心,未知所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笏记》苏辙

  臣进擢未几,劳效未闻。
  偶缘生育之辰,遽蒙庆赐之典。
  醉酒饱德,虽喜太平之风;先事后禄,愧非崇德之义。
  黾俯图报,愧畏交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