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后集》第十七卷(苏辙·表记札子状十四首)

  《栾城后集》第十七卷(苏辙·表记札子状十四首)

  《元祐七年生日谢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与闻几政,每怀尸禄之忧;时及初生,曲蒙好赐之厚。
  使华临贲,亲族增荣。
  臣辙诚惶诚恳,顿首顿首。
  伏念臣起自畎亩之微,贫无<詹瓦>石之积。
  永念属厌之戒,曾无求饱之心。
  迨玷近班,适缘乏使,不称是惧,如醉其忧。
  岂意生育之期,复烦庆赐之重。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政本于惠,礼従其隆。
  万物盛多,如《鱼丽》之时;群臣和乐,有《鹿鸣》之喜。
  斥饩牵以为馈,助燕私而不忘。
  自顾何功,敢窃大烹之养。
  誓将图报,少逃素食之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其二

  臣某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弧矢之祥,永记于生育;廪疱之赐,曲被于涣恩。
  祗荷宠灵,岂胜愧惧。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少方志学,曾藜藿之莫辞,长欲事亲,愧旨甘之不赡。
  虽居近列之宠,常怀罔极之悲,顾乏远谋,猥叨亟馈。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约于奉己,侈在养贤,躬周公吐餔之劳,服大禹恶酒之戒,特推觞豆之赐,以助室家之私。
  敢不下酌民言,助调国政,庶无复餗之患,以图报德之方。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笏记》苏辙

  臣伏蒙圣慈,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获贰文昌,再经生育。
  荐蒙庆赐之典,仰承慈惠之风。
  食浮于人,念素餐之可愧;任过其量,无令德之足观。
  欲报之心,未知所措。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元祐八年生日谢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老逢诞日,泣养亲之无従;赐出天厨,愧君恩之莫报。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生于穷陋,晚被宠荣。
  粗饭垢衣,未改生平之旧;嘉肴旨酒,每惊日食之丰。
  复缘载育之辰,曲沾驭幸之典。
  室家交庆,心口自惭。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俭以约身,优于养士。
  敕廪人而继粟,闵褐父之睨盛。
  力行旧章,以惠列辟,德非易物,泽配漏泉。
  矧兹异数之隆,非复周行之比。
  食无避难,敢忘臣子之心?志在属厌,更诵古人之戒。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谨奉表称谢以闻。

  《其二》苏辙

  臣辙言:伏蒙圣恩,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惠以饩牵,示同安于饱满;继之面蘖,思共享于和平。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念臣生自寒乡,幼被慈训。
  父笃教忠之义,母有择邻之风。
  孤苦积年,衰罢无用。
  每逢生日,私窃疚怀,敢期老病之余,获沾好赐之末。
  既醉且饱,兼喜与悲。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知臣下之劬劳,散廪庖之充积。
  谓浆或不以,而周雅作刺;食每无余,而秦风变衰。
  霈为大烹,度越前世。
  盖视如手足,俾知体貌之隆;况门有桑蓬,本效驰驱之用。
  欲图报德,誓以移忠。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笏记》苏辙

  臣伏蒙圣慈,以臣生日,特遣中使降诏书,赐臣羊、酒、米、面者。
  枉蒙寄任,空阅岁时,每遇初生,辄被好赐。
  醉酒饱德,虽喜太平之风;鸣野食苹,未展尽心之报。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

  《辞门下侍郎札子》苏辙

  臣窃睹今日内降圣旨,臣转官除门下侍郎。
  伏以执政近臣,预闻国论,可用才举,难以次迁。
  苟以先后岁月为伦,必致忝冒沉沦之议。
  况臣顷由县道擢置従官,首尾七年,历尽华贯。
  逮居丞辖之地,讫无丝发之功。
  黾勉逾年,惭负填臆。
  敢期圣眷未已,擢任愈隆。
  臣反复思之,始者既以不次度越众贤,今者又因见任迁贰元宰。
  前后侥幸,岂可常然。
  苟复冒居出纳之司,不知进退之分,公论不允,必致颠隮。
  况臣久以愚拙,误蒙矜悯,幸今命出未下,势尚可回。
  伏乞圣恩,念臣孤危,非有矫饰,特寝明命,以安微衷。
  臣无任祈天俟命激切屏营之至。
  取进止。

  《免太中大夫门下侍郎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告命,蒙恩除臣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者。
  久尘右辖,无补于时,进贰东台,有惭在列。
  言莫宣于诚意,听未感于高明。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顷以虚名误蒙收录,旋尘近侍,非有劳能。
  咀噍文词,本腐儒之事业;弹治邪枉,犯众口之憎嫌。
  及夫进贰文昌,日侍轩闼,随众出入,得失何补于万几。
  奉行文书,勉强自惭者期岁。
  此则圣主之所亲见,孤臣之所自知,岂待人言,难逃天鉴。
  敢谓超升累级,复进崇阶。
  杂用负乘,行自招于寇盗;未尝狩猎,食何取于鹑貆。
  伏望太皇太后陛下因功以举贤,选众以拔士。
  采其誉者,必考其实,听其言者,皆原其心。
  如臣空疏,自难隐伏,特追成命,以慰公言。
  使圣朝无失于用人,则臣愚若蒙于厚赐。
  臣无任祈天俟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陈免以闻。

  ○其二

  臣辙言:伏奉诰命,蒙恩除臣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者。
  喉吻之任,密侍于禁中;纶綍之行,风传于海内。
  苟用人之失当,于累上以非轻。
  臣辙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念臣西南陋儒,坟史朴学。
  非有过人之大节,惟守事君之小心。
  无其实不敢居其名,非其任不敢窃其禄。
  任历三世,年逾半生,奉以周旋,未始失坠。
  今者乃欲以寻尺之材,居栋梁之任;以斗升之量,受钟鼎之藏。
  虽欲欺君,且非本志。
  矧复躐等超累级之上,迁秩非旧比之常,靖言以思,未见其可。
  伏望皇帝陛下因任庶物,照临百官,短长各尽其宜,大小无失所养。
  必其力有余而后用,则其任逾久而常新。
  抑将多士,皆赖以安,岂惟微臣,独被其赐,愚衷已竭,天听尚回。
  臣无任祈天俟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陈免以闻。

  《谢太中大夫门下侍郎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制命,除臣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再具词免,蒙降批答不许,仍断来章者。
  黄闼之崇,惟贤是用;四品之贵,匪功弗加。
  自惭迂拙之余,并荷宠光之及。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惟太皇太后陛下,政由家出,德与性成。
  尽心与民,虽万钟无爱于国;洁身由义,虽一毫未尝取人。
  惟至清,故大臣小吏不察而盖知;惟至公,故贵戚近习不戒而自节。
  臣每因双日,护觐清光,尝恐病窳不中于规模,固陋难逃于冰鉴,方欲仰干聪听,少避众贤,敢谓未见瑕疵,尚加进擢。
  岂以其拙直无欺罔之过,而迟钝少狂躁之心,致此误恩,滥此末品。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人非求备,志在养贤。
  将欲因鲍以致管生,尊隗以招乐子。
  拔十凯五人之用,累百求一鹗之精。
  广而不遗,多故致杂。
  臣敢不仰体圣意,旁求哲人,既以宽寤寐之久劳,亦以救空疏之不逮。
  过此以往,未知所裁。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其二

  臣辙言:伏奉制命,除臣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再具词免,蒙降批答不允,仍断来章者。
  掌辖逾年,何补六曹之剧,纳言置贰,仍忝一阶之崇,虽曰次迁,要为非据。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窃以臣之事君,理先审己。
  器小受大,有满溢之祸;力薄负重,有颠覆之虞。
  臣世本寒微,技止文墨。
  向者翱翔翰苑,才殚于书诏之间;总执台纲,力尽于议论之际。
  至于参陪大政,实匪其人。
  久尔冒居,日深愧畏。
  未能谋远,常恐见讥于匹夫;有若发蒙,何以折冲于下国。
  方知难而欲退,偶进擢之非常。
  贪恋恩荣,已乖行意之义;顾瞻中外,岂无潜德之人。
  徒以天听甚高,巽命已发,循墙虽切,反汗无缘。
  上累朝廷知人之明,下愧朋友责善之实。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游神渊默,灼见群臣之情;运智密微,阴扶圣母之断。
  人惟求旧,德用日新。
  念臣嘉祐之直言,仕亦既久;识臣建元之司谏,心则无邪。
  忘其鄙凡,日加亲近。
  身非木石,犹有图报之心;恩隆父兄,当验服勤之效。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进郊祀庆成诗状》苏辙

  右臣伏睹今日十四亲飨郊庙礼成肆赦者。
  恭以莫大之仪,成于一日,无穷之泽,施及四方。
  欢声所同,和气毕应。
  伏惟皇帝陛下奉烈祖之成宪,蹈文母之训言,临御七年,慎守一德。
  人服孝慈之化,物知仁厚之心。
  神祗降休,麦禾荐熟。
  长日既至,旧章不忘。
  以为再飨明堂,未暇圜丘之大祀;躬谒皇地,久稽先帝之遗言。
  惕然不宁,述而非作。
  是用修合祭之旧,补不讲之文。
  人情所安,神意昭答。
  况复肆眚之令,一宽于冥顽;已责之恩,大弛于累絷。
  施仁于不报之地,收福于无求之中。
  臣每侍清光,略闻大旨,勉强吟咏,形容盛明。
  愧周颂二后之精深,乏唐赋三礼之广丽。
  图写天日,逢知难成;间杂风谣,犹或有取。
  谨赋皇帝郊祀庆成诗一首,谨缮写随状上进。
  轻冒宸严,臣无任惭惧激切之至,谨进。

  《免南郊加恩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诰命,以郊祀礼毕,特加臣护军,进封开国伯,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二百户者。
  幸以空疏,获陪元祀,敢祈恩霈,下逮无功。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恭以三年而郊,百礼咸至。
  上则六圣德泽,洋溢于无尽;下则四方奔走,劳苦而不辞。
  鸠工聚财,讲礼修器,经涉累岁,克举旧仪。
  斯皆恭俭足以感神,仁圣足以服众,故得事举如素,礼居不违。
  其于左右之臣,岂有纤芥之助,今当宁之美,以谦而弗居;相祀之劳,虽微而咸录。
  苟不知避,将何以安。
  伏望太皇太后陛下,上屈至恩,俯従私欲,使无劳者不得受赐,而辞宠者获遂本心。
  体天地无私之明,厉臣下有耻之节。
  聪听虽远,恳诚必闻。
  臣无任祈天俟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陈免以闻。

  ○其二

  臣辙言:伏奉诰命,以郊祀礼毕,特加臣护军,进封开国伯,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三百户者。
  叨陪祀事,已极忻荣,贪冒宠光,实增愧畏。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恭以皇帝陛下,绍统六圣,临政七年,爱敬尽于事亲。
  故道要而用博,终始念于典学,故德修而弗知。
  间者稽参古今,并享天地,人情既协,神理弗违。
  月朔以还,雨雪犹作,斋宿之际,风霾未除。
  及夫昼漏尽而天宇肃清,月几望而云物晏灿。
  执玉而进,如将弗胜,受福以归,谦不自有,众庶如堵,欢忻一词。
  此则圣性得于自然,臣下望而莫及。
  曾何误宠,横及无劳。
  伏望皇帝陛下,徇固请之诚,收已行之命。
  福胙既均于在列,名器岂宜以假人。
  益慎予夺之权,深厉廉耻之节。
  眇然微愿,冀在必従。
  臣无任祈天俟命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陈免以闻。

  《谢南郊加恩表二首》苏辙

  臣辙言:伏奉诰命,特加臣护军,进封开国伯,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二百户,寻具表辞免,蒙降批答不许,仍断来章者。
  元祀告成,灵贶昭答。
  推广乾坤之施,普沾臣子之私。
  顾惟何劳,窃冒斯宠。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伏惟太皇太后陛下母仪三世,坤载四方。
  享天下之养,而非以厚其身,揽天下之务,而非以私其族。
  培附帝业,保佑神孙。
  譬如农夫之养苗,耘锄以俟其长;玉人之作器,琢磨而望其成。
  厉之以讲学之勤,示之以听断之敏。
  导之事天,而天锡之福;训之祀地,而地应以和。
  凡下民所以知戴吾君,皆东朝有以启迪其意。
  如臣等辈,绝企光尘,虽复因时以举仪,祗令以従事,参备羽卫,进执豆笾。
  岂有劳能,坐被光宠。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因脤膰之馀庆,录左右之微勤。
  以谓承天之休,不可以专享;及物之惠,不嫌于过优。
  致此误恩,首沾近列。
  辞避无所,寝兴莫遑。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其二

  臣辙言:伏奉诰命,特加臣护军,进封开国伯,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二百户。
  寻具表辞免,蒙降批答不允,仍断来章者。
  祗相元祀,粗免弗虔。
  敢缘均福之常,妄冀及私之宠。
  重纾训语,祗益兢惭。
  臣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
  恭惟郊庙之崇,祖宗所敬,先之以宽刑薄敛,使民罔艰虞;副之以洁粢硕牲,使神无恫怨。
  民神胥协,家国用宁。
  顾臣何人,预闻庶政?裕民之意,诏令具存。
  事神之诚,威仪可效。
  乃者密侍旒冕,手荐璧琮。
  晬容穆然,而祗畏之心明;群工肃然,而吴敖之意息。
  听于舆人之诵,知有列圣之风。
  臣目睹盛仪,无《周南》之叹;位在近列,有秕前之讥。
  首被恩私,实增战越。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体二仪之博施,袭累圣之成规,霈然雨露之私,无复贤愚之间。
  勋封之锡,深愧于劳臣,田邑之加,几至于成国。
  功无毫发,恩积丘山。
  臣无任感天荷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