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后集》第十八卷(苏辙·表状疏十九首)

  《栾城后集》第十八卷(苏辙·表状疏十九首)

  《汝州谢上表》苏辙

  臣辙言:伏奉诰命,差知汝州军州事,臣已于四月二十一日到任上讫者。
  论事非宜,本虞于大谴;承命出守,犹荷于宽恩。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性本迓愚,学非练达。
  顷值时乘之始,偶同汇进之余。
  由一邑之栖迟,历九年之侥幸。
  遍尘侍従,未闻毫发之劳;久处庙堂,滋见斗筲之陋。
  疏拙日惭于君父,满盈每诮于友朋。
  贪恋宠光,不知引避。
  愚而自用,言之不疑。
  寡虑直前,初独任其狂斐;干时妄作,信自取于颠隮。
  尚赖深仁,黜临善地。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尧舜相受,常怀善继之心;父母兼容,深照不逮之实。
  稍宽宪法,特许省循。
  收去干之魂,虽知甚幸;若丧家之犬,私窃自怜。
  恐惧未忘,寝兴何暇?有民与社,永知愧于明时;使过与愚,冀或收于异日。
  臣无任瞻天荷圣惶惧战越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分司南京到筠州谢表》苏辙

  臣辙言:臣前得罪,蒙恩落职知汝州,六月十二日再被告降三官知袁州。
  即治陆行趋陈留,具舟赴任,九月十日行至江州彭泽县界,复被告降授试少府监分司南京,筠州居住。
  寻拜受前行,于九月二十五日,至筠州居住讫者。
  愚守一心,漫无趋避;岁更三黜,始悟愆尤。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家传朴学,仕偶圣时。
  本无意于功名,徒自勤于翰墨。
  因时乏使,亟尘言事之班;窃食无功,复预闻政之列。
  才经九岁,遍历要涂。
  人心忌其超迁,天意恶其盈满。
  扪心自省,事犹可追;任意直前,罪所従出。
  惟暗故不明利害,惟拙故不达几微。
  以至罪积如山,命轻若发。
  荐经弹击,虽九死以犹轻;黜守幽遐,累千里而为近。
  今兹责分留务,弃置陋邦。
  不亲吏民,许追思其过咎;稍沾禄秩,俾粗免于饥寒。
  人微固无可言,恩深继之以泣。
  自违天日,分委泥涂。
  朝无为言,恩出独断。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法天广复,配地兼容。
  虽雷霆之震惊,与雪霜之严冽。
  未始绝物之命,要在厚民之生。
  故兹贱微,犹得陈述。
  如臣自处,本复何言。
  顾惟兄弟二人,迭相须为性命;江岭异域,恐遂隔于存亡。
  况复坟墓阔疏,父子离散。
  若臣家之忧患,实今世之孤穷。
  静言思之,谁可告者。
  惟有自投于君父,庶几有冀于生全。
  泣血书词,叩阍仰诉。
  生有捐躯之日,死存结草之诚。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明堂贺表》苏辙

  臣辙言:伏睹今月十九日赦书,明堂礼毕,大赦天下者。
  飨帝尊亲,古今之大典;推恩肆眚,天地之至仁。
  举此盛仪,并在今日。
  臣辙诚欢诚忭,顿首顿首。
  伏惟皇帝陛下,以仁御世,以诚事天,乾清坤宁,兵戢民阜。
  人悦故神罔不宥,物备故礼得以成。
  一享圜丘,三谒路寝。
  诚敬之心,与日兼茂;宽大之泽,靡物不蒙。
  能事既修,全福自至。
  方将享尧舜之上寿,膺成康之令名。
  民愿所同,天心是若。
  臣顷侍帷幄,稍历岁时。
  谴责之深,坐甘没齿;江湖之远,犹冀首丘。
  久蛰泥涂,闻震雷而惕若;深囚笼槛,得清风而自疑。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雷州谢表》苏辙

  臣辙言:臣先蒙恩责降分司南京,筠州居住,于今年闰二月内,又蒙恩责授化州别驾,雷州安置,已于今月五日至贬所讫者。
  谪居江外,已阅三年,再斥海滨,通行万里,罪名既重,威命犹宽。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性本朴愚,老益顽鄙,连年骤进,不知盈满之为灾。
  临出妄言,未悟颠危之已至。
  命微如发,衅积成山。
  比者陆水奔驰,雾雨烝湿。
  血属星散,皮骨仅存。
  身锢陋邦,地穷南服。
  夷言莫辨,海气常昏。
  出有践蛇茹蛊之忧,处有阳淫阴伏之病。
  艰虞所迫,性命岂常。
  念咎之余,待尽而已。
  伏惟皇帝陛下仁齐尧舜,政述祖宗。
  日月之明,无幽不烛;天地之施,有生共沾。
  怜臣草木之微,念臣犬马之旧。
  未忍视其殒毙,犹复许以生全。
  臣虽弃捐,尚识恩造,知杀身之何补,但没齿以无言。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移岳州谢状》苏辙

  得罪南迁,于今七岁。
  投窜岭表,又已四年。
  瘴疠所侵,仅存皮骨,亲属沦丧,生意几尽。
  自分必死荒徼,不复归见中原。
  岂意圣神御历,恩贷深广,不遗旧物,尚许北还。
  元子赦书,重加开宥;事出特旨,恩实再生。
  臣见具舟前往,自尔稍近华风,遂脱瘴死。
  君恩至厚,力报无由。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复官宫观谢表》苏辙

  臣辙言:昨于虔州,准告授臣濠州团练副使,岳州居住。
  臣寻乘船至鄂州,复准告授臣太中大夫、提举凤翔府上清太平宫,外州军任便居住。
  臣已望阙祗受讫者。
  谪徙南方,自分必死;恩移近地,已若再生。
  复兹旧秩之还,仍领真祠之秘。
  居従私欲,感极涕零。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禀生甚微,处世多难。
  反身自省,本欲忠孝于君亲;报国何功,粗免愧畏于俯仰。
  徒以冰炭难于同器,仇怨因而满前。
  被以恶名,指为私党。
  将杜其生还之路,遂立为不赦之文。
  前后三迁,奔驰万里。
  瘴疠缠扰,骨肉丧亡。
  闻者为臣伤心,见者为臣陨涕。
  虽百夫所聚,公议自明。
  而众楚相咻,有口谁诉。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体天地之造,坦然无私;奋尧舜之明,断然有作。
  自初践阼,即闻德音。
  内推圣母之慈仁,外照群臣之情伪。
  荐垂恩宥,至于再三。
  春雷发声,蛰户咸震。
  臣得以迟莫复睹盛明。
  顷尝卜居嵩颍之间,粗有伏腊之备。
  杜门可以卒岁,蔬食可以终身。
  生当击壤以咏圣功,死当结草以效诚节。
  至于阴阳之施,草木何酬。
  臣无任瞻望阙庭披沥肝胆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南郊贺表〈建中靖国元年十一月〉》苏辙

  臣辙言:伏睹今月二十三日,皇帝亲飨圆丘,礼成肆赦者。
  临御再期,初见上帝,神人交感,德泽旁周。
  臣辙诚欢诚忭,顿首顿首。
  伏以本朝六代八圣,承平之久,旷古所未闻。
  三年一郊,极盛之仪,有唐之成法。
  因四海来祭之广,成百神受职之文。
  推演神休,肆宥多辟。
  恭惟皇帝陛下体天地之大德,性尧舜之深仁,受命之符,本缘斯致,御世之道,亦由是隆。
  复因行礼之终,益广好生之泽。
  臣顷斥居荒服,岂意生还。
  今密迩邦畿,亟闻敷命。
  造庭称庆,虽绝望于余生;鼓腹载歌,窃有幸于今日。
  臣无任瞻天望圣踊跃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降授朝请大夫谢表〈崇宁元年〉》苏辙

  臣辙言:伏奉告降授朝请大夫,赐紫金鱼袋,差遣勋封食实封如故者。
  罪大恩宽,言者未厌。
  官高德薄,法所不容。
  尚领真祠,实出宽宪。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早尘近列,无补明时。
  下则拙于身谋,上则暗于国体。
  先朝矜其愚陋,宥以遐荒,前后七年,噶万死。
  偶真人之御历,敷大号以惟新。
  普复旧官,亟叨厚禄。
  然臣年迫衰暮,知复何为,身利退藏,顾未敢请,因循于此,黾俯自惭。
  虽复追削者五官,仍且获安于闲局,涵恩至厚,为幸已多。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以尧舜之仁,行成康之政。
  衷未忘于旧物,恩许毕其余生。
  臣谨当杜门躬耕,没齿疏食,知生成之难报,姑静默以待终。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复坟寺表》苏辙

  臣辙言:准颍昌府牒,准御笔手诏节文,应系籍宰执坟寺,昨经改正,仍并给还者。
  名书罪籍,惭负明时。
  恩念私茔,特还旧刹。
  九泉受赐,荒陇生光。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早以空疏,叨居近密。
  始终无补,愚不自量。
  恩礼误加,骤及既往。
  一被党人之目,上遗先臣之忧。
  旧恩已移,没齿何觊。
  岂谓诏恩一出,故物复还。
  丘隧绝刍牧之虞,松槚变焦枯之色。
  骨肉感涕,闾里咨嗟。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性仁无私,圣孝不匮。
  览二帝初潜之地,动一物失所之怀。
  号令所加,存没咸赖。
  臣衰病已久,报恩之日不长;子孙在前,竭忠之心未替。
  过此以往,无所裁之。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谢复官表二首》苏辙

  屏居田里,忽捧丝纶。
  恩旨非常,惊喜交至。
  臣〈中谢〉

  伏念臣向者叨尘名位,自取颠隮。
  亟蒙召归,即还旧物之厚;中虽贬夺,不失便地之安。
  衰老之余,退藏为幸。
  闭门念咎,既久谢于交游;没齿无言,盖仅同于木石。
  虽未即死,岂复干荣。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圣德日新,仁心天复,躬受八宝,推恩万方。
  朝阳一升,虽幽咸照。
  时雨既至,靡物不蒙。
  遂使死灰再然,朽骨重肉。
  顾臣筋骸已惫,不任鞭策之施;耳目俱昏,绝望清明之化。
  论报无日,荷恩则深。
  臣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

  ○其二

  诞膺八宝,承天地之休;连锡二阶,均雷雨之施,恩深难报,感极何言。
  臣〈中谢〉伏念臣忧患余生,老病兼至。
  废黜虽久,尚沾品秩之余;奉养虽微,更获耕耘之助。
  一毫以上,皆出于君恩;屡岁偷安,有惭于公议。
  复叩宠数,深属无名。
  兹盖伏遇皇帝陛下,天造曲成,圣功独运。
  深怜枯槁,重许发生。
  示人以无私之心,施德于不报之地。
  臣虽顽鄙,粗识恩私。
  筋力已衰,莫展驰驱之用;忠诚尚在,岂以生死而移。
  臣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

  《皇太后上仙慰表》苏辙

  臣辙言:伏睹今月十四日大行皇太后遗诰至颍昌府者。
  母仪沦丧,率土震惊。
  臣辙诚哀诚殒,顿首顿首。
  大行皇太后,定策艰难之中,力辞政务之要。
  功存社稷,德及生灵。
  奉讳云初,痛心罔极。
  伏惟皇帝陛下,方以天下为养,遽有终身之忧。
  孝爱兼隆,哀慕日远。
  臣久居谪籍,适此召还。
  感恩至深,奉慰无路。
  臣无任瞻望阙庭哀恸殒越之至,谨奉表陈慰以闻。
  臣辙诚哀诚殒,顿首顿首。
  谨言。

  《钦圣宪肃皇后祔庙慰表》苏辙

  臣辙言:伏闻今月二十六日钦圣宪肃皇后神主祔庙礼毕者。
  复上告终,祔姑成礼。
  悲动宸极,痛彻寰瀛。
  臣哀诚顿首顿首。
  钦圣宪肃皇后内治有光,坤元至顺。
  方艰难之际,好谋而成;迨听断之辰,退藏于密。
  奄弃万邦之养,永严七世之祠。
  伏惟皇帝陛下,仁孝自天,感慕逾等。
  舍曾闵匹夫之志,念文武创业之艰。
  深抑诚心,以幸天下。
  臣限以在外,不获奔诣阙庭。
  臣无任瞻望摧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慰以闻。

  《钦慈皇后祔庙慰表》苏辙

  臣辙言:伏闻今月二十六日,钦慈皇后神主祔庙礼毕者。
  孝不及养,永深敬爱之情;礼极追崇,亟成陵庙之制。
  臣辙诚哀诚殒,顿首顿首。
  钦慈皇后毓德仁里,作嫔皇家。
  蚤弃宫闱,未遑祎狄之盛礼;诞育仁圣,克复祖宗之旧章。
  神人共依,中外追感。
  伏惟皇帝陛下,孝恭成德,思慕终身。
  虽尽显亲之仪,未忘念母之志。
  中外瞻仰,启处不遑。
  臣限以在外,不获奔诣阙庭。
  臣无任瞻望摧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陈慰以闻。

  《大行太皇太后上仙功德疏》苏辙

  臣伏以道大难名,本无心于民上,功成即去,空结想于人间。
  贽罢枣修,禭陈祎狄。
  敢荐竺文之秘,少资天福之余。
  大行太皇太后伏愿乘佛妙因,称民善祷。
  超升彼岸,既资福于今生;降泽斯民,终未忘于故国。
  臣无任瞻望涕泗激切屏营之至,谨疏。

  《皇太后上仙功德疏》苏辙

  右臣伏以仙驭宾天,圣功在物,哀缠率土,痛切遗臣。
  伏惟大行皇太后,祖烈崇高,坤仪博厚。
  定立长之大议,宗社以安;避成功而不居,中外咸仰。
  奄弃东朝之养,倏起西方之游。
  易月有期,因山非远。
  愿假佛乘之妙,少资净土之因。
  超三界以无方,福群生于罔测。
  臣无任瞻望涕泗激切屏营之至,谨疏。

  《哲宗皇帝大祥功德疏》苏辙

  右臣伏以日月有期,祥禫成礼,甫终遏密,滋极痛伤。
  伏惟哲宗皇帝陛下,临御积年,威神在物。
  绍圣考之贵业,启华鄂之远图。
  至矣成功,尽然永慕。
  爰假佛乘之妙,少资仙驭之游。
  伏愿追列圣于九霄,齐光斗极,福遗黎于四海,等固山河。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疏。

  《天宁圣节功德疏》苏辙

  臣伏以地厚天高,取数固多于万物;尧仁舜孝,降年独永于百王。
  理虽出乎自然,事必従乎众欲。
  是用假佛乘之至妙,祝宸算之无疆。
  皇帝陛下伏愿追继祖宗之隆,度越汉唐之盛。
  恭俭以求仁而仁至,恺悌以祈福而福生。
  兼获华夷之心,大副臣民之望。
  臣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谨疏。

  《东茔老翁井斋僧疏》苏辙

  降授朝请大夫、护军、赐紫金鱼袋苏辙,伏为东茔老翁井近岁以来,泉源耗竭,人失烹饪,田失灌种,先垅攸托,中情惕然。
  今因侄孙新授广都主簿元老西归,谨请戒律僧就坟侧晨设斋转经,夜设水陆道场,以祈冥应,谨具疏如后:斋僧七人,每僧各转《妙法莲华经》一部七卷,设水陆道场一夜。
  右伏以先君太子太师,兆自东山,躬下灵宅,泉出右麓,流于西南。
  旱暵不干,霖潦不溢,实有常德,纪于耆旧。
  越自近岁,渐致枯竭。
  永惟艮坎之德,行止相寻,山下出泉,在《易》为《蒙》,蒙极必发,失其常性,厥咎在人。
  辙以愚暗,曩窃名位,积谴致罚,以累兹泉。
  今者归依佛乘,救拔众苦,伏愿道场清净,山神欢喜,泉流瀵发,草木滋润。
  居人蒙赐,茔域增固。
  伏乞三宝证知,稽首谨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