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误-出自《集外集拾遗补编》

  正误〔1〕

  第十期《莽原》上错字颇多,实在对不起读者。现在择较为重要的作一点正误,将错的写在前面,改正的放在括弧内,以省纸面。不过稿子都已不在手头,所以所改正的也许与原稿偶有不合;这又是对不起作者的。至于可以意会的错字和标点符号只好省略了。第十一期上也有一点,就顺便附在后面。 七月三日,编辑者。

  第十期
  《弦上》:

  诗了  (诗人了)

  为聪明人将要  (为聪明人,聪明人将要)

  基旁  (道旁)

  《铁栅之外》:

  生观  (人生观)

  像是  (就是)

  刺刃  (刺刀)

  什么?感化  (什么感化?)

  窥了了  (窥见了)

  完得  (觉得)

  即将  (即时)

  集!  (集合)

  《长夜》:

  猪蓄  (潴蓄)

  《死女人的秘密》:

  那过  (那边)

  奶干草  (干草)

  狂飚过是  (狂飚过去)

  那么爱道  (那么爱过)

  那些住  (那些信)

  正老家庭的书棹单,出的  (正如老家庭的书棹里拿出的)

  如带一封  (如一封)

  术儒  (木偶)

  《去年六月的闲话》:

  六日,日记  (六月的日记)

  《补白》:

  早怯  (卑怯)

  有战  (有箭)

  很牙  (狼牙)

  打人脑袋  (打人脑袋的)

  不觉事  (不觉得)

  《正误》:

  刃  (刃)

  第十一期
  《内幕之一部》:

  中人的  (中国人的)

  枪死鬼  (抢死鬼)

  《短信》:

  近于流  (近于硫)

  下为  (为)

  为崇  (尊崇)

  【注解】

  〔1〕 本篇最初刊于一九二五年七月十日《莽原》周刊第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