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万章章句下·第五节读解

作者:佚名

  上一章孟子回答万章,关于为诸侯做官的事,这一章里孟子又作了深入的探讨。做官,是人的一种理想,有的人想做官,有的人则想经商,还有的人想去从事其它各种各样的职业,所以,历来解释孟子这段话的人都误解了孟子。他们认为孟子向中国知识阶层灌输了一种苟且偷生,不在其位不议其政的明哲保身哲学,阻碍了中国政治思想的发展。其实不然,大部分人们之所以要想做官,是有一定的政治抱负,只有一小部分是为了名誉和财富。为了名誉的人,不惜花费重金求得一官半职;为了财富的人,是相信“升官发财”这句俗话,认为做了官就可以敛财而致富。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古今中外,这两种人当官都是当不长久的。因为他们的动机不对,做官后的行为方式也就不对,所以他们从事这个职业注定是要失败的。孔子之所以做了几回小吏,是因为贫穷,之所以做了大官——鲁国的司寇,是因为政事需要他。而孔子是没有当官的欲望的,他有的只是普及全民教育的抱负。因此,孟子认为,如果仅仅是因为贫穷而去做官,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政治抱负,而没有政治抱负的人,做个小官也就行了。因为没有政治抱负的人,其从政的行为方式就不可能是正确的,而不正确的从政的行为方式,将会使政事更加混乱。想做大官?那只是为了名誉和财富罢了。而仅仅是为了名誉和财富而做官的人,实际上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这种人能做大官吗?

  关于“位卑而言高”,在《论语·泰伯》中孔子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两句话意思很相同,要做事就必然要有一定的职位,才能发挥自己的才智。只有在这个职位上,才能真正知道这个职位的权利与责任。如果不在这个职位上也就谈不上真正了解这个职位的权利与责任。如果不了解这个职位上的权利与责任,怎么能评判它的是非曲直呢?所以,不在其位,就不要去谋其政。

  因此,做官与否,经商与否,或不论做什么职业,都要遵守这个职业的行为规范,才能选择到最佳行为方式,才能获得成功。

原文

  孟子曰:“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娶妻非为养也,而有时乎为养。为贫者,辞尊居卑,辞富居贫。辞尊居卑,辞富居贫,恶乎宜乎?抱关击柝。孔子尝为委吏矣,曰‘会计当而已矣’。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位卑而言高,罪也;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