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产子》原文-出自《新书》卷三

  1、孽产子:民卖产子,得为之绣衣编经履偏诸缘,入之闲中,是古者天子后之服也,后之所以庙而不以燕也,而众庶得以衣弃妾。白縠之表,薄纨之里,緁以偏诸,美者黼绣,是古者天子之服也,今富人大贾召客者得以被墙。古者以天下奉一帝一后而节适,今富人大贾屋壁得为帝服,贾妇优倡下贱产子得为后饰,然而天下不屈者,殆未有也。且帝之身,自衣皂绨,而靡贾侈贵,墙得被绣,后以缘其领,孽妾以缘其履,此臣之所谓踳也。

  2、孽产子:且试观事理夫百人作之,不能衣一人也,欲天下之无寒,胡可得也?一人耕之,十人聚而食之,欲天下之无饥,胡可得也?饥寒切于民之肌肤,欲其无为奸邪盗贼,不可得也。国已素屈矣,奸邪盗贼特须时尔,岁适不为,如云而起耳。若夫不为见室满,胡可胜抚也?夫錞此而有安上者,殆未有也。

  3、孽产子:今也平居则无茈施,不敬而素宽,有故必困。然而献计者类曰:“无动为大耳。”夫无动而可以振天下之败者,何等也?曰为大,治,可也;若为大,乱,岂若其小?悲夫!俗至不敬也,至无等也,至冒其上也,进计者犹曰无为,可为长大息者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