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丽华天下一统,入主中宫

  东汉王朝初建,虽然据有北州及黄河以南的大部土地,但其西有关中百万赤眉大军,东有西汉梁孝王八世孙、梁王刘永,南部荆、扬二州则有秦丰、李宪等称王称帝的强大割据势力。这些割据一方,或称王、或立帝的强大军事集团,对东汉王朝的存在构成了最直接的威胁。至于西蜀的“白帝”公孙述、陇右的隗嚣、河西的窦融,更是刘秀日后潜在的大敌。面对着海内分崩、天下汹汹的局面,刘秀先后派冯异、吴汉、耿弇、岑彭等进行了西征、东征与南下作战。经过近五年的征战,刘秀先后平灭了绿林军余部、关中的赤眉军、称雄于青、徐二州的梁王刘永、齐王张步等大小割据势力。至建武六年初,基本统一了中国的东方。至此,据有东方的刘秀与陇右的隗嚣、益州的公孙述,就形成了东西对峙的鼎足之势。

  光武帝登基称帝的时候,年仅31岁,还是一个英姿勃发的年轻人。漫长的统一战争,使得刘秀身心疲惫,加之年龄的增长,使得刘秀的性情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刘秀曾经在建武六年给割据陇右的隗嚣的一封回信中说道:“吾年垂四十,在兵中十岁,厌浮语虚辞”(见《后汉书·隗嚣传》)。大意就是说: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戎马生涯十余年了,已经厌倦了“浮语虚辞”。

  建武九年,发生了一件事,对阴丽华与郭圣通两个女人的影响都不小。《三国志·魏书·夏侯惇传》裴松之注载:“案光武纪,建武九年,盗劫阴贵人母弟,吏以不得拘质迫盗,盗遂杀之也”。身为据有东方天下的汉光武的宠妃,阴丽华的家人居然被盗匪所杀,这亦与当时的时局有关。建武八年,刘秀亲临陇右一线,指挥平陇作战,结果后方的颍川、河东爆发了变乱。《后汉书·光武帝纪》载:“颍川盗贼寇没属县,河东守守兵亦叛,京师骚动。”“八月,帝自上邽晨夜东驰”。因为颍川和河东两郡毗邻京师洛阳,所以刘秀不得不亲自“晨夜东驰”,以平变乱。建武九年,刘秀对陇右的作战再遭重挫,曾经已被汉军占据的天水、安定一线全线崩溃,其地复为隗嚣所得。刘秀和主要战将均驻扎在长安对陇右作战,刘秀本人亦多次亲临一线,故建武八年、九年之中,大后方的“群盗”甚多。

  母亲和弟弟被杀害,最难过的一定是身为贵人的阴丽华了。此时,刘秀下了一道对后宫的女人们影响颇大的诏书:“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士,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风人之戒,可不慎乎?……”

  皇妃家眷遇害,本是一件普通的犯上作乱的案子,皇帝下诏安抚皇妃家人,也在情理之中。但皇帝却偏偏在诏书中说了很多对于贵人阴氏“情意绵绵”的话,而且也透露出了当初皇帝的本意是要贵人阴丽华做皇后的,因为阴氏的退让才没有这样做。这样一来,郭皇后情何以堪?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随着东方的平定(时刘秀统一了东方,而隗嚣与公孙述连兵割据西方)和年龄的增长,光武帝对于很多事情已经是没有太多的顾忌了。

  刘秀少年之时,就发出过“娶妻当得阴丽华”的感叹!故阴丽华本就是刘秀的最爱。而河北之郭圣通,在光武平定河北的过程中,贡献颇多,后又为刘秀生下数子,也算是同刘秀有一番情缘。江山初定之时,刘秀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对外征战上,从家庭安定的角度考虑,对郭后也颇为尊重照顾,因此三人倒也相安无事,随着时光的飞逝和天下大势的逐渐明了,三人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后汉书·皇后纪·光武郭皇后》载:“(郭)后以宠稍衰,数怀怨怼”,即在刘秀面前“数怀怨怼”,来表达自己的怨气与不满,帝后关系颇为紧张。终于,到了建武十七年,光武帝决定废皇后郭氏为中山王太后,立贵人阴氏为后。光武帝下诏曰:

  “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

  宋代的赵与时所著的《宾退录》载:“‘娶妻当得阴丽华’,唐与政谓观此语,知郭后之必废。然予观《刘植传》载:‘刘杨起兵附王郎,众十余万。光武遣植说杨,杨乃降。光武因留真定,纳郭后,后即杨之甥也,故以此结之。’则是郭后之纳,已非光武之情矣,何待‘阴丽华’之语而后占其废乎?”《宾退录》,是记录宋代文人雅士言谈的一本书籍。唐与政、赵与时,均为宋代文人。“郭后之纳,已非光武之情”,郭圣通与刘秀的婚姻,本身很大程度上就带有强烈的政治因素,是并不稳定的,而阴丽华才是刘秀梦寐以求的佳人!所以刘秀和郭氏、阴氏二女的结局也是可想而知的。

  其实,光武帝在诏书中就已经把废后的另一大原因说的再清楚不过了。“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诏书中所说的“吕”,即吕后。西汉初年,高祖驾崩,其最爱的皇子如意被吕后鸩杀,对于最受高祖宠爱的戚夫人,吕后则用“人彘”的刑罚来处罚她。残酷的刑罚,可谓震动后世的宫廷,以至于到了东汉的第四代皇后—和熹邓皇后的时代,在其作贵人之时还差点因为惧怕和帝死后自己遭到同样的刑罚而险些自尽(见《后汉书·皇后纪·和熹邓皇后》)。邓绥乃是日后名震东汉一代的女主,且又事隔了三百余年,可见此事对后世宫廷的影响。西汉初年的事情犹如昨日,一旦有朝一日郭圣通成为了手握大权的皇太后,宠妃阴丽华的命运如何,恐怕是刘秀极为忧虑的一件后宫大事了!

  废郭氏而立阴丽华,也可算是继统一天下之后对刘秀来说的又一件大事了!

  郭氏被降旨废为中山王太后,移居洛阳的北宫居住(东汉宫殿结构为南北宫,初期帝后都在南宫居住,自明帝之后逐渐移居北宫),虽然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也算是历代废后之中为数不多的幸运之人了,郭后被废十一年后病逝,安葬于北邙。光武驾崩之后,明帝即位,对阴氏、郭氏一视同仁,郭氏一门未曾受到半点迫害。就连到了阴丽华的孙子汉章帝的时代,章帝还到郭氏家中,大会郭氏,君臣非常的和睦。可以说,刘秀在处理这件后宫家事的问题上,做的是比较明智而圆满的。但同时也可以看到阴丽华的雅致与善良。阴氏本为刘秀的原配夫人,因为郭氏的介入,阴氏女黯然的做了十六年的贵人,从身份上来说就是“妾”的地位。在百姓之家,妾与妻的地位尚且相差悬殊,而在皇室,妃与后的差别更是有天壤之别了。阴氏系出名门,受此委屈,对郭氏不可能没有怨恨之情,但仍能如此不偏不倚的厚待郭氏一族,实为不易!但封建时代,因为深受根深蒂固的“封建正统思想”之影响,认为皇后无有大过不可轻废,更何况无大过的皇后之下还有一位毫无过错的太子。皇后的更替所引发的嫡子迁位,可能影响到社稷的长久和稳定。故后世很多人都对刘秀的废后之举持负面看法,认为这是汉光武的一生最失德之处,有曰“废郭立阴,圣德之玷”,如晋代史学家袁宏、明代大儒方孝孺、明末大思想家王夫之和李贽等等。自汉光武后,历代皇帝每欲以私情无过废后时,臣下都不忘以光武黜废郭后为反面教材劝谏之,如宋代仁宗废郭后,明代宣宗废胡后,清代顺治废博尔济吉特氏,足见光武废后之事对后世的影响。又《晋书刘曜传》曰“光武缘母色而废立,岂足为圣朝之模范!光武诚以东海篡统,何必不如明帝!”更是对光武废后易储之事提出严厉批评,光武废后之事诚不足以为后代效仿。

  《后汉书·皇后纪·光烈阴皇后》载:“阴后在位恭俭,少嗜玩,不喜笑谑。性仁孝,多矜慈”。就是说皇后谦恭俭让,不喜言笑,性格非常的仁孝、慈爱。汉章帝时代的大司空第五伦在上疏章帝的奏章中也对阴丽华皇后做了一个描述:“近世光烈皇后虽友爱天至,而抑损阴氏,不假以权势”(见《资治通鉴》卷四十五)。“友爱天至”就是说皇后的天性就非常的仁爱和善良。第五伦作为建武、永平两朝的重臣和耿直的忠臣,对阴丽华皇后的评价应该是颇为客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