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与李瓶儿

  李瓶儿也是西门庆较为宠爱的妾,特别是她怀孕到孩子出生的那一段时间,潘金莲更是坐立不安,经常在院子里指桑骂槐讥讽嘲骂李瓶儿,当李瓶儿临盆时,众人慌乱不迭,唯独她一个人说风凉话儿:“一个婚后老婆,汉子不知见过了多少,也一两个月才生胎,就认做是咱家孩子?我说差了?若是八月里孩儿,还有咱家些影儿;若是六月的,踩小板凳儿糊险神道──还差着一帽头子哩!失迷了家乡,那里寻犊儿去?”比及听到西门庆不住夸李瓶儿的孩子:你长大了做官好做文官,莫要象你爹一样做武职。

  虽然兴头,却不尊重。她又气愤不已:“没廉耻、弄虚脾的臭娼根,偏你会养儿子!也不曾经过三个黄梅、四个夏至,又不曾长成十五六岁,出幼过关,上学堂读书,还是个水泡,与阎罗王合养在这里的,怎见的就做官,就封赠那老夫人?怪贼囚根子,没廉耻的货,怎的就见的要做文官,不要象你!”又因为李瓶儿愈发受西门庆宠幸,她一个“青春妇人”,如何经得住这空房死守?于是设计害死李瓶儿的儿子,(潘金莲见李瓶儿有了官哥儿,西门庆百依百随,要一奉十,故行此阴谋之事,驯养此猫,必欲唬死其子,使李瓶儿宠衰,教西门庆复亲于己。

  就如昔日屠岸贾养神獒害赵盾丞相一般。正是:花枝叶底犹藏刺,人心怎保不怀毒。——金瓶梅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潘金莲见孩子没了,每日抖擞精神,百般称快”,不久李瓶儿也因悲伤过度而死,她一个人更是“霸拦着汉子”连西门庆去别的房一日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