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集》第五十五卷(奏议十二首)

  《转对条上三事状》苏轼

  元祐三年五月一日,侍读苏轼状奏。
  准御史台牒,五月一日文德殿视朝,臣次当转对,虽愚无知,备位禁林,怀有所见,不敢不尽,谨条上三事如左。

  一、谨按唐太宗著《司门令式》云:“其有无门籍人有急奏者,皆令监门司与仗家引奏,不许关碍。”
  臣以此知明主务广视听,深防蔽塞,虽无门籍人,犹得非时引见。
  祖宗之制,自两省两制近臣、六曹寺监长贰,有所欲言,及典大藩镇,奉使一路,出入辞见,皆得奏事殿上。
  其余小臣布衣,亦时特赐召问。
  非独以通下情,知外事,亦以考察群臣能否情伪,非苟而已。
  臣伏见陛下嗣位以来,惟执政日得上殿外,其余独许台谏官及开封知府上殿,不过十余人,天下之广,事物之变,决非十余人者所能尽。
  若此十余人者,不幸而非其人,民之利病,不以实告,则陛下便谓天下太平,无事可言,岂不殆哉!其余臣僚,虽许上书言事,而书入禁中,如在天上,不加反复诘问,何以尽利害之实,而况天下事有不可以书载者,心之精微,口不能尽,而况书乎?恭惟太皇太后以盛德在位,每事抑损,以谦逊不居为美;虽然,明目达聪,以防壅塞,此乃社稷大计,岂可以谦逊之故,而遂不与群臣接哉!方今天下多事,饥馑盗贼,四夷之变,民劳官冗,将骄卒惰,财用匮乏之弊,不可胜数,而政出帷箔,决之庙堂大臣,尤宜开兼听广览之路,而避专断壅塞之嫌,非细故也。
  伏望圣慈,更与大臣商议,除台谏、开封知府已许上殿外,其余臣僚,旧制许请间奏事,及出入辞见许上殿者,皆复祖宗故事,则天下幸甚。

  一、凡为天下国家,当爱惜名器,慎重刑罚。
  若爱惜名器,则斗升之禄,足以鼓舞豪杰。
  慎重刑罚,则笞杖之法,足以震詟顽狡。
  若不爱惜慎重,则虽日拜卿相,而人不劝,动行诛戮,而人不惧。
  此安危之机,人主之操术也。
  自祖宗以来,用刑至慎,习以成风,故虽展年磨勘、差替、冲替之类,皆足以惩警在位,独于名器爵禄,则出之太易。
  每一次科场放进士诸科及特奏名约八九百人,一次郊礼,奏补子弟约二三百人,而军职转补,杂色入流,皇族外戚之荐不与。
  自近世以来,取人之多,得官之易,未有如本朝者也。
  今吏部一官阙,率常五七人守之,争夺纷纭,廉耻道尽,中材小官,阙远食贫,到官之后,侵渔求取,靡所不为,自本朝以来,官冗之弊,未有如今日者也。
  伏见祖宗旧制,过省举人,御试黜落不少,既以慎重取人,又以见名器威福专在人主。
  至嘉祐末年,始尽赐出身,虽文理纰缪,亦玷科举,而近岁流弊之极,至于杂犯,亦免黜落,皆非祖宗本意。

  又进士升甲,本为南省第一人,唱名近下,方有特旨,皆是临时出于圣断。
  今来南省第十人以上,别试第一人,国子开封解元,武举第一人,经明行修举人,与凡该特奏名人正及第者,皆著令升一甲。
  纷然并进,人不复以升甲为荣,而法在有司,恩不归于人主,甚无谓也。
  特奏名人,除近上十余人文词稍可观外,其余皆词学无取,年迫桑榆,进无所望,退无所归,使之临政,其害民必矣。
  欲望圣慈,特诏大臣详议,今后进士诸科御试过落之法,特奏名出官格式,务在精核,以艺取人,不行小惠以收虚誉,其著令升甲指挥,乞今后更不施行。
  昔诸葛亮与法正论治道,其略曰:“刑政不肃,君臣之道,渐以陵替。
  宠之以位,位极则贱。

  顺之以恩,恩竭则慢。
  吾今威之以法,法行则知恩。
  限之以爵,爵加则知荣。
  恩荣并济,上下有节,为治之要也。”
  唐德宗蒙尘山南,当时事势,可谓危急,少行姑息,亦理之常,而沿路进瓜果人,欲与一试官,陆贽力言以为不可。
  今天下晏然,朝廷清明,何所畏避,而行姑息之政!故臣愿陛下常以诸葛亮、陆贽之言为法,则天下幸甚。

  一、臣于前年十月内曾上言,其略曰:“议者欲减任子以救官冗之弊,此事行之,则人情不悦,不行,则积弊不去。
  要当求其分义,务适厥中,使国有去弊之实,人无失职之叹。
  欲乞应奏荫文官人,每遇科场,随进士考试,武官即随武举或试法人考试,并三人中解一人,仍年及二十五以上,方得出官,内已曾举进士得解者免试,如三试不中,年及三十五以上,亦许出官,虽有三试留滞之艰,而无终身绝望之叹。
  亦使人人务学,不坠其家,为益不小。”
  后来不蒙降出施行。

  窃虑当时圣意,必谓改元之初,不欲首行约损之政。
  今者即位已四年矣,官冗之病,有增而无损,财用之乏,有损而无增,数年之后,当有不胜其弊者。
  若朝廷恬不为怪,当使谁任其忧,及今讲求,臣恐其已晚矣。
  伏乞检会前奏,早赐施行。

  右谨录奏闻,伏候敕旨。

  《论魏王在殡乞罢秋宴札子》苏轼

  元祐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近准钤辖教坊所关到撰《秋燕致语》等文字。
  臣谨按《春秋左氏传》,昭公九年,晋荀盈如齐,卒于戏阳,殡于绛,未葬,晋平公饮酒乐,膳宰屠蒯趋人,酌以饮工,曰:“汝为君耳,将司聪也。
  辰在子卯,谓之疾日,君彻燕乐,学人舍业,为疾故也。
  君之卿佐,是谓股肱,股肱或亏,何痛如之,汝弗闻而乐,是不聪也。”
  公说,彻乐。
  又按昭公十五年,晋荀跞如周葬穆后,既葬除丧,周景王以宾燕,叔向讥之,谓之乐忧。
  夫晋平公之于荀盈,盖无服也。
  周景王之于穆后,盖期丧也。
  无服者未葬而乐,屠蒯讥之。
  期丧者已葬而燕,叔向讥之。
  书之史册,至今以为非。
  仁宗皇帝以宰相富弼母在殡,为罢春燕。
  传之天下,至今以为宜。
  今魏王之丧,未及卒哭,而礼部太常寺皆以为天子绝期,不妨燕乐,臣窃非之。
  若绝期可以燕乐,则《春秋》何为讥晋平公、周景王乎?魏王之亲,孰与“卿佐”?远比荀盈,近比富弼之母,轻重亦有间矣。
  魏王之葬,既以阴阳拘忌,别择年月,则当准礼以诸侯五月为葬期,自今年十一月以前,皆为未葬之月,不当燕乐,不可以权宜郊殡便同已葬也。
  臣窃意皇帝陛下笃于仁孝,必罢秋燕,不待臣言。
  但至今未奉指挥,缘上件教坊致语等文字,准令合于燕前一月进呈,臣既未敢撰,亦不敢稽延,伏乞详酌。
  如以为当罢,只乞自皇帝陛下圣意施行,更不降出臣文字。
  臣忝备侍从,叨陪讲读,不欲使人以丝毫议及圣明,故不敢不奏。
  取进止。

  《述灾沴论赏罚及修河事缴进欧阳修议状札子》苏轼

  元祐三年九月五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今日迩英进读《宝训》,及雍熙、淳化间事。
  太宗皇帝每见时和岁丰,雨雪应时,喜不自胜,举酒以属群臣。
  又是日荧惑与日同度,太史奏言当旱,既而雨足岁丰。
  臣读至此,因进言水旱虽天数,然人君修德,可以转灾为福。
  故宋景文公一言,荧惑退三舍。
  元丰八年,荧惑守心,逆行犯房,又逆而西垂,欲犯氐。
  氐四星,后妃之象也。
  方是时,二圣在位,发政施仁,惟恐不及。
  臣视荧惑退舍甚速,如有所畏,不敢复西。
  以此知天人之应,捷于影响。
  太宗皇帝亲致太平,而每遇丰年,若获非常之福,喜乐如此者,岂非水旱不作自是朝廷难得之事乎?《书》曰:“天聪明,自我民聪明。”
  匹夫匹妇有不获其所,犹能致水旱,而况政令之失,小及一方,大及四海,其为灾沴,理在不疑。
  自二圣嗣位,于今四年,恭俭慈孝,至仁至公,可谓尽矣。
  而四年之中,非水则旱,日月薄蚀,五星相凌,淫雨大雪,常寒久阴之类,殆无虚月,岂盛德之报也哉!臣愚无知,窃谓陛下身修而政未修,故监司守令多不得人。
  百姓失职,无所告诉,谣怨上达,以伤阳阴之和。
  所以致此者,盖由朝廷赏罚不明,举措不当之咎也。

  臣请略而言之。
  去年熙河诸将,力战以获果庄。
  此奇功也,故增秩赐金。
  泾原诸将,闭门自守,使贼大掠而去,若涉无人之境。
  此罪人也,亦增秩赐金。
  赏罚如此,何以使人?广东妖贼岑探反,围新州,差将官童政救之,政贼杀平民数千,其害甚于岑探。
  朝廷使江西提刑傅燮体量其事,燮畏避权势,归罪于新州官吏,又言新州官吏却有守城之功,乞以功过相除。
  愚弄上下,有同儿戏,然卒不问。
  岑探聚众构谋,经年乃发,而所部官吏,茫不觉知,使一方赤子,肝脑涂地,然亦止于薄罚。
  童政凶狡贪残,非一日之积,而监司乃令将兵讨贼,以致千人无辜就死,亦止降一差遣。
  近日温杲诱杀平民十九人,冤酷之状,所不忍闻,而杲止于降官监当。
  蔡州捕盗吏卒,亦杀平民一家五六人,皆妇女无辜,屠割形体,以为丈夫首级,欲以请赏,而守倅不按,监司不问。
  以至臣僚上言,及行下本路,乃云杀时可与不可辨认。
  白日杀人,不辨男女,岂有此理?乃是预为凶人开苟免之路。
  事如此者非一,臣不敢尽言,特举其甚者耳。
  如此,不过恩庇得无状小人十数人,正使此等歌咏爱戴,不知有何补益。
  而纪纲颓弛,偷惰成风,则千万人受其害,此得为仁乎?大抵为国,要在分别是非,以行赏罚,然后善人有所恃赖,平人有所告诉,若不穷究曲直,惟务两平,则君子无告,小人得志,天下之乱,可坐而待,此臣所谓赏罚不明之咎也。

  黄河自天禧已来,故道渐以淤塞,每决而西,以就下耳。
  熙宁中,决于曹村,先帝尽力塞之,不及数年,遂决小吴。
  先帝圣神,知河之欲西北行也久矣,今强塞之,纵获目前之安,而旋踵复决,必然之势也,故不复塞。
  今都水使者王孝先乃欲于北京南开孙村河,欲夺河身以复故道。
  此岂独一方之安危,天下之休戚也!古者举大事,谋及庶人,上下佥同,然犹有意外之患。
  今内自工部侍郎、都水属官,外至安抚转运使及外监丞,皆以为故道高仰,势若登屋,功必无成,而患有不可测者。
  以至河北吏民,无贤愚贵贱,皆以为然。
  独一孝先以为可作。
  臣闻自孙村至海口旧管堤埽四十五所,役兵万五千人,勾当使臣五十员,岁支物料五百余万。
  自小吴之决,故道诸埽,皆废不治,堤上榆柳,并根掘取,残零物料,变卖无余,官吏役兵,仅有存者。
  使孙村之役,不能夺过河身,则官私财力,举为虚弃。
  若幸而复行故道,则四十五埽,皆以废坏,横流之灾,必倍于今,孝先建议之初,略不及此,近因人言沸腾,方牒北外监丞司云:四十五埽,并属北外监丞司地分,令一面相度枝梧。
  又云:因检计桩料,便令计置。
  今来欲兴修四十五处已坏堤埽,准备河水复行故道。
  此莫大之役,不赀之费也。
  孝先当于建议之初,首论其事,待朝廷上下熟议而行。
  今孝先便将此役作常程熟事行与北外监丞司,令一面管认。
  意望败事之后,归罪他人。
  其为欺罔,实骇群听。
  其余患害,未易悉数。
  但臣采察众论,以为此役不可不罢。
  若今岁罢役,不过枉费九百万物料,虚役二万兵工,若更接续兴修,则来岁当役数十万人,仍费三千余万。
  此外民劳之极,变故横生,嗟怨之声,足以复致水旱。
  若将三千万物料钱作数年,因水所欲行之地,稍立堤防,增卑培薄,数年之后,必渐安流。
  何苦徇一夫之私计,逆万人之公论,以兴必不可行之役乎!此臣所谓措置不当之咎也。

  臣窃见仁宗朝名臣欧阳修为学士日,有《修河议状》二篇,虽当时事宜,而其所画利害,措置方略,颇切今日之事。
  臣以为可用,故辄缮写进呈。
  自祖宗以来,除委任执政外,仍以侍从近臣为耳目,请间论事,殆无虚日。
  今自垂帘以来,除执政、台谏、开封尹外,更无人得对,惟有迩英讲读,犹获亲近清光。
  若复喑默不言,则是耳目殆废。
  臣受恩深重,不敢观望上下,苟为身谋,谨备录今日进读之言,上陈圣鉴。
  臣无任恐栗待罪之至。
  取进止。

  .贴黄。
  臣为衰病眼昏,所言机密,又不敢令别人写录,书字不谨,伏望圣慈,特赐宽赦。

  《乞郡札子》苏轼

  元祐三年十月十七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近以左臂不仁,两目昏暗,有失仪旷职之忧,坚乞一郡。
  伏蒙圣慈降诏不允,遣使存问,赐告养疾。
  恩礼之重,万死莫酬。
  以臣子大义言之,病未及死,皆当勉强,虽有失仪旷职之罚,亦不当辞。
  然臣终未敢起就职事者,实亦有故。
  言之则触忤权要,得罪不轻。
  不言则欺罔君父,诛罚尤大。
  故卒言之。

  臣闻之《易》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
  又曰:“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以此知事君之义,虽以报国为先,而报国之道,当以安身为本。

  若上下相忌,身自不安,则危亡是忧,国何由报。
  恭惟陛下践祚之始,收臣于九死之余。
  半年之间,擢臣为两制之首。
  方将致命,岂敢告劳。
  特以臣拙于谋身,锐于报国,致使台谏,例为怨仇。
  臣与故相司马光,虽贤愚不同,而交契最厚。

  光既大用,臣亦骤迁,在于人情,岂肯异论。
  但以光所建差役一事,臣实以为未便,不免力争。
  而台谏诸人,皆希合光意,以求进用,及光既殁,则又妄意陛下以为主光之言,结党横身,以排异议,有言不便,约共攻之。
  曾不知光至诚为民,本不求人希合,而陛下虚心无我,亦岂有所主哉!其后又因刑部侍郎范百禄与门下侍郎韩维争议刑名,欲守祖宗故事,不敢以疑法杀人,而谏官吕陶又论维专权用事。
  臣本蜀人,与此两人实是知旧。
  因此,韩氏之党一例疾臣,指为川党。
  御史赵挺之,在元丰末通判德州,而著作黄庭坚方监本州德安镇,挺之希合提举官杨景棻,意欲于本镇行市易法,而庭坚以谓镇小民贫,不堪诛求,若行市易,必致星散,公文往来,士人传笑。
  其后挺之以大臣荐,召试馆职,臣实对众言,挺之聚敛小人,学行无取,岂堪此选。
  又挺之妻父郭概为西蜀提刑时,本路提举官韩玠违法虐民,朝旨委概体量,而概附会隐庇,臣弟辙为谏官,劾奏其事,玠、概并行黜责。
  以此挺之疾臣,尤出死力。
  臣二年之中,四遭口语,发策草麻,皆谓之诽谤。
  未出省榜,先言其失士。
  以至臣所荐士,例加诬蔑,所言利害,不许相见。
  近日王觌言胡宗愈指臣为党,孙觉言丁骘云是臣亲家。
  臣与此两人有何干涉,而于意外巧构曲成,以积臣罪。
  欲使臣桡椎于十夫之手,而使陛下投杼于三至之言。
  中外之人,具晓此意,谓臣若不早去,必致倾危。
  臣非不知圣主天纵聪明,察臣无罪。
  但以台谏气焰,震动朝廷,上自执政大臣,次及侍从百官,外至监司守令,皆畏避其锋,奉行其意,意所欲去,势无复全。
  天下知之,独陛下深居法宫之中,无由知耳。

  臣窃观三代以下,号称明主,莫如汉宣帝、唐太宗。
  然宣帝杀盖宽饶,太宗杀刘洎,皆信用谗言,死非其罪,至今哀之。
  宣帝初知盖宽饶忠直不畏强御,自候、司马擢为太中大夫、司隶校尉,不可谓不知之深矣。
  而盖宽饶上书有云:“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
  而当时谗人乃谓宽饶欲求禅位。
  宣帝不察,致使宽饶自刭北阙下。
  太宗信用刘洎,言无不从,尝比之魏文贞公,亦不可谓不知之深矣。
  而太宗征辽患痈,洎泣曰:“圣体不康,甚可忧惧。”
  而当时谗人,乃谓洎欲行伊、霍之事。
  太宗不察,赐洎自尽。
  二主非不明也。
  二臣之受知,非不深也。
  恃明主之深知,不避谗人积毁,以至身首异处,为天下笑。
  今臣自度受知于陛下,不过如盖宽饶之于汉宣帝,刘洎之于唐太宗也。
  而谗臣者,乃十倍于当时,虽陛下明哲宽仁,度越二主,然臣亦岂敢恃此不去,以卒蹈二臣之覆辙哉!且二臣之死,天下后世,皆言二主信谗邪而害忠良,以为圣德之累。
  使此二臣者,识几畏渐,先事求去,岂不身名俱泰,臣主两全哉!臣纵不自爱,独不念一旦得罪之后,使天下后世有以议吾君乎?昔先帝召臣上殿,访问古今,敕臣今后遇事即言。
  其后臣屡论事,未蒙施行,乃复作为诗文,寓物托讽,庶几流传上达,感悟圣意。
  而李定、舒亶、何正臣三人,因此言臣诽谤,遂得罪。
  然犹有近似者,以讽谏为诽谤也。
  今臣草麻词,有云“民亦劳止”,而赵挺之以为诽谤先帝,则是以白为黑,以西为东,殊无近似者。
  臣以此知挺之险毒甚于李定、舒亶、何正臣,而臣之被谗甚于盖宽饶、刘洎也。
  古人有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
  臣欲依违苟且,雷同众人,则内愧本心,上负明主。
  若不改其操,知无不言,则恐怨仇交攻,不死即废。
  伏望圣慈念为臣之不易,哀臣处此之至难,始终保全,措之不争之地,特赐指挥,检会前奏,早赐施行。
  臣无任感恩知罪,祈天请命,激切战恐之至。
  取进止。

  .贴黄。
  郭概人材凡猥,众所共知,既以附会小人得罪,近复擢为监司者,盖畏挺之之口,欲以苟悦其意。
  正如向时王岩叟在言路时,擢用其父荀龙知澶州、妻父梁焘为谏议,天下知其为岩叟也。

  .又贴黄。
  臣所举自代人黄庭坚、欧阳棐,十科人王巩,制科人秦观,皆诬以过恶,了无事实。
  臣又曾建言乞行给田募役法,吕大防、范纯仁皆深以为便。

  方行下相度,而台谏争言其不可,更不得相度。
  至今臣每见大防、纯仁,皆咨嗟太息,惜此法之不行,但畏台谏不敢行下耳。

  .又贴黄。
  中外臣寮,畏避台谏,附会其言,以欺朝廷者,皆有实状。
  但以事不关臣,故不敢一一奏陈耳。

  .又贴黄。
  陛下若谓臣此言狂妄,即乞付外核实其事,显加黜责。
  若以为然,即乞留中省览,臣当别具札子乞郡付外施行。

  《辨举王巩札子》苏轼

  元祐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近举宗正寺丞王巩充节操方正可备献纳科。
  窃闻台谏官言巩奸邪,及离间宗室,因谄事臣,以获荐举。
  奉圣旨,除巩西京通判。
  谨按巩好学有文,强力敢言,不畏强御,此其所长也。
  年壮气盛,锐于进取,好论人物,多致怨憎,此其所短也。
  顷者窜逐万里,偶获生还,而容貌如故,志气逾厉,此亦有过人者。
  故相司马光深知之,待以国士,与之往返,论议不一。
  臣以为所短不足以废所长,故为国收才,以备选用。
  去岁以来,吏民上书盖数千人,朝廷委司马光看详,择其可用者得十五人,又于十五人中独称奖二人,孔宗翰与巩是也。
  巩缘此得减二年磨勘,仍擢为宗正寺丞。
  则臣之称荐,与光之擢用,其事正同。
  若果是奸邪,台谏当此时何不论奏。
  巩上疏论宗室之疏远者,不当称皇叔、皇伯,虽未必中理,然不过欲尊君抑臣,务合古礼而已,何名为离间哉!况巩此议,执政多以为非,独司马光深然之,故下礼部详议。
  又兵部侍郎赵彦若,亦曾建言。
  若果是离间,光亦离间也,彦若亦离间也。
  方行下有司时,台谏初无一言,及光没之后,乃有奸邪离间之说,则是巩之邪正,系光之存亡,非公论也。
  巩与臣世旧,幼小相知,从臣为学,何名“谄事”?三者之论,了无一实。
  上赖圣明不以此罪巩,亦不以此责臣,止除外官,以厌塞言者之意。
  臣复何所辨论。
  但痛司马光死未数月,而所贤之士变为奸邪,又伤言者本欲中臣而累及巩,诬罔之渐,惧者甚众。
  是以冒昧一言,伏深战越。
  取进止。

  .贴黄。
  臣曾亲闻司马光称巩忠义,及见光亲书简帖与巩,往复议论政事,及有手简与李清臣,称巩之贤,真迹犹在。

  《论周穜擅议配享自劾札子二首(之一)》苏轼

  元祐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先任中书舍人日,敕举学官,曾举江宁府右司理参军周敕,蒙朝廷差充郓州州学教授。
  近者窃闻穜上疏,言朝廷当以故相王安石配享神宗皇帝。
  谨按汉律,擅议宗庙者弃市。
  自高后至文、景、武、宣,皆行此法,以尊宗庙,重朝廷,防微杜渐,盖有深意。
  本朝自祖宗以来,推择元勋重望始终全德之人,以配食列圣。
  盖自天子所不敢专,必命都省集议,其人非天下公议所属,不在此选,既上,诏云恭依册告宗庙,然后敢行。
  其严如此,岂有既行之后,复请疏远小臣,各出私意,以议所配?若置而不问,则宗庙不严而朝廷轻矣。
  窃以安石平生所为,是非邪正,中外具知,难逃圣鉴。
  先帝盖亦知之,故置之闲散,终不复用。
  今已改青苗等法,而废退安石党人吕惠卿、李定之徒,至于学校贡举,亦已罢斥佛老,禁止字学。

  大议已定,行之数年,而先帝配享已定用富弼,天下翕然以为至当。
  穜复何人,敢建此议,意欲以此尝试朝廷,渐进邪说,阴唱群小,此孔子所谓“行险侥幸,居之不疑”者也。
  而臣忝备侍从,谬于知人,至引此人以污学校,若又隐而不言,则罔上党奸,其罪愈大。
  谨自劾以待罪,伏望圣慈特敕有司,议臣妄举之罪,重赐责降,以儆在位。
  取进止。

  《论周穜擅议配享自劾札子二首(之二)》苏轼

  元祐三年十二月某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近上言,以所举学官周穜擅议先帝配享,欲以尝试朝廷,渐进邪说,阴唱群小,乞下有司议臣妄举之罪,重行责降,以警在位,至今累日,未奉指挥。

  窃以为国之本,在于明赏罚,辨邪正,二者不立,乱亡随之。
  《易》曰:“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
  小人勿用,必乱邦也。”
  昔郭公善善恶恶而不免于亡者,以善善而不能,恶恶而不能去也。

  臣观二圣嗣位以来,斥逐小人,如吕惠卿、李定、蔡确、张城一、吴居厚、崔台符、杨汲、王孝先、何正臣、卢秉、蹇周辅、王子京、陆师闵、赵济,中官李宪、宋用臣之流,或首开边隙,使兵连祸结,或渔利榷财,为国敛怨,或倡起大狱,以倾陷善良,其为奸恶,未易悉数。
  而王安石实为之首。
  今其人死亡之外,虽已退处闲散,而其腹心羽翼,布在中外,怀其私恩,冀其复用,为之经营游说者甚众。
  皆矫情匿迹,有同鬼蜮,其党甚坚,其心甚一。
  而明主不知,臣实忧之。

  夫君子之难致如麟凤,色斯举矣,翔而后集,况可麾而却之乎?小人之易进如蛆蝇,腥膻所聚,瞬息千万,况可招而来之乎?朝廷日近稍宽此等,如李宪乞于近地居住,王安礼抗拒恩诏,蔡确乞放还其弟,皆即听许。
  崔台符、王孝先之流,不旋踵进用。
  杨汲亦渐牵复。
  吕惠卿窥见此意,故敢乞居苏州。
  此等皆民之大贼,国之巨蠹,得全首领,以为至幸,岂可与寻常一眚之臣,计日累月,洗雪复用哉!今既稍宽之后,必渐用之。
  如此不已,则惠卿、蔡确之流,必有时而用,青苗、市易等法,必有时而复。
  何以言之?将作监丞李士京者,邪佞小人,众所嗤鄙,而大臣不察,稍稍引用,以污寺监,犹能建开壕之议,为修城之渐。
  其策既行,遂唱言于众,欲次复用臣茶磨之法。
  由此观之,惠卿、蔡确之流,何忧不用,青苗、市易等法,何忧不复哉!昔卢杞责降既久,经涉累赦,德宗欲与一小郡,举朝忧恐,而宰相李勉、给事中袁高、谏官赵需、裴佶、宇文炫、卢景亮、张荐、常侍李泌等皆以死争之。

  勉等非惜一郡也,知杞得郡不已,必将复用,一炬有燎原之忧,而滥觞有滔天之祸故也。
  今周穜草芥之微,而敢建此议,盖有以启之矣。
  昔淮南王谋反,所惮独汲黯,以谓说公孙丞相,若发蒙耳。
  今穜虮虱小臣,而敢为大奸,愚弄朝廷,若无人然,不幸而有淮南王,当复谁惮乎?臣不敢远引古人,但使执政之中,有如富弼、韩琦,台谏之中,有如包拯、吕诲,或司马光尚在,此鼠辈敢尔哉!昔王安石在仁宗、英宗朝,矫诈百端,妄窃大名,或以为可用,惟韩琦独识其奸,终不肯进。
  使琦不去位,安石何由得志?以此知辨人物之邪正,消祸患于未萌,真宰相事也。
  臣数日以来,窃闻执政之议,多欲薄臣之责而宽穜之罪,若果如此,则是使今后近臣轻引小人,而惠卿之流,有以卜朝廷之轻重。
  事关消长,忧及治乱。
  伏望特出宸断,深诏有司议臣与穜之罪,不可轻恕。
  纵使朝廷察臣本无邪心,止是暗缪,亦乞借臣以立法,则臣上荷知遇,虽云得罪,实同被赏。
  若蒙宽贷,则是私臣之身,而废天下之法。
  臣之愧耻,若挞于市,不胜愤懑。
  忧国之心,意切言蠢,伏候诛谴。
  取进止。

  .贴黄。
  周穜州县小吏,意在寸进而已,今忽猖狂,首建大议,此必有人居中阴主其事。
  不然者,穜岂敢出位犯分,以摇天听乎?此臣所以不得不再三论列也。

  《论边将隐匿败亡宪司体量不实札子》苏轼

  元祐三年闰十二月四日,翰林学士知制诰兼侍读苏轼札子奏。
  臣近以目昏臂痛,坚乞一郡,盖亦自知受性刚褊,黑白太明,难以处众。
  伏蒙圣慈,降诏不许,两遣使者存问慰安。
  天恩深厚,沦入骨髓。
  臣谓此恩当以死报,不当更计身之安危,故复起就职,而职事清闲,未知死所,每因进读之闲,事有切于今日者,辄复尽言,庶补万一。

  昨日所读《宝训》,有云:“淳化二年,上谓侍臣,诸州牧监马多瘦死,盖养饲失时,枉致病毙。
  近令取十数槽置殿庭下,视其刍秣,教之养疗,庶革此弊。”
  臣因进言马所以病,盖将吏不职,致圉人盗减刍粟,且不恤其饥饱劳逸故也。
  马不能言,无由申诉,故太宗至仁,深哀怜之,置之殿庭,亲加督视。
  民之于马,轻重不同,若官吏不得其人,人虽能言,上下隔绝,不能自诉,无异于马。
  马之饥瘦劳苦,则有毙踣奔逸之忧;民之困穷无聊,则有沟壑盗贼之患。
  然而四海之众,非如养马,可以置之殿庭,惟当广任忠贤,以为耳目,若忠贤疏远,谄佞在傍,则民之疾苦,无由上达。

  秦二世时,陈胜、吴广,已屠三川,杀李由,而二世不知。
  陈后主时,隋兵已渡江,而后主不知。
  此皆昏主,不足道。
  如唐明皇亲致太平,可谓明主,而张九龄死,李林甫、杨国忠用事,鲜于仲通以二十万人没于云南,不奏一人,反更告捷,明皇不问,以至上下相蒙,禄山之乱,兵已过河,而明皇不知也。
  今朝廷虽无此事,然臣闻去岁夏贼犯镇戎,所杀掠不可胜数,或云“至万余人”。
  而边将乃奏云“野无所掠”。
  其后朝廷访闻,委提刑司体量,而提刑孙路止奏十余人,乞朝廷先赐放罪,然后体量实数。
  至今迁延二年,终未结绝闻奏。
  凡死事之家,官所当恤,若隐而不奏,则生死衔冤,何以使人?此岂小事,而路为耳目之司,既不随事奏闻朝廷,既行蒙蔽,又乞放罪,迁延侮玩,一至于此!臣谓此风渐不可长,驯致其患,何所不有,此臣之所深忧也。
  臣非不知陛下必已厌臣之多言,左右必已厌臣之多事,然受恩深重,不敢自同众人,若以此获罪,亦无所憾。
  取进止。

  《荐何宗元十议状》苏轼

  元祐三年闰十二月十九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状奏。
  右臣伏见朝廷近制,川峡四路员缺,并归吏部注拟。
  臣窃原圣意,盖为蜀道险远,人材众多,若就本路差除,则士皆怀土重迁,老死乡邑,可用之人,朝廷莫得而器使也。
  士虽在远,亦识此意,闻命忻然,皆有不远千里观光求用之心。
  然法行数年,未见朝廷非次擢用一人,此乃如臣等辈不举所闻之过也。
  伏见蜀人朝奉郎新差通判延州事何宗元,吏道详明,士行修饰,学古著文,颇适于用。
  近以所著《十议》示臣,文词雅健,议论审当。
  臣愚不肖,谓可试之以事,观其所至。
  谨缮写《十议》上进。
  伏望圣慈降付三省详看,如有可采,乞随才录用,非独以广育材之道,亦以慰答远方多士求用之意也。
  谨录奏闻,伏候敕旨。

  《举何去非换文资状》苏轼

  元祐四年正月某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苏轼状奏。
  右臣伏见左侍禁何去非,本以进士六举到省,元丰五年,以特奏名就御庭唱名。
  先帝见其所对策词理优赡,长于论兵。
  因问去非:“愿与不愿武臣官?”去非不敢违圣意。
  遂除右班殿直,武学教授,后迁博士。
  今已八年。
  尝见其所著述,材力有余,识度高远,其论历代所以废兴成败,皆出人意表,有补于世。
  去非虽喜论兵,然本儒者,不乐为武吏。
  又其他文章,无施不宜。
  欲望圣慈特与换一文资,仍令充太学博士,以率励学者,稍振文律,庶几近古。
  若后不如所举,臣等甘伏朝典,谨录奏闻,伏候敕旨。

  《论行遣蔡确札子》苏轼

  元祐四年四月十一日,龙图阁学士朝奉郎新知杭州苏轼札子奏。
  臣近蒙圣恩,哀臣疾病,特许补外。
  臣窃自惟受恩深重,不敢以出入之故,便同众人,有所闻见而不尽言。
  窃闻臣寮有缴进蔡确诗言谤讟者。
  臣与确元非知旧,实自恶其为人。

  今来非敢为确开说,但以所系国体至重,天下观望二圣所为,若行遣失当,所损不小。
  臣为侍从,合具奏论。
  若朝廷薄确之罪,则天下必谓皇帝陛下见人毁谤圣母,不加忿疾,其于孝治,所害不浅。
  若深罪之,则议者亦或以谓太皇太后陛下圣量宽大,与天地等,而不能容受一小人谤怨之言,亦于仁政不为无累。
  臣欲望皇帝陛下降敕,令有司置狱,追确根勘,然后太皇太后内出手诏云:“吾之不德,常欲闻谤以自儆。
  今若罪确,何以来天下异同之言。
  矧确尝为辅臣,当知臣子大义,今所缴进,未必真是确诗。
  其一切勿问。
  仍榜朝堂。”
  如此处置,则二圣仁孝之道,实为两得。
  天下有识,自然心服。
  臣不胜爱君忧国之心,出位僣言,谨伏诛殛。
  取进止。

  《乞将台谏官章疏降付有司根治札子》苏轼

  元祐四年四月十七日,龙图阁学士朝奉郎新知杭州苏轼札子奏。
  臣近以臂疾,坚乞一郡,已蒙圣恩差知杭州。
  臣初不知其他,但谓朝廷哀怜衰疾,许从私便。

  及出朝参,乃闻班列中纷然,皆言近日台官论奏臣罪状甚多,而陛下曲庇小臣,不肯降出,故许臣外补。
  臣本畏满盈,力求闲退,既获所欲,岂更区区自辨,但窃不平。
  数年以来,亲见陛下以至公无私治天下,今乃以臣之故,使人上议圣明,以谓抑塞台官,私庇近侍,其于君父,所损不小。
  此臣之所以不得不辩也。
  臣平生愚拙,罪戾固多,至于非义之事,自保必无。
  只因任中书舍人日,行吕惠卿等告词,极数其凶慝,而弟辙为谏官,深论蔡确等奸回。
  确与惠卿之党,布列中外,共仇疾臣。
  近日复因臣言郓州教授周穜,以小臣而为大奸,故党人共出死力,构造言语,无所不至。
  使臣诚有之,则朝廷何惜窜逐,以示至公。
  若其无之,臣亦安能以皎然之身,而受此暧昧之谤也?人主之职,在于察毁誉,辨邪正。
  夫毁誉既难察,邪正亦不易辨,惟有坦然虚心而听其言,显然公行而考其实,则真妄自见,谗构不行。
  若隐受其言,不考其实,献言者既不蒙听用,而被谤者亦不为辨明,则小人习知其然,利在阴中,浸润肤受,日进日深,则公卿百官,谁敢自保,惧者甚众,岂惟小臣。
  此又臣非独为一身而言也。
  伏望圣慈,尽将台谏官章疏降付有司,令尽理根治,依法施行。
  所贵天下晓然知臣,有罪无罪,自有正法,不是陛下屈法庇臣,则臣虽死无所恨矣。
  夫君子之所重者,名节也。
  故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可杀不可辱”之语。
  而爵位利禄,盖古者有志之士所谓鸿毛敝屣也。
  人臣知此,然后可与事君父,言忠孝矣。
  今陛下不肯降出台官章疏,不过为爱惜臣子,恐其万一实有此事,不免降黜。
  而不念臣元无一事,空受诬蔑,圣明在上,喑呜无告,重坏臣爵位,而轻坏臣名节,臣窃痛之。
  意切言尽,伏候诛殛。
  取进止。

  .贴黄。
  臣所闻台官论臣罪状,亦未知虚实,但以议及圣明,故不得不辨。

  若台官元无此疏,则臣妄言之罪,亦乞施行。

  又贴黄。
  臣今方远去阙庭,欲望圣慈察臣孤立,今后有言臣罪状者,必乞付外施行。