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集》第一百十一卷(内制口宣一百四十一首)

  《雄州抚问大辽国贺兴龙节使副口宣(元祐元年十月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犯风埃,久勤轺传。
  入疆兹始,授馆少安。
  申命抚存,式昭眷奖。

  《赵州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茶药口宣(元祐元年十月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饬使轺,来陈庆币。
  川途甚阻,风雾可虞。
  特示至恩,往颁名剂。

  《赐正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安焘乞退不允批答口宣(元祐元年十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被遇先帝,勤劳有年。
  逮于眇躬,倚注弥重。
  宜安厥位,毋庸力词。

  《赐宰臣吕公著生日礼物口宣(元祐元年十月十六日)》苏轼

  有敕。
  朕之元老,生以兹辰。
  实为邦国之华,岂独闺门之庆。
  故命尔息,往宣余怀。
  仍分厩库之良,以助子孙之寿。

  《相州赐大辽国贺兴龙节使副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信币,来庆诞辰。
  眷言四牡之劳,宜享加笾之礼。
  式颁宠数,以示至恩。

  《赵州赐大辽国贺太皇太后正旦使副茶药口宣(元祐元年十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奉将邦币,驰会岁元。
  眷言夙驾之勤,方次中途之馆。
  宜颁灵剂,以喻至怀。

  《赵州赐大辽国贺皇帝正旦使副茶药口宣(元祐元年十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逖修邻好,方次州封。
  言念冱寒,想勤跋履。
  特颁名剂,以示眷怀。

  《雄州白沟驿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一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使节,来庆春朝。
  属岁律之凝严,涉道途之修阻。
  宜颁宴衎,以劳勤劬。

  《赐镇江军节度使判大名府韩绛诏书汤药口宣(元祐元年十一月九日)》苏轼

  有敕。
  卿德望之隆,中外所属。
  诚请虽极,舆论未安。
  毋复怀归,以勤北顾。

  特颁良剂,以辅至和。

  《赐镇江军节度使判大名府韩绛诏书汤药口宣(元祐元年十一月十日)》苏轼

  有敕。
  方面重寄,无逾老成。
  丘园归休,难遂雅意。
  特颁珍剂,以示至怀。

  方此冱寒,益加调养。

  《赐新除依前中大夫守中书侍郎吕大防辞免恩命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苏轼

  (元祐元年十一月十一日)有敕。
  大政所关,西台为重。
  朕难其选,无以易卿。
  宜即钦承,毋烦退避。

  《赐新除中大夫守尚书右丞刘挚辞恩命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苏轼

  (元祐元年十一月十五日)有敕。
  卿嘉猷屡告,清议所归。
  授受之间,臣主无愧。
  速起视事,副朕所期。

  《赐正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安焘乞外郡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苏轼

  (元祐元年十一月十六日)有敕。
  卿职在枢要,表仪百官。
  进当以礼,退当以义。
  今兹求退,其义安在?亟还视事,毋复固辞。

  《班荆馆赐大辽国贺兴龙节人使赴阙口宣(元祐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抗旌远道,弭节近郊。
  乃眷勤劳,良深轸念。
  特颁燕衎,以示惠慈。

  《班荆馆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到阙酒果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初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肃将信币,来庆诞辰。
  眷言行李之劳,宜有燕休之赐,受兹芳酎,体我眷怀。

  《雄州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回程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出疆继好,已事言还。
  跋履冰霜,憩休馆舍。
  宜有燕私之宠,以旌来往之勤。

  《赐河东路诸军来年春季银鞓兼传宣抚问臣寮将校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七日)》苏轼

  有敕。
  汝卿等从事边陲,服勤师律。
  方践更于春令,谅率履于天和。
  特有匪颁,以昭眷遇。

  《送伴正旦使副沿路与贺北朝生日并正旦使副相见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元年十二月九日)有敕。
  卿等方冬出使,涉春在途。
  远犯风埃,想勤跋履。
  勉加鞭策,即造会朝。

  《赐大辽贺正旦人使正月一日入贺毕就驿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饬使轺,来修旧好。
  属此方春之旦,宜均既醉之欢。
  爰命燕胥,以昭眷宠。

  《就驿赐大辽贺正旦人使银钅沙锣唾盂盂子锦被褥等口宣》苏轼

  (元祐元年十二月十六日)有敕。
  卿等远驰信币,来庆春朝。
  眷言行李之劳,方兹舍馆之定。
  宜加颁赉,用示宠嘉。

  《班荆馆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却回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十九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达使辞,载严归驷。
  方改辕于北道,暂弭节于都门。
  益重眷怀,往伸燕饯。

  《相州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却回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岁首奉觞,礼成复命,改辕北道,弭节近藩。
  宜锡宴私,以彰眷宠。

  《就驿赐大辽兴龙节人使回程酒果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抗旌旋复,弭节少留。
  风埃浩然,徒驭勤止。
  宜有珍芳之赐,以昭眷宠之殊。

  《赐大辽贺正旦人使朝辞讫就驿御筵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轼

  有敕,卿等来修旧好,克备多仪。
  既陛见以告辞,将驾言而反命。
  载嘉勤勚,宜锡燕私。

  《班荆馆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回程酒果口宣(元祐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会春朝,恪修邻好。
  既卒聘事,岂无燕私。
  宜就锡于加笾,盖式昭于异数。

  《抚问熙河兰会路臣寮口宣(元祐二年正月二十五日)》苏轼

  有敕。
  卿等服勤疆场,赋政兵民。
  言念劬劳,实分忧顾。
  特加存问,以示眷怀。

  《抚问资政殿学士知扬州王安礼口宣(元祐二年正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久去廊庙,出临江淮。
  绥怀流亡,肃遏寇盗。
  远惟勤瘁,特示抚存。

  《赐皇叔祖保信军节度使安康郡王宗隐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正月四日)》苏轼

  有敕。
  卿属尊望重,德厚庆隆。
  方诞育之令辰,有匪颁之故事。
  克膺寿祉,永服宠光。

  《赐皇叔祖昭信军节度使汉东郡王宗瑗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爵齿既隆,德望斯称。
  载更诞日,胥庆家庭。
  式侑燕私,以资寿祉。

  《寒节就驿赐于阗国进奉人御筵口宣(元祐二年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汝等观光上国,述职遐方。
  属兹改火之辰,想有怀归之念。
  宜颁燕衎,以示恩私。

  《赐皇叔祖宁国军节度使华原郡王宗愈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二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望重宗盟,德隆藩服,载协诞弥之旦,光膺积庆之余。
  特示宠颁,永绥寿祉。

  《赐新除保宁军节度使冯京告敕诏书茶药口宣(元祐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全魏之寄,旧德为宜。
  勉即征途,以答民望。
  往颁珍剂,昭示眷怀。

  《赐镇江军节度使充集禧观使韩绛诏书茶药口宣(元祐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德齿俱高,诚请弥确。
  重以民事,久劳元臣。
  既饬还车,宜颁珍剂。

  尚加调养,以副眷怀。

  《赐太师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批答口宣(元祐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苏轼

  有敕。
  卿德望冠于累世,风采闻于四夷。
  方兹仰成,倚以为重。
  退老之请,所未欲闻。

  《赐宰相吕公著乞退不允批答口宣(元祐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苏轼

  有敕。
  卿柱石本朝,著龟当代。
  方兹注意,实所仰成。
  宜体朕心,姑安其位。

  《赐交州进奉人朝见讫就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四月五日)》苏轼

  有敕。
  汝等恭持方物,来款塞垣。
  冒涉修途,观光上国。
  宜颁燕劳,以示恩私。

  《白沟驿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御筵兼传宣抚问口宣(元祐二年四月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肃将庆币,远涉修途。
  风埃浩然,徒驭勤止。
  宜颁燕衎,以示眷怀。

  《赐尚书左丞李清臣乞退不允批答口宣(元祐二年四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综辖枢机,雍容廊庙。
  义当体国,谋岂先身。
  往喻至怀,少安旧服。

  《赐集禧观使镇江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韩绛到阙生饩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五月十二日)有敕。
  卿力辞繁剧,归即燕安。
  想见老成,渴闻嘉话。
  特颁牢醴,以劳骖騑。

  《班荆馆赐大辽国贺坤成节人使到阙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六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肃将庆币,垂及都门。
  远涉暑途,想勤行李。
  式颁燕衎,以示恩私。

  《赐护国军节度使检校太师济阳郡王曹佾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六月九日)》苏轼

  有敕。
  卿世济勋劳,德隆藩戚。
  属此诞弥之日,岂无燕喜之私。
  膺我宠颁,永增寿祉。

  《赐皇弟山南东道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佖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六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以棣华之亲,袭瓜瓞之庆。
  载临诞日,宜厚宠颁。
  服我异恩,永膺介福。

  《就驿赐大辽贺坤成节使副银钅沙锣锦被褥等口宣(元祐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持庆币,来讲邻欢。
  徒御少休,舍馆既定。
  首膺宠锡,当体眷怀。

  《赐皇伯祖彰化军节度使高密郡王宗晟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七月一日)》苏轼

  有敕。
  卿德茂宗枝,望隆公衮。
  推本流长之庆,有嘉震肃之辰。
  宜示宠颁,以绥寿止祉。

  《赐知枢密院事安焘已下罢散坤成节御筵口宣》苏轼

  有敕。
  卿等忠存体国,义切戴君。
  结妙果于三乘,祝慈闱之万寿。
  宜膺宠锡,以示眷存。

  《玉津园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射弓例物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致命宝邻,出游禁篽。
  爰敦射事,以佐宾欢。
  宜旌审固之能,式厚珍良之赐。

  《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生饩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涉修途,来陈庆币。
  舍馆初定,徒驭实劳。
  宜锡饩牵,以昭宠数。

  《相州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却回御筵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涉归途,再离秋暑。
  驾言近郡,少憩旋车。
  宜示眷怀,往颁燕俎。

  《瀛州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回程御筵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等抗旌来聘,已事言还。
  方次边城,少休候馆。
  宜颁燕俎,以劳归骖。

  《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内中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使传,申讲邻欢。
  既执贽以造廷,亦展币而成礼。
  宜加宠锡,以示眷存。

  《赐太师文彦博已下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翊赞大猷,倡先多士。
  方慈闱之献寿,严法会以荐诚。
  宜有宠颁,以昭殊眷。

  《赐知枢密院事安焘已下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同竭忠嘉,助成孝治。
  方慈闱之献寿,严法会以荐诚。
  宜有宠颁,以昭殊眷。

  《坤成节就驿赐于阗国进奉人御筵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汝等款塞观光,趋庭效贡。
  属诞弥之称庆,均燕衎以示慈。
  祗服宠嘉,式旌忠恪。

  《赐殿前都指挥使燕达已下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同罄纯忠,力修胜果。
  用祈慈寿,既彻梵筵。
  宜有宠颁,以昭眷遇。

  《赐皇伯祖镇南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宗晖已下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七月十二日)有敕。
  卿表率宗盟,助成孝治。
  祝延慈寿,仰扣佛乘。
  既毕梵筵,宜加宠赉。

  《赐平海军节度使驸马都尉李玮已下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七月十二日)有敕。
  卿等乃心王室,同输欲报之诚;稽首佛乘,共祝无疆之寿。
  既成法会,宜示宠颁。

  《赐皇叔杨王荆王醴泉观罢散坤成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德冠邦家,义兼臣子。
  修胜缘于西竺,祈寿嘏于南山。
  宜有宠颁,以成法会。

  《雄州抚问大辽使副贺坤成节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抗旃修好,驰传及疆。
  远涉暑途,实劳参驭。
  特加存抚,式示眷怀。

  《班荆馆赐大辽贺坤成节人使回程酒果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讲成聘礼,归次都门。
  复此少留,逝将言迈。
  宜颁饯斝,以宠行骖。

  《赐皇叔扬王颢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七月十九日)》苏轼

  有敕。
  卿属尊鲁、卫,德重间、平。
  每临载育之辰,永锡无穷之庆。
  宜膺宠数,以介寿祺。

  《赐新除知枢密院安焘辞免恩命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元祐二年八月五日)》苏轼

  有敕。
  卿以旧德,简在朕心。
  成命既孚,佥言咸穆。
  宜即祗受,毋烦固辞。

  《赐熙河秦凤路帅臣并沿边知州军臣寮茶银合兼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八月十日)有敕。
  卿等夙分边寄,深识虏情。
  属此盛秋,劳于警备。
  宜加宠赉,以示眷怀。

  《赐熙河秦凤路提刑转运茶银合兼传宣抚问口宣(元祐二年八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持节宣风,久分忧寄。
  调兵足食,想极贤劳。
  宜有宠颁,以彰眷遇。

  《赐观文殿大学士光禄大夫知永兴军韩缜茶银合兼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八月十日)有敕。
  卿释政庙堂,均劳方面。
  兵民之重,绥御实劳。
  往谕至怀,仍加宠赉。

  《赐皇弟武成军节度使祁国公偲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八月十六日)》苏轼

  有敕。
  卿棣华袭庆,桐叶分封。
  载临震肃之辰,特致寿康之祝。
  其膺宠锡,以介神休。

  《赐皇叔成德荆南等军节度使守太尉开府仪同三司荆王頵生日礼物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八月二十日)有敕。
  卿以名世之杰,居叔父之亲。
  乃眷良辰,实锺余庆。
  宜膺异数之礼,永锡无疆之休。

  《赐宰相吕公著乞罢相位不允批答口宣(元祐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苏轼

  有敕。
  全德之老,朕所仰成。
  大义未安,卿当畏去。
  纯忠所激,微疾自除。

  《赐宰相吕公著乞罢相位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元祐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之在位,为德与民。
  朕意不移,徒烦屡请。
  速起视事,毋复固辞。

  《赐皇弟定武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咸宁郡王俣生日礼物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有敕。
  眷予母弟。
  诞庆兹辰。
  载咏《斯干》之详,宜均《既醉》之福。
  祗膺宠数,永锡寿祺。

  《赐太师平章军国重事文彦博辞免免入朝拜礼允批答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有敕。
  卿勋德愈高,谦恭不伐。
  尽事君之礼,忘屈身之劳。
  重违嘉言,特寝前命。

  《熙河兰会路赐种谊已下银合茶药及抚问犒设汉蕃将校以下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九月二日)有敕。
  汝等受成元帅,问罪种羌。
  即俘凶渠,备见忠力。
  各加犒赐,用示眷怀。

  《赐保静军节度使检校司空开府仪同三司建安郡王宗绰生日礼物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九月二日)有敕。
  位隆将相,德重宗藩,方秋律之既深,纪门弧之多庆。
  宜膺宠锡,以介寿祺。

  《抚问刘舜卿兼赐银合茶药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翰屏西服,威怀种羌。
  严兵盛秋,得隽戎落。
  往遗劳问,仍示宠颁。

  《赐陕西路转运判官孙路银合茶药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五日)》苏轼

  有敕。
  汝以职事,出按边防。
  属此军兴,想劳心计。
  宜加宠锡,以示眷怀。

  《赐陕府西路转运司勾当公事游师雄银合茶药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五日)》苏轼

  有敕。
  汝以儒臣,习知疆政。
  王事靡盬,周爰咨谋。
  宜有宠颁,以旌勤瘁。

  《赐泾原路经略使并应守城御贼汉蕃使臣已下银合茶药兼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九月五日)有敕。
  戎虏逆天。
  无故犯顺。
  汝等忠义所激,战守有方。
  掎角相望,示以形势。
  犬羊自遁,亭候无虞。
  爰念勤劳,不忘嘉叹。

  《赐大辽贺正旦人使白沟驿御筵并抚问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华节,冒履薄寒。
  眷言邮传之勤,少乐燕嘉之赐。
  往申宠问,式示眷存。

  《赐太师文彦博乞致仕第一表不允批答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九日)》苏轼

  有敕。
  朕上承慈训,下酌民言。
  秉国之成,非卿莫可。
  来请虽切,朕意不移。

  《赐太师文彦博乞致仕不允断来章批答口宣(元祐元年九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望重百辟,威闻四夷。
  进退之间,轻重所寄。
  毋烦屡请,朕命不移。

  《白沟驿传宣抚问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及赐御筵口宣(元祐二年九月十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信币,来庆诞辰。
  念此修途,喜于入境。
  宜加燕劳,以示眷存。

  《沿路抚问奉安神宗御容礼仪使吕大防已下口宣(元祐二年九月十二日)》苏轼

  《郑州》苏轼

  有敕。
  卿等恭持使节,祗事祠宫。
  远涉邮途,实劳启处。
  特加存问,以示眷怀。

  《巩县》苏轼

  有敕。
  卿等出使别都,展仪原庙。
  冲涉微凛,勤劳远途。
  体此眷怀,宜加调卫。

  《西京》苏轼

  有敕。
  卿等暂去阙庭,服勤邮传。
  奉祠之重,率礼为劳。
  已事遄归,式符眷遇。

  《赐熙河路副总管姚兕等银合茶药口宣(元祐二年九月十四日)》苏轼

  有敕。
  卿以武略过人,忠义思报。
  焚荡虏境,宣明国威。
  特示宠颁,以观来效。

  《抚问秦凤等路臣寮口宣(元祐二年九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绥驭兵戎,布宣条教。
  眷惟忠荩,想极劬劳。
  属此早寒,各宜厚爱。

  《西京会圣宫应天禅院奉安神宗御容礼毕押赐礼仪使已下御筵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有敕。
  卿等既成原庙,复奠神游,乃眷元臣,往严盛礼。
  宜均燕衎,以示眷存。

  《赐嗣濮王宗晖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苏轼

  有敕。
  流泽之深,积庆之厚,嘉此良日,笃生贤王。
  受兹多仪,永锡难老。

  《赐皇弟镇宁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遂宁郡王佶生日礼物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十月一日)有敕。
  乃眷贤王,惟予介弟。
  笃生兹日,流庆方来。
  往致予言,以为尔寿。

  《赵州赐大辽贺兴龙节使副茶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久勤鞀传,远涉风埃。
  既渐迩于中邦,方少安于候馆。
  往颁珍剂,以示眷怀。

  《赐太师文彦博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十月五日)》苏轼

  有敕。
  卿勋在庙社,名闻华夷。
  允储河岳之灵,宜享乔松之寿。
  往颁宠数,以庆佳辰。

  《沿路赐奉安神宗御容礼仪使吕大防押班冯宗道并使臣已下银合茶药兼传宣抚问口宣(元祐二年十月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祗率官常,往严像设。
  属此寒凝之候,眷言往返之劳。
  式示宠绥,特加优锡。

  《接伴大辽贺兴龙节人使送伴回程与大辽贺正旦人使相逢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十月十七日)有敕。
  卿等并驾使轺,远敦邻好。
  属风霜之凝冽,历川陆之阻修。
  宜示眷怀,特申问劳。

  《赵州赐大辽贺太皇太后正旦使副茶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驰使传,方次州封。
  念此寒凝,艰于涉履。
  特申宠锡,以示眷存。

  《赵州赐大辽贺皇帝正旦使副茶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修聘事,来会岁元。
  眷言夙驾之勤,宜有中途之赐。
  受兹珍品,喻我至怀。

  《雄州抚问大辽贺兴龙节使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恭修邻好,远庆诞辰。
  眷惟授馆之初,益喜造朝之近。
  往申问劳,式示眷存。

  《雄州抚问大辽贺正旦使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会春朝,笃修邻好。
  言念乘轺之久,欣闻入境之初。
  式示眷存,往申问劳。

  《赐诸路臣寮中冬衣袄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霜露荐至,衣褐未周。
  念我远臣,何以卒岁。
  往均安燠之赐,尚体眷怀之深。

  《赐宰相吕公著生日礼物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仁以庇民,忠以卫上。
  诞弥之日,庆慰良深。
  往锡宠章,以介眉寿。

  《冬季传宣抚问诸路沿边臣寮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守御边疆,忧劳夙夜。
  属兹寒冱,想各康强。
  特示眷存,往申劳问。

  《抚问知河南府张璪知永兴军韩缜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辍自庙堂,出为师帅。
  劳于绥御,宽我顾忧。
  属此寒凝,勉加颐养。

  《冬季抚问陕西转运使副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岁事将毕,农工既休。
  永言乘传之劳,末遑退食之佚。
  勉加辅养,尚副眷怀。

  《冬季抚问诸路沿边臣寮口宣(元祐二年十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分忧久外,并塞早寒。
  眷此勤劳,形于轸念。
  往加劳问,式示眷存。

  《赐资政殿学士新差知成都府王安礼诏书银合茶药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有敕。
  卿西南之寄,古今所难。
  盖自祖宗以来,式辍钧衡之旧。
  与众同乐,非卿孰宜。

  《赐于阗国进奉人进发前一日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月二十九日)》苏轼

  有敕。
  汝等奉琛来观,已事言归。
  式嘉慕义之诚,宜有劳还之泽。
  往颁燕衎,祗服恩私。

  《班荆馆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到阙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一月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夙抗使旌,少休郊馆。
  乃眷川途之邈,载惟骖驭之劳。
  特赐燕私,以旌勤瘁。

  《班荆馆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一月九日)》苏轼

  有敕,卿等远乘使传,方造都门。
  属此寒凝,久于冲涉。
  宜膺就赐之礼,以示劳来之恩。

  《班荆馆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一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犯苦寒,来修旧好。
  载喜使华之近,特申郊劳之仪。
  服我恩私,少留燕衎。

  《相州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一月十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笃修旧好,少憩近邦。
  属冰雪之严凝,念车徒之勤勚。
  往加燕劳,式示眷怀。

  《赐皇伯祖高密郡王宗晟已下罢散兴龙节道场香酒果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十二月一日)有敕。
  卿等以义重宗藩〔驸马改为戚藩〕,志存忠爱。
  先期诞月,归命佛乘。

  逮兹法会之成,宜有匪颁之宠。
  (宗晖以下同。)
  《赐知枢密院事安焘已下罢散兴龙节道场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一日)》苏轼

  有敕。
  诞弥之庆,绵宇所同。
  矧我臣工,方兹燕喜。
  宜有柔嘉之赐,以成岂弟之欢。

  《赐济阳郡王曹佾罢散兴龙节道场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一日)》苏轼

  有敕。
  卿位重戚藩,望隆耆德。
  归诚觉苑,增祝寿山。
  宜有宠颁,以昭厚眷。

  《赐殿前都指挥使燕达已下罢散兴龙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志在爱君,忠于卫上。
  属诞弥之纪庆,修净供以祈年。
  宜有颁宠,以旌勤意。
  (步军副都指挥使苗授以下同。)
  《赐知枢密院事安焘已下罢散兴龙节道场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一日)》苏轼

  有敕。
  弥月之祥,敷天同庆。
  协股肱之毕力,延释梵以祈年。
  申以宠颁,助其恺乐。

  《赐太师文彦博已下罢散兴龙节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以弼亮之重,勤劳王家。
  因诞庆之辰,修崇法会。
  宜颁芳旨,以示眷存。

  《赐大辽贺兴龙节前一日内中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抗旌就馆,已观车骑之华;奉币造朝,复叹威仪之美。
  就加宠锡,以示眷勤。

  《赐大辽贺兴龙节十日内中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奉币讲欢,造廷称寿。
  嘉礼仪之闲习,宜宠锡之便蕃。
  受此珍甘,以旌眷遇。

  《赐大辽贺兴龙节朝辞讫归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使事既终,陛辞而复。
  少休宾馆,将整归骖。
  特示至怀,更颁嘉燕。

  《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瀛洲回程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苏轼

  有敕。
  卿等已修旧好,复改北辕。
  虽候馆之少休,眷归途之尚邈。
  往颁燕俎,以示至怀。

  《相州赐大辽贺兴龙节使副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犯寒远道,弭节近邦。
  少休夙驾之劳,式示加笾之惠。
  服我宠数,以增使华。

  《相州赐大辽贺兴龙节使副却回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聘事告成,还车言迈。
  改辕北道,弭节近邦。
  眷言行役之劳,宜有燕私之宠。

  《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射弓例物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怀四方之志,挟五善之能。
  终日射侯,于是观礼。
  宜申宠锡,以佐宾欢。

  《班荆馆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回程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六日)》苏轼

  有敕,卿等已事言旋,改辕兹始。
  冒寒远涉,轸念良深。
  少憩近郊,复陈燕豆。

  《赐诸路臣寮春季银鞓兼抚问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各竭乃心,久劳于外。
  属此寒凝之候,永惟绥驭之勤。
  式示眷存,往加劳问。

  《抚问知大名府冯京口宣》苏轼

  有敕。
  卿以元老,卧护北门。
  宽我顾忧,想劳绥御。
  属兹寒冱,益务保颐。

  《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朝辞归驿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已事言旋,指期夙驾。
  岁寒远道,良用轸怀。
  宜有宠颁,以旌勤瘁。

  《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班荆馆却回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等聘事已成,征骖言迈。
  往饯于馆,以华其归。
  仍有宠颁,式昭厚眷。

  《班荆馆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到阙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修邻好,来会岁元。
  久涉冰途,少休郊馆。
  宜颁芳旨,以劳骖騑。

  《就驿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宴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佳辰纪庆,聘事告成。
  申敕臣邻,往就舍馆。
  同兹衎乐,服我惠慈。

  《就驿赐大辽贺兴龙节人使宴花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勤使传,来庆诞辰。
  临遣重臣,往颁燕俎。
  仍加宠锡,以示至怀。

  《赐大辽贺正旦使副银钅沙锣等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苏轼

  有敕。
  卿等通两国之欢,不远千里。
  驱一乘之传,来庆三朝。
  宜有宠颁,以昭异眷。

  《相州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却回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复理归鞍,少休辅郡。
  念北辕之首路,犯西陆之余寒。
  往致恩勤,宜留燕衎。

  《赐大辽贺正旦人使却回雄州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勤邮传,冒涉冰霜。
  眷言往复之劳,已次封圻之上。
  宜颁嘉燕,以示至怀。

  《赐大辽贺兴龙节使副钅沙锣等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解骖授馆,方讲于邻欢。
  遣使劳来,宜敦于主礼。
  往加优锡,以示眷怀。

  《赐大辽贺正旦人使生饩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苏轼

  有敕。
  卿等邮传远勤,舍馆既定。
  宜敦主礼,以犒驭徒。
  往锡饩牵,少纾劳瘁。

  《送伴正旦使副沿路与贺北朝生辰并正旦使副相逢传宣抚问口宣》苏轼

  (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有敕。
  卿等衔命出使,徂冬涉春。
  适寒苦之倍常,知勤劳之加旧。
  勉驱邮传,来造会朝。

  《赐大辽贺正旦入贺毕使副就驿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既觐阙庭,少安馆舍。
  宜行庆赐,以乐春朝。
  往致甘芳,式华觞豆。

  《赐大辽贺正旦入贺毕使副就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苏轼

  有敕。
  卿等远抗使旃,来陈庆币。
  眷东风之协应,喜上日之同欢。
  宜就驿亭,往颁燕豆。

  《赐大辽贺正旦使副前一日内中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方兴嗣岁,既饯余寒。
  喜邻好之笃修,念使华之少驻。
  式颁珍异,以示眷怀。

  《赐大辽贺正旦却回班荆馆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聘事既成,归途方启。
  言念改辕之始,少留帐饮之欢。
  往推恩勤,下及徒驭。

  《赐大辽贺正旦朝辞讫归驿御筵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苏轼

  有敕。
  卿等寓馆久勤,趋庭告去。
  不假壶觞之乐,曷为徒驭之华。
  服我恩私,少留宴衎。

  《赐大辽贺正旦朝辞讫归驿御筵酒果口宣(元祐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苏轼

  有敕。
  卿等聘事告成,归车夙驾。
  属此寒凝之末,眷言往返之勤。
  锡此珍芳,以将宠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