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集》第六十九卷(表状四十二首)

  《扬州谢到任表二首(之一)》苏轼

  臣轼言。
  伏蒙圣恩,除臣知扬州,臣已于今月二十六日到任讫者。
  支郡养疴,裁能免咎;通都移牧,自愧何功。
  屡玷恩荣,实深惭汗。
  臣某(中谢)。
  伏念臣早缘窃禄,稍习治民。
  在先帝日,已历三朝;近八年间,复忝四郡。
  平生所愿,满足无余。
  志大才疏,信天命而自遂;人微地重,恃圣眷以少安。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子惠万民,器使多士。
  以谓朝廷之德泽,付于郡县与监司。
  乃眷江淮之间,久罹水旱之苦。
  邻封二浙,饥疫相薰;积欠十年,丰凶皆病。
  臣敢不上推仁圣之意,下尽疲驽之心。
  庶复流亡,少宽忧轸。
  臣无任。

  《扬州谢到任表二首(之二)》苏轼

  一麾出守,方愧偷安;十国为连,复膺宠寄。
  恩荣既溢,惭汗靡宁。
  臣某(中谢)。
  伏念臣本以鲰生,冒居禁从。
  顷缘多病,力求颍尾之行;曾未半年,复有广陵之请。
  盖以鱼鸟之质,老于江湖之间。
  习与性成,乐居其旧。
  天从民欲,许择所安。
  恭惟皇帝陛下,钦明文思,刚健纯粹。
  天功默运,灼知万化之情;人材并收,各取一长之用。
  如臣衰朽,尚未遐遗。
  命至蹇而禄已盈,每怀忧惧;志虽大而才不副,莫报恩私。
  臣无任。

  《谢赐恤刑诏书表二首(之一)》苏轼

  臣轼言。
  伏蒙圣恩,赐臣钦恤刑狱诏书一道者。
  时令举行,虽云故事;天心恻怛,本出至诚。
  德既洽于好生,民虽死而无憾。
  臣某诚惶诚惧,顿首顿首。
  伏以刻木画地,志士不居;铄石流金,平人犹病。
  宜轸圣神之念,实为哀敬之先。

  训诰丁宁,吏民感动。
  恭惟皇帝陛下,禹汤罪己,尧舜性仁。
  以不忍人之心,行若稽古之政。
  岂止缓狱,实期无刑。
  臣敢不推广上恩,厚风俗于无犯;申严法意,消盗贼于未萌。
  少假岁时,庶空囹圄。
  臣无任。

  《谢赐恤刑诏书表二首(之二)》苏轼

  暑雨其咨,既轸小民之病;麦秋已至,复虞轻系之淹。
  祗服训词,灼知天意。

  臣某(中谢)。
  伏以仁圣之德,哀矜为先。
  常内恕以及人,故深居而念远。
  斋戒处掩,则知暴露之勤;AA56絺袢延,不忘累绁之苦。
  吏既罔懈,民知无冤。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事法祖宗,德参天地。
  凯风养物,散为扇暍之凉;灵雨应时,同沾执热之濯。
  臣敢不尽其哀敬,济以宽明。
  奉汉律之严,毋令瘐死;推慈母之意,务在平反。
  庶竭愚忠,少行德意。
  臣无任。

  《贺立皇后表二首(之一)》苏轼

  臣轼言。
  伏睹制书,今月十六日皇后受册礼成者。
  缵女维莘,伣天之妹。

  事关庙社,喜溢人神。
  中贺。
  臣闻三代之兴,皆有内助。
  二南之化,实本人伦。

  维《关雎》正始之风,具《既醉》太平之福。
  民有所恃,邦其永昌。
  恭惟皇帝陛下自诚而明,惟睿作圣。
  辑宁夷夏,德既茂于治朝;辅顺阴阳,政兼修于内职。

  既膺大庆,益广至仁。
  下逮海隅,夫妇无有愁叹;上符天造,日月为之光明。
  受禄无疆,与民同乐。
  臣无任。

  《贺立皇后表二首(之二)》苏轼

  吉日既涓,柔仪允正;谷圭往聘,象服来朝。
  (中贺。)
  臣闻周姜、任、姒之贤,位非皆极;汉阴、马、邓之贵,德或有惭。
  盛哉六礼之陈,袭此三宫之庆。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任付托之重,躬保佑之劳。
  公天下不私其亲,配宸极必先以德。
  徽音不坠,嗣成慈孝之风;仁寿无疆,坐享云来之养。
  臣限以官守,不获躬诣阙庭。
  臣无任。

  《贺坤成节表》苏轼

  臣轼言。
  岁复六壬,袭嘉祥于太史;火流七月,纪令节于诗人。
  尽海宇之含生,举欣荣于兹日。
  臣某(中贺)。
  臣闻君以民为心体,天用民为聪明。
  未有心胖而体不纾,民悦而天不应。
  故好生恶杀,是为仁寿之基;捐利与民,斯获丰年之庆。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恭俭一德,勤劳百为。
  推天覆地载之心,阜成民物;尽父教母怜之道,诲养臣邻。
  共知难报之恩,必享无疆之福。
  臣以出守淮海,无由躬诣阙庭。
  臣无任。

  《谢除兵部尚书赐对衣金带马状二首(之一)》苏轼

  蒙恩赐臣衣一对,金带一条,并鱼袋金镀银鞍辔马一匹者。
  盛服在躬,无复曳娄之叹;名驹出厩,遂忘奔走之劳。
  施重丘山,身轻毫末。
  伏念臣少贱而鄙,性椎少文。
  衣敝缊袍,未尝有耻;乘款段马,自以为安。
  岂意晚年,屡膺此宠。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绍隆景命,总揽群英。
  无竞维人,势已加于九鼎;惟德其物,恩有重于千金。
  臣敢不上体眷怀,勉思报称。
  赠绕朝之策,愧不能谋;振屈原之衣,期于自洁。
  臣无任。

  《谢除兵部尚书赐对衣金带马状二首(之二)》苏轼

  伏以在笥之珍,本出于民力;脱骖之赐,以结于士心。
  顾臣何人,屡膺此宠。

  伏念臣学本为己,材不适时。
  乘伯厚之车,虽云疾恶;束公西之带,愧不能言。

  而二年之间,三拜是赐。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心存社稷,德协天人。
  以长策驾驭四方,以盛德藩饰多士。
  故令衰朽,犹玷光华。
  岂曰无衣,盖独求于安吉;慨然揽辔,敢有志于澄清。
  臣无任。

  《谢兼侍读表二首(之一)》苏轼

  伏奉制书,除臣守兵部尚书兼侍读者。
  重地隆名,不择所付;清资厚禄,以养不才。
  (中谢。)
  伏念臣以草木之微,当天地之泽。
  七典名郡,再入翰林;两除尚书,三忝侍读。
  虽当世之豪杰,犹未易居;矧如臣之孤危,其何能副。
  恭惟皇帝陛下,圣神格物,文武宪邦。
  重离继明,保烦爝火之助;大厦既构,尚求一木之支。
  而臣白首复来,丹心已折。
  望西清之帷幄,久立彷徨;闻长乐之鼓钟,悦如梦寐。
  莫报丘山之施,犹贪顷刻之荣。
  臣无任。

  《谢兼侍读表二首(之二)》苏轼

  流汗恩荣,再辞莫获;强颜衰朽,一节以趋。
  臣轼中谢。
  恭惟先帝复六卿之名,本欲后人识三代之旧。
  古今殊制,闲剧异宜。
  武选隶于天官,兵政总于枢辅。

  故司马之职,独省文书;而师氏之官,职在论说。
  命臣兼领,圣意可知。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约己裕民,忘家忧国。
  知先王之兵,必本于道德,故以儒臣为七兵;知人主之学,必通于民情,故自郡守为五学。
  而臣迂疏,不可强合。
  早缘衰病,难以久居。
  终当自效于所长之间,或可报恩于未死之日。
  臣无任。

  《进郊祀庆成诗表》苏轼

  伏睹今月十四日郊祀礼成者。
  亲奠璧琮,始见天地。
  兼陈祖宗六庙之典,参用汉唐三代之文。
  夷夏来同,人神允答。
  臣某(中贺)。
  恭惟皇帝陛下,聿追来孝,对越在天。
  外修神考之文章,内服文母之慈俭。
  四方观礼,百辟宅心。
  雪止风恬,验神祗之来飨;云黄岁美,知丰凶之在天。
  臣以艺文,入侍帷幄。
  考事而知天意,陈诗以达民言。
  虽无足观,亦各其志。
  臣无任瞻天望圣惭惧屏营之至。

  所撰《郊祀庆成诗》一首,谨缮写陈表,上进以闻。

  《谢除两职守礼部尚书表(之一)》苏轼

  伏蒙圣恩,除臣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守礼部尚书者。
  衰年自引,久抱此心。
  异数并加,实为非意。
  辞不获命,愧何以堪。
  臣轼中谢。
  窃惟以殿命官,本缘麟趾之旧;因时修废,近正金华之名。
  历代所荣,于今为甚。
  自元丰之末,官制以来,若非身兼数器之人,未有名冠两职之重。
  而况秩宗之任,邦礼是司。

  岂臣迂愚,所当兼领。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忧深社稷,虑极安危。
  求忠臣于愚直之中,论治道于文字之外。
  知臣难进而易退,或非患失之鄙夫。
  故授以礼乐清闲之司,使专于论说琢磨之事。
  此恩难报,愿输岁月之勤;度己所宜,终遂江湖之请。
  臣无任。

  《谢除两职守礼部尚书表(之二)》苏轼

  备员西学,已愧空疏;易职东班,尤惊忝冒。
  遂领宗卿之事,并为儒者之荣。

  臣轼(中谢)。
  始臣之学也,以适用为本,而耻空言;故其仕也,以及民为心,而惭尸禄。
  乃者屡请治郡,兼乞守边。
  欲及残年,少施实效。
  而有志莫遂,负愧何言。
  今乃以文字为官常,语言为职业。
  下无所见其能否,上无所考其幽明。
  循省初心,有靦面目。
  故于拜恩之日,少陈有益之言。
  孔子曰:“一言可以兴邦。”
  而孟子亦曰:“一正君而天下定。”
  昔汉文帝悦张释之长者之言,则以德化民,辅成刑措之功;而孝景帝入晁错数术之语,则以智驭物,驯致七国之祸。
  乃知为国安危之本,只在听言得失之间。
  恭惟皇帝陛下,即位以来,学如不及。
  问道八年,寒暑不废。
  讲读之官,谈王而不谈霸,言义而不言利。
  八年之间,指陈文理,何啻千万,虽所论不同,然其要不出六事。
  一曰慈,二曰俭,三曰勤,四曰慎,五曰诚,六曰明。
  慈者,谓好生恶杀,不喜兵刑。
  俭者,谓约己省费,不伤民财。

  勤者,谓躬亲庶政,不迩声色。
  慎者,谓畏天法祖,不轻人言。
  诚者,谓推心待下,不用智数。
  明者,谓专信君子,不杂小人。
  此六者,皆先王之陈迹,老生之常谈。
  言无新奇,人所忽易。
  譬之饮膳,则为谷米羊豕,虽非异味,而有益于人;璧之药石,则为耆术参苓,虽无近效,而有益于命。
  若陛下信受此言,如御饮膳,如服药石,则天人自应,福禄难量,而臣等所学先王之道,亦不为无补于世。
  若陛下听而不受,受而不信,信而不行,如闻春禽之声,秋虫之鸣,过耳而已。
  则臣等虽三尺之喙,日诵五车之书,反不如医卜执技之流,簿书奔走之吏,其为尸素,死有余诛。
  伏望陛下一览臣言,少留圣意,天下幸甚。

  《谢赐对衣金带马状二首(之一)》苏轼

  蒙恩赐衣一对,金带一条,并鱼袋金镀银鞍辔马一匹。
  服官奠篚,响动佩章;圉士效牵,光生鞯策。
  伏以三赐之重,莫隆于车马;五采之贵,兼施于衣裳。
  汝必有功,服之无攵。
  而臣衰年弱干,固难强于驰驱;枯木朽株,本不愿于文绣。

  宠加意外,愧溢颜间。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因能任官,称物平施。
  操名器以励士,上有诚心;正衔勒以驭人,下无遗力。
  臣敢不思称其服,益励阙躬。
  虽愧立朝,乏能言之近用;犹希辨道,输老智于暮年。
  臣无任。

  《谢赐对衣金带马状二首(之二)》苏轼

  蒙恩赐衣一对,金带一条,并鱼袋金镀银鞍辔马一匹。
  服章在笥,贲及衰残;衔勒过庭,喜先徒御。
  伏以物生有待,天施无穷。
  草木何知,冒庆云之渥采;鱼虾至陋,借沧海之荣光。
  虽若可观,终非其有。
  妻孥相顾,惊屡致于匪颁;道路窃窥,或反增于指目。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聪明齐圣,陈锡载周。
  含垢匿瑕,而察于求贤;卑宫菲食,而侈于养士。
  士岂轻于千里,念非其人;言有重于兼金,当思所报。
  臣无任。

  《笏记二首(之一)》苏轼

  荣兼两职,宠与六卿。
  岂伊衰朽之余,有此遭逢之异。
  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坤元利正,天造无私。
  靡求备于一人,将曲成于万物。
  文章小技,纵有效于涓埃;草木微生,终难酬于雨露。

  《笏记二首(之二)》苏轼

  升荣秘殿,列职西清。
  并此光华,付之衰朽。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刚健纯粹,缉熙光明。
  曲搜已弃之材,将建无穷之业。
  顾惭浅陋,将何补于圣明;惟有朴忠,誓不回于生死。
  臣无任。

  《定州谢到任表》苏轼

  兵民重寄,本御侮以折冲;疆场久安,但坐啸而画诺。
  才微禄厚,恩重命轻。

  臣轼(中谢)。
  伏念臣一去阙庭,三换符竹。
  坐席未暖,召节已行。
  筋力疲于往来,日月逝于道路。
  未经周岁,复典两曹。
  朝廷非不用臣,愚蠢自不安位。
  所宜窜逐,更冒宠荣。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离明正中,乾健独运。
  追述东朝之遗意,收此散材;眷言西学之旧臣,付之善地。
  致此衰朽,尚未弃捐。
  臣敢不勤恤民劳,密修边备。
  苟无大过,以及期年。
  渐还鱼鸟之乡,以毕桑榆之景。
  臣无任。

  《慰正旦表》苏轼

  嗣岁将兴,虽有作新之庆;旧谷既没,共深追远之思。
  凡在照临,举增怀慕。

  臣轼(中谢)。
  恭惟皇帝陛下,道跻尧、禹,行比骞、参。
  方受图于二朝,明发不寐;念御帘于双日,孝思奈何。
  幸宽罔极之哀,少副有生之望。
  臣限以官守,不获躬诣阙庭。
  臣无任。

  《谢赐历日表》苏轼

  夙颁温诏,宠拜新书。
  吏得承宣,民知早晚。
  臣轼(中谢)。
  臣闻言天道者有数,故闰以正时;训农事者在人,则王无罪岁。
  岂独典常之旧,必存忠利之心。

  恭惟皇帝陛下,辅相财成,聪明时宪。
  居德刑于冬夏,意与天同;暨声教于朔南,责在臣等。
  敢不时使薄敛,思患预防。
  勤恤鳏孤,幸流亡之尽复;兼明威惠,庶戎夏以皆安。
  臣无任。

  《慰宣仁圣烈皇后山陵礼毕表》苏轼

  恭闻今月七日,大行宣仁圣烈太皇太后山陵礼毕者。
  日月有时,义当即远;雨露既降,思则无穷。
  遥知穆穆之光,尚起皇皇之望。
  臣轼中谢。
  恭惟皇帝陛下,道循祖德,德契天心。
  大哉孔子之仁,泫然流涕;至矣显宗之孝,梦若平生。
  愿宽舜慕之心,少副尧封之祝。
  臣限以官守,不获躬诣阙庭。
  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慰宣仁圣烈皇后祔庙礼毕表》苏轼

  恭闻今月十七日,宣仁圣烈皇后升祔礼毕者。
  反寝而虞,既尽饰终之典;宅神于庙,益隆追远之思。
  凡在照临,举增悲慕。
  臣轼中谢。
  窃以六朝继圣,并传家法之余;三后御帘,高出古人之右。
  逮此登配,廓然永怀。
  恭惟皇帝陛下,奉顺母慈,表章坤德。
  四谥哀荣之诏,简策有光;数诗挽饯之音,道涂垂涕。
  日月云遂,典礼告成。
  愿宽无益之悲,少副有生之望。
  臣限以官守,不获躬诣阙庭。

  无任瞻天望圣激切屏营之至。

  《谢赐衣袄表》苏轼

  十一月九日,翰林医官王宗古至,伏蒙圣慈传宣存问,赐臣等敕及初冬衣袄者。
  齐官三服,已宽卒岁之忧;汉札十行,更佩先春之暖。
  恩均吏士,声动华夷。

  臣轼(中谢)。
  伏以《礼》著始裘,《诗》歌无褐。
  边陲更戍,本为臣子之常;朔易早寒,特轸圣神之念。
  惟德其物,岂曰无衣。
  恭惟皇帝陛下,广运聪明,力行恭俭。
  威风旁振,方战栗于天骄;温诏下融,遂流澌于河冻。
  既无功而坐食,实有愧于解衣。
  敢不推广朝廷之仁,益收冻馁;申严祖宗之法,少肃惰偷。
  庶收汗马之劳,以解濡鹈之诮。
  臣无任。

  《到惠州谢表》苏轼

  先奉告命,落两职,追一官,以承义郎知英州军州事,续奉告命,责授臣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已于今月二日到惠州公参讫者。
  仁圣曲全,本欲畀之民社;群言交击,必将致之死亡。
  尚荷宽恩,止投荒服。
  臣轼(中谢)。
  伏念臣性资褊浅,学术荒唐。
  但信不移之愚,遂成难赦之咎。
  迹其狂妄,久合诛夷。
  方尚口乃穷之时,盖擢发莫数其罪。
  岂谓天幸,得存此生。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以大有为之资,行不忍人之政。
  汤网开其三面,舜干舞于两阶。
  念臣奉事有年,少加怜愍。
  知臣老死无日,不足诛锄。
  明降德音,许全余息。
  故使虺AA57之马,犹获盖帷;觳觫之牛,得违刀几。
  臣敢不服膺严训,托命至仁;洗心自新,没齿无怨。

  但以瘴疠之地,魑魅为邻;衰疾交攻,无复首丘之望。
  精诚未泯,空余结草之忠。

  臣无任。

  《到昌化军谢表》苏轼

  今年四月十七日,奉被告命,责授臣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臣寻于当月十九日起离惠州,至七月二日已至昌化军讫者。
  并鬼门而东骛,浮瘴海以南迁。
  生无还期,死有余责。
  臣轼(中谢)。
  伏念臣顷缘际会,偶窃宠荣。
  曾无毫发之能,而有丘山之罪。
  宜三黜而未已,跨万里以独来。
  恩重命轻,咎深责浅。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尧文炳焕,汤德宽仁。
  赫日月之照临,廓天地之覆育。
  譬之蠕动,稍赐矜怜;俾就穷途,以安余命。
  而臣孤老无托,瘴疠交攻。
  子孙恸哭于江边,已为死别;魑魅逢迎于海上,宁许生还。
  念报德之何时,悼此心之永已。
  俯伏流涕,不知所云。
  臣无任。

  《提举玉局观谢表》苏轼

  臣先自昌化军贬所奉敕移廉州安置,又自廉州奉敕授臣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居住,今行至英州,又奉敕授臣朝奉郎提举成都府玉局观在外州军任便居住者。
  七年远谪,不自意全,万里生还,适有天幸。
  骤从缧绁,复齿缙绅。
  臣轼(中谢)。

  伏念臣才不逮人,性多忤物。
  刚褊自用,可谓小忠;猖狂妄行,乃蹈大难。
  皆臣自取,不敢怨尤。
  会真人之勃兴,与万物而更始。
  而臣独在幽远,最为冥顽。
  迨兹起废之初,倍费生成之力。
  终蒙记录,不遂弃捐。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正位龙飞,对时虎变。
  神武不杀,岂非受命之符;清净无为,坐获消兵之福。
  聪明不作,邪正自分。
  使臣得同草木之微,共沾雷雨之解。
  臣敢不益坚素守,深念往愆。
  没齿何求,不厌饭蔬之陋;往棺未已,犹怀结草之忠。
  臣无任。

  《慰皇太后上仙表》苏轼

  伏睹正月十四日,大行皇太后遗诰者。
  恸发六宫,悲缠九土。
  奉讳哀殒,不知所云。
  臣轼(中谢)。
  大行皇太后,德冠三朝,化行四海。
  独决大策,措天下于泰山之安;退避东朝,复明辟为万世之法。
  奄终寿禄,莫晓天心。
  恭惟皇帝陛下,仁孝自天,哀伤过礼。
  惟圣达节,岂复行曾、闵之难;以民为心,则当法舜、禹之大。
  愿少宽于追慕,庶下答于臣民。
  臣以外郡居住,不获奔赴阙庭,无任哀痛陨越之至。

  《代普宁王贺冬表》苏轼

  七日来复,阳既进而岁功成;八风不奸,乐已调而君道得。
  惟圣在御,与天同符。
  恭惟皇帝陛下,嗣守洪基,丕承先志。
  法《小毖》以求助,期《既醉》之太平。
  渊默临朝,顺阳道之消长;清净为治,俾物类以昭苏。
  受福无疆,成功不宰。
  臣猥以暗弱,仰荷诲怜。
  敢先百辟之朝,以祝万年之寿。

  《谢御膳表》苏轼

  臣伏蒙圣恩,特赐宽假将理。
  今月七日,又再蒙中使临赐御膳,问其治疗之增损,督以朝参之日辰。
  臣下履渊冰,上负芒刺。
  蹄涔虽小,能延两耀之光;寸草何知,莫报三春之泽。
  正使豚鱼幽陋,木石坚顽。
  亦将激励忘躯,奔走赴职。

  而臣尚有无厌之请,敢守不移之愚。
  在法当诛,原情可悯。
  实以负薪之疾,积有岁时;勿药之祥,恐非旦夕。
  终愿江淮之一郡,以安犬马之余生。
  尚冀此身,未填沟壑。
  期于异日,别效涓埃。

  《代滕达道景灵宫奉安表》苏轼

  衣冠出游,巍乎宫阙之盛;祖考来格,灿然日月之明。
  新礼光前,弥文范后。

  继以作解之雷雨,仍收绘像之子孙。
  耸观华夷,沦浃枯朽。
  窃以祀无丰疏,祭不欲昵。
  自仁率亲,故同宫而合享;惟圣作则,实考古而便今。
  庶民子来,五福交应。
  蔚山河之增气,纷岳渎以来朝。
  仙木蟠根,五圣既联于龙衮;灵芝擢秀,九茎复出于斋房。
  皇帝陛下舜孝格天,尧文冠古。
  损益汉唐之典故,润色祖宗之规摹。
  寿考万年,永作人神之主;本支百世,共承宗庙之休。
  臣出守远方,阻观盛礼。
  会祠坛下,莫睹烨然之光;留滞周南,窃兴命也之叹。

  《代滕达道湖州谢上表》苏轼

  郡压五湖,城交二水。
  既先世旧居之地,亦年少初仕之邦。
  父老纵观,不谓微臣之尚在;吏民感涕,共知洪造之难酬。
  (中谢。)
  臣闻忠臣可使死封疆,而不能受无根之谤议。
  志士本不求富贵,而不能安有道之贱贫。
  况臣早蒙希世之恩,常有捐躯之意。
  岂容暧昧,略不辨明。
  然疑似之难知,实古今之通患。
  汉文帝,贤君也,而不能信贾生之屈;尹吉甫,慈父也,而不能雪伯奇之冤。
  此小人谮夫所以得志而欺天,忠臣孝子所以抱恨而入地。
  况臣结累朝之深怨,无半面之先容。

  而诉章朝闻,恩诏夕下。
  历数千载,唯臣一人。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妙物言神,睿思作圣。
  谓天盖远,以穷呼而必闻;如日之明,虽浸润而不受。
  念兹七年之厄,收之九死之余。
  臣敢不更励初心,驯图后效。
  老当益壮,未甘结草之幽途;死且不辞,尚欲据鞍于前殿。

  《同天节功德疏表》苏轼

  伏以累圣储休,上天垂佑。
  乃逢纯乾之月,肇兴出震之祥。
  恭惟皇帝陛下,以尧舜生知之资,承祖宗积治之庆。
  《大有》上吉,天人之助已明;《既醉》太平,圣贤之福诚备。
  至于臣子之私愿,是为草木之微情。
  幸同海表之民,共罄封人之祝。

  《上皇帝贺正表》苏轼

  东方发律,气迎万物之新。
  南面受图,礼勤三朝之始。
  惟圣时宪,自天降康。

  恭惟皇帝陛下,文武生知,圣神天纵。
  旧邦新命,既光启于前人;大德小心,以昭事于上帝。
  臣久尘从橐,外领藩符。
  敢倾葵藿之心,仰献松椿之寿。

  《杭州贺冬表二首(之一)》苏轼

  月临天统,首冠于三正;气应黄钟,复来于七日。
  君道浸长,阳德光亨。
  恭惟皇帝陛下,清明在躬,仁孝遍物。
  垂衣南面,天何言而四时成;问孝西清,日将旦而群阴伏。
  蛮夷奔走,年谷顺成。
  岂惟四海之欢心,自识三灵之阴赞。
  臣祗膺诏命,恪守郡符。
  身虽在于江湖,颜不忘于咫尺。
  敢同率土,惟祝后天。

  《杭州贺冬表二首(之二)》苏轼

  消长有时,候微阳之来复;贤愚同庆,知君子之汇征。
  德化所加,神人并应。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睿明天纵,慈俭身先。
  振海岳以不倾,地无私载;顺阴阳之自化,天且不违。
  成功已陋于汉、唐,论德盖高于任、姒。
  黄云可望,共沾至治之祥;彤史何知,莫赞无为之德。
  臣备员法从,祗役海隅。
  东阁拜章,阻陪于百辟;南山献寿,徒颂于万年。

  《上皇帝贺冬表》苏轼

  《易》称来复,盖知天地之心;《礼》戒无为,以待阴阳之定。
  恭惟皇帝陛下,尧仁冠古,舜孝通神。
  种德兆民,躬行文景之俭;游心六艺,灼知周孔之情。

  人既和而岁自丰,天不违而寿无极。
  臣久缘衰病,待罪江湖。
  莫瞻北极之光,但罄南山之祝。

  《上太皇太后贺正表》苏轼

  尧历授时,夏正建统。
  气迎交泰之会,祥应重明之朝。
  恭惟太皇太后陛下,道无能名,德博而化。
  天人所助,本羲《易》之《益》、《谦》;慈俭不居,得老氏之三宝。
  时逢吉旦,福集清宫。
  臣职守江湖,心驰象魏。
  天威咫尺,想闻清跸之音;眉寿万年,远奉称觞之庆。

  《举黄庭坚自代状》苏轼

  蒙恩除臣翰林学士。
  伏见某官黄某,孝友之行,追配古人;瑰玮之文,妙绝当世。
  举以自代,实允公议。

  《英州谢上表》苏轼

  罪盈义绝,诛九族以犹轻;威震怒行,置一州而大幸。
  惊魂方散,感涕徒零。

  伏念臣草芥贱儒,岷峨冷族。
  袭先人之素业,借一第以窃名。
  虽幼岁勤劳,实学圣人之大道;而终身穷薄,常为天下之罪人。
  先帝念臣于众怒必死之中,陛下起臣于散官永弃之地。
  恩深报蔑,每忧天地之难欺;福眇祸多,是亦古今之罕有。

  自悲弃物,犹欲吁天。
  惟上圣纂宗庙之图,方太母听帘帷之政。
  招延俊乂,登进老成。
  何期章句之謏才,使掌丝纶之要职。
  凡一时黜陟进退之众,皆两宫威祸赏福之公。
  既在代言,敢思逃责。
  苟不能敷扬上意,尊朝廷于日月之明,则何以耸动四方,鼓号令于雷霆之震。
  固当昭陈功罚,直喻正邪。
  岂臣愚敢有于私心,盖王言不可以匿旨。
  当昔之天夺其魄,但谓守官;今日之臣肆其言,期于必戮。

  赖父母之深悯,免子弟之偕诛。
  罪虽骇于听闻,怒终归于宽宥。
  不独再生于东市,犹令尸禄于南州。
  累岁宠荣,固已太过。
  此时窜责,诚所宜然。
  瘴疠炎陬,去若清凉之地;苍颜素发,谁怜衰暮之年。
  恩重丘山,感藏骨髓。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知惟天锡,行自生知。
  巍巍继大圣之神休,孜孜尽二宫之孝养。
  深原心迹,曲示哀矜。
  臣实何人,恩常异众。
  在先朝偶脱其诛戮,故此日复烦于典刑。
  顽戾如斯,生存何面。
  臣敢不噬脐悔过,吞舌知非。
  革再三不改之愆,庶万一善终之望。
  杀身莫喻,敢怀穷困之忧;守土非轻,尚畀遐荒之俗。
  倘沐先朝之化,永惟结草之忠。
  臣无任。

  《移廉州谢上表》苏轼

  使命远临,初闻丧胆。
  诏词温厚,亟返惊魂。
  拜望关庭,喜溢颜面。
  否极泰遇,虽物理之常然;昔弃今收,岂罪余之敢望。
  伏膺知幸,挥涕无从。
  (中谢。

  )伏念臣倾以狂愚,遽遭谴责。
  荷先帝之厚德,宽萧律之重诛。
  投彼遐荒,幸逃鼎镬。
  风波万里,叹衰病以何堪;烟瘴五年,赖喘息之犹在。
  怜之者谓之已甚,嫉之者恨其太轻。
  考图经止曰海隅,其风土疑非人世。
  食有并日,衣无御冬。
  凄凉百端,颠踬万状。
  恍若醉梦,已无意于生还;岂谓优容,许承恩而近徙。
  虽云侥幸,实有夤缘。
  此盖伏遇皇帝陛下,道本生知,性由天纵。
  旧劳于外,爰及小人之依;堪家多艰,鉴于先帝之德。
  奉圣母之慈训,择正人而与居。
  凡有嘉谋,出于睿断。
  悯臣以孤忠援寡,察臣以众忌获愆。
  许以更新,庶使改过。
  天地有造化之大,不能使人之再生,父母有鞠育之恩,不能全身于必死。
  报期碎首,言岂渝心。
  濯于淤泥,已有遭逢之便;扩开云日,复观于变之时。
  此生敢更求荣,处世但知缄默。
  臣无任。

  《谢复赐看坟寺表》苏轼

  名书罪籍,惭负明时;思念私茔,特还旧刹。
  九泉受赐,荒陇生光。
  伏念臣早以空疏,叨居近密。
  始终无补,愚不自量。
  恩礼误加,骤及既往。
  一被党人之目,上遗先臣之忧。
  旧恩已移,没齿何觊。
  岂谓诏书一出,旧物复还。
  山陇绝刍牧之虞,松槚变焦枯之色。
  骨肉感涕,里巷咨嗟。
  伏遇皇帝陛下,性仁无私,圣孝不匮。
  览二帝初潜之地,动一夫失所之怀。
  号令所加,存殁咸赖。
  臣衰病已久,报国之日不长;子孙在前,教忠之心未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