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妙常的三角恋_古代美女_【文学360】

陈妙常的三角恋

  “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因为老念不对这一句台词,吃了不少苦头:这出戏就是鼎鼎大名的《思凡》,主角就是陈妙常。

  南宋高宗年间,女尼陈妙常貌若天仙,诗文俊雅。有名的大词人张孝祥走马上任前,曾夜宿在女贞庵中,忽听到琴声琮琮,循声走去,月下见到陈妙常焚香弹琴,眉目如画,他就随口填了首艳词调对。切,匆匆一面,岂可便以艳句撩人?陈妙常根本不理他,当即自弹自唱:“不要自作多情去做梦不要尽献殷勤……”张孝祥还算是个明白人,碰了一个软钉子,灰溜溜地走了。很快又有一个小青年住进了女贞庵。这人就是潘必正,张孝祥的同窗好友,就是听了张的挑逗才专程跑进尼姑庙来的。看看,风气就是这些读书人给惯坏的。女人哪里经得起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也有人说,潘必正跟张孝祥打了一个赌:势必追上这个小尼姑。这种猜测固然龌龊,也距事实不远矣。

  潘必正带着目的,制定好计划,一步一步地来,显然聪明得多。开始是借口谈诗论文,接着弈棋品茗,很快就熟稔了起来。好歹妙常也是佛门中人,好人家女儿,得有足够的智慧才能偷心。关键时刻,怎么可以没有听琴呢?潘必正弹《雉朝飞》挑之,妙常一听就知心意,强作镇定,答之以《广寒游》。听琴实为听情,与《琴挑》《西厢记》《绣襦记》《倩女离魂》同出一辙。

  张孝祥也听琴了,奈何他不是陈妙常的意中人。他虽是个了不起的才子,但追求方式错误。而且,蛇咬第二个人———人的理性滞后于情感,撩拨起陈妙常凡心的是张孝祥,等陈妙常反应过来,动了情的时候,好运气就降临到了小潘的头上。所以,连孟京辉都给陈妙常排了一个《思凡》的小剧场。不见得陈妙常又是多么多么地爱潘必正,不过是时机已到。她思的只是“凡”。

  爱情来的时候,拿特种部队都挡不住。后来,陈妙常珠胎暗结,潘必正找老朋友帮忙,张孝祥还出面帮他们指婚。古代的三角恋里,这是少见的没有唱红脸和唱白脸的一个好结局。红学家考据,妙玉据说是以陈妙常为蓝本。陈妙常在私奔的时候,甚至都未曾犹豫过,未曾迟疑过。佛从来不在她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