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纤纤简介

  姓名:金纤纤
  生卒年月:不详
  朝代:清朝
  籍贯:苏州
  职业:梦想家
  主要著作:《闺中杂咏》

  金纤纤是古代女诗人中最为神奇的一位。说她神奇,是因为她的写诗方式跟其他人不一样,她喜欢在梦里搞创作。比如,她梦见闺房窗前挂着的风铃被风吹响,恰好还听到远处传来孩童的卖花声,醒来的时候,就根据梦里的记忆创作一首诗:“风铃寂寂曙光新,好梦惊回一度春;何处卖花声太早,晓妆催起画楼人。”再比如,她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晚上就做不开心的梦,转天就创作一首诗:“膏残灯尽夜凄凄,梦淡如烟去往迟;斜月半帘人不见,忍寒小立板桥西。”像这样的诗,金纤纤一个月至少创作十几首,还不带重样的。坊间传说,金纤纤在她短短的一生,所作的任何一件事都与梦有着不解之缘。这确实让人拍案称奇。

  乾隆三十五年春天,苏州“金记绣庄”的老板娘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天她梦见一群仙女在云端,突然向她怀里撒下一束美丽无比的彩丝,之后老板娘腹部一阵巨痛,随即产下一名女婴。此女体质纤弱,故取名纤纤。父母为了让这位掌上明珠强壮起来,用尽各种滋补方法,什么营养药高级补品吃了不计其数,但效果甚微。结果纤纤还是那样纤,弱不禁风、柔若无骨,风大了都不敢出门。十几岁时,恰逢诗坛大佬袁枚(注一)倡导“闺阁文学”,在江南一带招收文艺特长生。金纤纤报名参加,历经海选——初试——复试三个阶段的考核,金纤纤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袁枚录取,成为袁老师门下十三位女学生中最被看好的一位。这次难忘的经历,增长了金纤纤的人生阅历,她的文化水平直线上升,诗也写的越来越好。

  前文说过,金纤纤比较纤。骨瘦磷峋的样子很像梅花的梅骨,而恰巧她最爱梅花。父母投其所好,就在她闺房周围种植了大片梅林。没事的时候,金纤纤就在梅林里散步,回到闺房里就做跟梅花相关的梦。有一次,她醒来之后写下一首梅花诗:“理骨青山后望奢,种梅千树当生涯;孤坟三尺能来否?记取诗魂是此花。”这首诗写完之后,金纤纤自己吓一跳,“孤坟”和“诗魂”,这样词出现在诗中,她似乎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而这首梅花诗后来也真的应验了诗中弥漫的那种死亡气息,并不是没有来由的。金纤纤的梦做的是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奇异,人也变得越越来越神经了。

  十五岁的一个春天,金纤纤“梦”来了一位如意郎君。她梦见一个人独行在雾气茫茫的原野之上,眼前忽然出现一片竹林,见一年轻书生在林中朗朗读书,不禁大喜。书生见金纤纤亭亭玉立,立刻放下手中书,背起她一路狂奔,来到阳光灿烂的地方。梦醒之后,金纤纤春心荡漾,觉得这是一喜兆,就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位玉面书生早日出现。没多久,父母就给金纤纤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临县的一名富家公子。金纤纤别的没记住,只记得对方姓吴名字里有个竹字。于是自言自语道:“梦里竹林的玉面书生也许出现,真是上天垂青,这回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这年秋天,金纤纤隆重出嫁。入了洞房之后,盖头被一人揭开,金纤纤定睛一看,哇塞!太神奇了。对面的如意郎君,不正是梦中竹林里的玉面书生么?大喜之下,立即关灯睡觉,不亦快哉。婚后小俩口和谐美满、举案齐眉,玩浪漫的同时,金纤纤丝毫没耽误诗歌创作。

  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金纤纤跟老公在床上休憩。金纤纤梦见自己举着线轴在绿色的草地上奔跑,遍地是五颜六色的野花,还有无数蝴蝶缠缠绵绵翩翩飞。这时她发现,天空中飘着的风筝突然变成了老公,被一阵大风吹的无影无踪……金纤纤在梦中哭醒,老公闻声赶来询问情况。金纤纤说:“我梦见风筝变成你,被一阵大风吹走了。”老公说:“我飞的再高,线轴不还是在你手里么?这根线很结实,就是十级台风也刮不断。”听老公这么说,金纤纤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后金纤纤心里还是觉得别扭,烦乱之下提笔创作一首《闺中杂咏》:“小庭雨细约风丝,织得新愁薄暮时;隔着帘栊天样远,那教人不说相思。”这首诗中透露出的生离死别,不久就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应验。

  金纤纤和老公结婚十年,夫妻感情(感情博客,感情说吧)已经达到水乳交融、同床同梦的神奇境界了。其中最有代表意义的要算是“梦入秋水渡”了。说一次金纤纤梦到自己和老公乘着小船,到了一个美丽的湖泊,见波光粼粼,景色优美,金纤纤就问附近渔翁,此为何处?渔翁告知此地名为秋水渡。夫妻二人觉得这个名字很富有诗意,就争相赋诗咏叹,并且大声吟诵。金纤纤醒来之后突然来了一句:“秋水楼台碧近天”,没想到老公此时也醒来,也来了一句:“秋水楼台碧近天”。二人面面相觑,不禁讶然大笑。这一次梦中作诗,是金纤纤最后一次发挥特意功能,此后便一病不起,不久离开人世。金纤纤临终之前,梦见一位仙女驾一只木舟从云端飘来,邀其一同泛舟秋水度。醒来后大哭,她告诉老公,我要去了,你留人世多多保重。十日后金纤纤溘然而逝,这年她二十五岁。

  妻子香消玉殒,老公悲痛欲绝。整齐遗物时,老公发现妻子创作的两首新诗,一首为《闺中杂咏》:“梧桐细雨响新秋,换得轻衫是越袖;忽地听郎喧笑近,罗帕佯掉不回头。”一首为《晓起即事》:“忍将小病累亲忧,为间亲安强下楼;渐觉晓寒禁不得,急将帘放再梳头。”读着妻子的遗作,老公不禁泪流满面。想起金纤纤生平最爱梅花,老公就花重金买下无数梅树,栽种到金纤纤的坟墓周围。寒来暑往,梅花飘香之时,必有一人独坐梅林,怅然若失。得知爱徒之死,袁枚老师深表惋惜,亲自为金纤纤撰写《金纤纤女士墓志铭》,并推其为吴门闺秀之“祭酒”。仔细品读金纤纤这位诗人,不禁为其过早离开人世而叹息。她生平做梦无数,且将梦中所见所闻写成诗篇的功夫也是古今罕见。而她的这个特意功能,至今还是个谜。或许只能用女人天生爱做梦这句俗语,来解释她的与众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